分類:學員心得

回歸有感

回歸有感

 賴振平(陸老師第三屆弟子)

 

今年七月一日是香港回歸祖國第十四個年頭,本來應該是令人興奮和雀躍的日子,同時又是一些人舉行大型遊行表達志願的大好時機。記得2003年五十萬人上街遊行示威,對當時的政府來一個當頭棒喝,最後令董先生「腳痛」下台。

我對政治從來沒有興趣,若不然早在廿年前便加入某政黨工作,現時可能是某某區議員了。

踏進辛卯年以後,我發覺政府的施政愈來愈不像話—首先,樓價如脫韁野馬的節節上升,政府對此不馬上因時制宜制定長遠的規劃,只靠三番四次的「出口術」說樓價已超過什麼什麼水平,結果樓價依然颾升,政府被迫推出額外印花稅、減少借貸比例、推出置安心計劃等等的措施,但是總沒有一個針對長遠房屋政策的規劃,只是見步行步,結果連「環頭環尾」的新樓盤動輒也過萬元一呎,遠遠超出一般打工仔的負擔水平,叫人對政府如何投信心一票……

另外,對全港「合資格」的市民派六千元的「仁政」,我率先表態反對。首先政府動用的三百八十億元錢從何來?所謂合資格的市民,是否只要有身份證便有錢派呢?這樣派錢真的可以舒解民困嗎?「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回歸整整十多年,政府對經濟的長遠規劃乏善可陳,政府自抱大市場小政府的封閉心態,對整個內外圍經濟環境急劇的改變默守成規,守株待兔,滿以為金融和地產興旺便可以令香港高枕無憂,但是前幾年的金融海嘯已暴露出金融行業的高風險。眼看近年廣東已向高增值行業轉型,利誘低技術的小型工業向西北遷移,為什麼當地政府這樣做?上海金融市場發展日益壯大一日千里,新加坡積極發展旅遊和金融,在身後亦步亦趨,可是政府早年提出的六大產業,不但沒有相應的政策扶持,更無一能落實推行,只是讓市場裡有興趣的商家自生自滅。

我更反感的是將教育當作一門產業,令大專教育日益商業化,窒息了科研的培育和發展,令香港更走上一個更急功近利的學術生態,前任科大校長離任時已提出了同樣的警告;同時中小學教育的不斷「微調和大調」已經叫家長們頭暈花眼,消化不良了。

醫療產業更加笑話,港人到公營醫療機構求醫,不緊急的手術起碼排期年半以上,專科門診有些更要輪候兩年,使一些中產階段迫於無奈向昂貴的私人醫療機構求診,一方面既要交稅給政府,另方面交稅之後又享用不到應有的福利,惟有自掏昂貴的醫療費用,怨聲載道。去年某司長因心臟病突發入院,馬上得到教授級的醫生動手術保命,不少市民便打電話到電台訴苦,若換了是普通市民可能已經身在殮房了。近年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熱潮方興未艾,令政府醫療體系裡的婦產科醫護人員抵不住精神和工作壓力而嚴重流失,若不是被迫舉行聲討大會,恐怕政府還如在夢中。本來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就涉及長遠的人口規劃政策,除了剛剛頒布限制內地孕婦到公立醫院產子的人數外(沒有規管私家醫院的人數),對這類另類港人不久將來有機會來港的升學、住屋、就業、福利等等的社會資源的分配,從不看見有未雨綢繆的規劃。今天某報的報導,內地有幾十個家長團組來港參觀香港的幼稚園名校芸芸,我認為這只是個開端,政府還視若無睹?

這樣粗疏的施政,難怪中央在兩年多前對特區政府提出了要關注和解決深層次矛盾的忠告。

今年年初,我發表了對今年的流年預測,寫了以下幾點,節錄出來供大家評議:

1.政府班子今年步入倒數期,施政屢受抨擊,和公立會議員的關係更形緊張;行政會議某些人會倒戈相向、政府威信日益低落;

2.國際間的貿易或政治糾紛日多,中美關係處于忽冷忽熱的時期;美國擺出一副氣焰迫人的樣子,借助傀儡針對中國;

3.中國內部出現眾多的問題,特別是社會容易出現一些不安和不穩的動盪,令執政者左右為難;中國經濟屢次出現過熱或期望過高的現象,炒賣情況熾熱,中央不得不屢施調控遏止過熱的經濟,中國樓市再進一步上漲,投機風氣瀰漫神州,中央再度出手干預市場。

