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不可思議篇

虹吸作用(8完)

虹吸作用                           陸毅

一九九七年九月七日
 
原來那些金塔的質料,是一般俗稱的「缸瓦」,往往在壁身存在一些砂眼,這些砂眼本身不能進水,但卻可能給植物的根乘機而入,現在我們眼前的金塔即是如此。植物的生命力,有時的確驚人,當它穿入金塔的砂眼後,便產生了虹吸管的效應,每逢下雨天,水一點點的被引入金塔之內,沿著壁身滲流,慢慢積聚起來。從現在金塔內約有兩三吋的水看來,這個情形至少應已發生了兩三年,跟實際我們所知的情形吻合。