辛卯年差不多過了一半,我感覺社會的怨氣有增無減,更擔心今年內會發生一些令人遺憾的事件,希望大家理性表達意見,雖然有滿腔不滿絕不能破壞社會安寧的手段宣洩個人的不忿,切勿受一些激進的人士挑撥,妄顧公眾利益。我們可以將不滿化為動力,首先積極做好本份,試從不同的渠道發表有益有建設性的意見,減少無補於事的謾罵,只有一個理性的社會,才有人才會願意出來為大家服務,《論語‧憲問》:「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這樣才對香港普羅大眾有利,我不希望香港淪為國際或者是國家的負面教材。

一則新聞,一些感慨

一則新聞,一些感慨               賴振平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腦海裡馬上浮現起多年前在課堂上師父的話,當年兆豐陶瓷叱吒一時,記憶中新聞裡的主角當時以天價購入一幅住宅用地,風頭一時無兩。清楚記得師父對著他的相片說,這人的眉疏目眊和面相欠缺氣勢,不似大公司老闆的相格,言猶在耳,不久一場金融風暴便將他沒頂,由天堂跌下地獄,之後更在商界消聲匿跡。
 
一恍眼已是十多年光景,今天在報章上看到他的消息,令我感受良多,並不是因為他的大起大落,而是有感人生匆匆數十年光景,不管你是腰纏萬貫抑或是有權有勢,世事幻變無常往往令人措手不及。當年一個趾高氣揚的三十多歲的年青有為的商人,經歷一場空前的跌蕩,時至今日從頭做起,嚐到人生高峰時的歡呼和失敗時的落索,體會到一生渴求的名與利,儼如黃樑一夢……
 
人本來是現實的過客,得失用不著認真計較,可是在這匆匆的數十年裡偏偏每個人心裡都有不同的慾望,每一個慾望驅使我們不停地追求如幻似真的結果。本來人生的起起伏伏就是平常不過的事,但是時人總愛幻得幻失,拼命去維護今天擁有的,生怕有一天化為烏有,得與失之間的落差容易教人失去方向,當失去時濈然的眼淚將人推向絕望的邊緣,由「本來無一物」的開始,到「驟然無一物」的一刻,究竟得失從何算起?「眾人昭昭,我獨若昏;眾人察察,我獨悶悶,誰能算得清楚一生中的得與失,當人能淡泊人生路的時候,得失便仿如過眼雲煙,還值得斤斤計較嗎?
 
話說回來,若當年這位先生知道「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和「無平不陂」的道理,便不會在自己根基未扎實的時候鯨舌多間工廠,最後落得一敗塗地的收場。這段新聞的主角今天已是五十多歲的人,人生路已走了一大半,難得他在失意時沒有被突然其來的失敗打得一敗塗地,瑟縮在工廠的小房間裡,抵住多少人情冷暖,懷著懸樑刺股的心情痛定思痛,經過十年的磨鍊,腳踏實地的從頭開始,能夠從失敗處重新思考和站起來,或者今天沒有以往的風光,但是他的這份忍耐和毅力,體現了人生積極的可貴。
 
孔子告誡說:「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鬥;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人每每是知之為不知,若問其所需,甚至連自己都茫然若失,但是伸出去的手就是不捨得收回來,似乎必須窮一時甚至一輩子的精力爭取,直至精疲力竭為止,儒道對富貴貧賤的觀點,值得每個人深深思考體會:「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關鍵在「」之所得與失。

「碧綠瘋魔」的進一步探討

 「碧綠瘋魔」的進一步探討                  賴振平

蒙師父指正文中不足之處,我也稍為補充。其實我曾思考「碧綠瘋魔,他處廉貞莫見」這句口訣,顧名思義碧者三碧陽木,四綠陰木,「瘋魔」意指何義?我理解是震為雷、巽為風,風雷相搏,風雨欲來之勢。
震為足厥陰肝經,在七情中主怒,過怒傷肝;肝是條達舒佈和調節全身氣機升降的中樞,稍有鬱結不通,氣機升降失常,諸病叢生;巽木為風、股肱之疾、腸疾、概括屬內風之範疇,引申至現代醫學的範疇,我理解會與內分泌系統和神經系統有關,因為這些系統都分支細密繁多,藏于肢體的深部;前者受後者支配,例如支配調控腸胃活動的植物神經中樞在中腦與情緒中樞的聯繫密切,情緒稍有變動,立即會引起植物神經功能的變化,進而影響到腸胃的活動與功能。良好的情緒會促進食慾,惡劣的心態使使食無味,這是因為情緒良好時,神經系統處於正性的適度的興奮狀態,植物神經同樣如此,因此腸胃的蠕動和分泌最健全完整有力,最能接納食物和消化食物;而惡劣時則適得其反。
 
神經系統的一般病癥,如頭暈、疲乏、心悸、胸悶、精神不振、焦慮、抑鬱、疑慮等等與「碧綠」的有相似之處……故我認為「瘋魔」所指的是中醫的癲症範圍,《難經》云:「癲病屬陰,始發之時,意不樂,癲之意也。直視僵仆,癲之態也」意思是沉默痴呆,語無倫次,靜而多喜為主要症狀與三碧及四綠巽木的性質有相似的地方。綜合以上的推測,我認為當「三四」在失運時碰上五黃同宮,可能會引發這類的疾患。
放于今天,個人理解跟今天的抑鬱症和思覺失調症等有相似的地方,推測古時真正患上抑鬱症的人不比今天少,唐詩中常有「今春看又過,何日之歸年」之類的情感舒發,當時社會的君主極權、政治高壓、生活壓力和男尊女卑的不平等,推測這類的瘋病亦不少。曾讀過一個金元四大家的醫案:「有一十六歲少女初為人婦,婚後不久,丈夫出外經商一別三年,不久少婦常在閨房喃喃自語,不思飲食,入口即吐,月事不潮。家人以為有鬼怪擾之,聘醫者為少婦診之,醫者診脈後拍案而起,破口大罵少婦不守婦道、終日綺念不休、罵得滿堂大驚,少婦突大聲痛哭一場,哭後情志緩解,有飢餓感。醫者對家人說,少婦思憶丈夫過度,氣機不暢,鬱結在胸,無人以訴,今大哭一場,其抑鬱得發洩出來,再加調理,可以痊癒的」。通過這個醫案,我經常聯想到這個「瘋魔」的意思。
故事主人翁的廚房是「六三」,六白乾金主頭面、主肺,我嘗試將之概括和上焦有關的疾病,而上焦是指胸腔至頭,這部份包含了腦部,推測和內分泌系統亦有關連,所以故事中引用了「碧綠瘋魔,他處廉貞莫見」口訣。
中醫常言肺主皮毛,肺衛不固,容易受六淫所侵。震木被乾金所剋,流年五黃被灶火生旺,直接影響太陰經(手太陰肺經(六)、足太陰脾經)和厥陰經(足厥陰肝經(三)、手厥陰心包經)受五黃之影響,故雄哥之心臟血管栓塞和皮膚的紅疹,我事後理解和此有關。
前人留了一些口訣給後來人,當中有以完全展述的難處,我常常想這些口訣的背後是不是需要舉一反三,互相關連,而非單獨指出一事。雖然這是我的猜想,箇中定有謬誤之處,希望大家給予指導和啟發。

陸毅按: 此篇補充前文, 內容已見深度, 是研究玄空又結合醫理的力作, 再作推薦, 與治玄空者探討. 由於振平具中醫根柢, 所論更覺專業, 非我所能者也.

風水結合中醫醫理的一個個案

風水結合中醫醫理的一個個案       作者: 賴振平(會員, 老師第三屆弟子)

講一個親身經歷的風水個案,讓各位思考風水對人的無形影響。
 
故事的主人翁姑且名叫雄哥,約六十歲,是一個專業的行政人員,經常中港兩地跑,深得老闆信任。雄哥家在沙田第一城某座一個向東北的單位,前前後後已住了十年時間,兩夫婦一直以來和睦相處,健康亦算是理想,但人到了知天命的年齡,多多少少有一些小毛病,例如睡覺失佳、關節痠痛等,我相信很多城市人都有同樣的毛病。
 
故事發生在庚寅年三月份,雄哥每年去相熟的化驗所驗身一次,今次的驗身嚇得雄哥渾身發抖,原來心電圖顯示雄哥有嚴重的心肌栓塞,馬上轉介專科醫生。診治後,醫生二話不說便要雄哥立即入院,來一次徹底的心臟檢查,同時醫生也發現雄哥的血液含糖量偏高,似乎有初期糖尿病的傾向。雄哥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辦理入院手續,生怕公司知道他有病,會影響他的職業。
 
醫生為雄哥作了MRI及心臟電腦掃瞄,檢查報告很快出來了,醫生告訴雄哥三條冠狀動脈中主要的一條阻塞了七成,最理想是做一次通波仔的手術,但是雄哥認為現在都沒有感到什麼不舒服,希望再拖一段時間,請求醫生以葯物控制病情,最後醫生也答應,觀察三個月後再算。雄哥為了身體馬上節食減肥,將平日最喜歡的朱古力都拋掉,每天只吃一碗飯,多菜少肉,經過兩星期的節食後,雄哥的確將體重減下來,連平時穿過的褲子登時有點過寬。他太太以為事情已告一段落……
 
三月的某一個晚上,雄哥睡到半夜的時候,手掌開始有點紅疹發出來,感覺有些癢癢的,再不到半小時,雄哥整片背脊和四肢突然發出了一片又一片的紅疹,發熱發燙,痕癢入心,雄哥急不及待便跑進了仁安醫院的急症室,經過一番治療和檢查後,痕癢算是止著了,但是一時間找不到原因來,醫生唯有替雄哥做一個致敏原的測試,希望找到答案。
 
在報告未出來前的一個星期裡,雄哥每每睡到半夜便發出很大片奇癢發燙的紅疹,而且消退的時間愈來愈長,每次發出來的時候雄哥生怕影響心臟功能,一星期裡有三次迫不得已去急症室,甚至留院觀察,連醫生都覺得有點奇怪,究竟什麼令雄哥反反覆覆的致敏?但雄哥從來未有過如此的情況,一時也抓不著頭緒。每晚雄哥睡覺時心裡都害怕紅疹又發出來,加上白天繁重的工作量,令雄哥更加難以安枕,脾氣變得很急躁,太太便成了出氣袋。
 
于是雄哥的太太來電將情況告訴我,而我亦多次到雄哥的家中作客,問明周邊的環境因素後,我開始推敲箇中的原因。我亦請雄哥來給我把一把脈和看一看舌苔的顏色厚薄。我請他們在廚房的放一塊銅片在灶底,先觀察幾天,同時吩咐雄哥這段時間要注意飲食,暫時不要吃海鮮類的食物,清淡為宜。
 
幾天後,我再致電問雄哥情況,她太太說晚上發出來的紅疹減少了,手掌和上肢的紅疹仍時有發生,所以上班時穿上長袖衣服。不久檢查報告亦出來了,說沒有特別的東西令雄哥致敏,但醫生補充說,即使以前對某類東西不致敏,並不等于以後不會,所以目前很難確定因為什麼出現這麼嚴重的過敏反應。結果令雄哥很失望,因為花了一筆檢查費但一點原因也找不出來,有時因一點小事,便和太太便成了唇槍舌劍。
 
于是我再吩咐雄哥太太將銅片的一面漆成黑色,同時在大門口旁邊放一瓶清水。再過幾天,我再打電話給雄哥太太,情況令我有點驚訝。原來放了黑銅片後,雄哥的紅疹只發了一次,而且症狀上也大大減輕,所以睡眠得較以前安心。同時雄哥又得公司老闆介紹找到一位心臟專科醫生為他跟進病情,發現原來服食中的一種心臟藥容易令個別人士出現過敏反應,于是醫生更換了另一隻葯,同時吩咐他嘗試控制飲食和運動調節傾向初期糖尿病的問題,暫時先不用吃葯。
 
四月廿六日我致電雄哥太太查詢情況,她說一切正常,再沒有出過紅疹,人的體重亦輕微回升,空腹血糖亦下降至6.9 mmol/L(雖然仍算偏高,但與當初的11.7已經下降不少),同時要定期到專科醫生覆診;只是這星期以來雄哥大便不通,有時幾天不行,于是我問明雄哥的情況下,給了一些養陰生津的葯材嚷他們煲點湯水,飲食仍以清淡為宜,雄哥飲了湯水果然馬上有效。
 
說完整個故事,帶給我一些啟發,治病當然要對症下葯,方能葯到病除,替人做風水道理亦如出一轍,急則治其標,緩則治其本,時刻為人著想,細心慎謀分析情況,一針見血,立竿見影才見得風水學的實用和博大精深。
 
今次雄哥的事,我從幾方面去分析而施相對的方法,以下我簡單贅述,讓大家匡正不是之處。
 
雄哥的單位是六運坤艮向,大門走乾宮門、睡房走兌宮門、頭枕巽宮;廚房是開放式的設計,灶位坐坤宮。先從大門「八二」談起,《飛星賦》曰:「寅申觸巳,曾聞虎咥家人,或被犬傷,或逢蛇毒」、「巨入艮坤,田連阡陌」《玄機賦》說。我就從蛇毒開始去想,雖然雄哥沒有被蛇螯,但是令他致敏產生紅疹的東西也可論為毒,同時流年九紫到門,二八為土,土被蒸乾,艮為皮膚、門徑、背和關節;坤宮為腹,可推敲為飲食不調、脾主肌肉。「火炎土燥,艮坤不樂于南離」正是《玄髓經》提及的。己卯月一白入中,月二黑與年九紫疊在乾宮,乾宮為男主人之兆,故主家中男主人當災,受災的地方可以考慮為皮膚和血管,因為艮為徑,血管亦是通道之一,火炎土燥,瘀塞不通,形象豈不與血管栓塞吻合。
 
再說是灶位的「六三」,飛星斷有論:「三逢六,患在長男」,同時流年五黃到坤宮,也是灶位的位置,《飛星賦》言:「綠風魔,他處廉貞莫見」,五黃廉貞飛到灶位,加上灶位是生火煮食的地方,火能剋金生土,乾金受侮,亦是主男主人。皮膚上的紅疹可以因風而起,風為輕揚主動,善行數變,游行不定,四時皆可主病。風有外風和內風之分,外風為風寒、風熱、風濕、風水等;內風有肝陽化風、熱極生風、血虛生風等,所以中醫治風病首先從治血入手,故有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的治則。
 
我便從這兩點入手,以銅片放于灶底先試效果,稍見有效,便加上黑色漆油,以土金生水制火,洩去五黃之凶性,減少灶位的火氣;大門旁的清水無非是減少九紫之燥性,以水潤土。
 
有點值得一提是乾宮的先天卦位是艮,震宮的先天卦位是離,今次發生的故事,似乎有點是先天為體、後天為用的反應。當天為雄哥把脈,便發覺脈細數而弦,舌暗紅,一派陰虛內熱的舌脈狀,陰虛而陽盛,血為陰,氣為陽,血不足養氣,氣盛無束,風性亂竄。
 
事後再想,之前西醫給予的心臟葯能致敏的話,或可算是毒葯的一種。
 
2010/4/27
 
陸老師按: 此例對細緻研究玄空數理所剋應的事象, 有很好的參考作用, 特別引用《飛星賦》句「寅申觸巳,曾聞虎咥家人,或被犬傷,或逢蛇毒」解釋皮膚病的發作, 頗有創意.
當然有些問題的答案, 振平還未留意到, 故沒有談及, 對「碧綠瘋魔」的理解還需要斟酌. 但本文的可讀性和驗證實效, 已值得同學們研討, 因而推薦. 故為文.
下面並附宅運圖供參考:

看流年八字一得

陸老師曰: 下面有一段文字, 講得有譜, 大家參看一下.

 

任志廣寫於2009年12月:

 

整個八字,涓滴全無,八字偏枯。

 

在看新聞報告有關全球減排會議,突然想到立春八字五行偏枯缺水,是否對今年的天氣有啟示呢?

 

庚寅年立春八字看法

黃必德發表於2009-12-19 14:32, 現轉於此, 供各位參考:

 
 
 
庚寅年立春八字看法:
1、金木相戰,喜見水。水為喜用。即,明年很考驗上位者在智慧上的應用,以化解沖突。因為戊土為木之財,金又賴土生。天干表面為共同利益(戊土)而見合作,卻又見地支卯酉沖,相互為利益用強烈手段難免(核彈赫詐、貿易保護等),化解需水,(水為溝通、談判、妥協、創新等策略)所以需用智慧求取雙贏。
2、明年值年卦是“比”卦,一陽統五陰,即一陽獨尊,在上位者(九五位)能為民生著想,全力推行發展民生的事情,造福人民,利用形勢,名副其實得到人民的擁戴。(五陰趨陽)例如:特別是高樓價的壓仰(市區),“居者有其屋”的政策的檢討,新界與深圳接壤地區的房屋建設以及高鐵附近站點的新樓建設
3、以上類比,可以代表各行各業,比如:戊土代表企業產品的質量在市場上的份額,出口的鞏固和擴大賴此維持。“一陽獨尊”可以代表有實力者,呼風喚雨,為所欲為的話,股市風險更大了。
4、讀報獲悉,去年開始華南地區進入30年的枯水期,今年已經顯示,明年用水會有所制。因此水的話題必然增多,水利建設和維護也會相應加強。(枯水期修水利是應有之義)
5、水即是喜用,那么各地道路建設的全面鋪開和運輸行業也會興旺起來。

  • 244558
    Visit Today : 47
    This Month : 1103
    This Year : 26596
    Total Visit : 135669
    Hits Today : 98
    plugins by Bali Web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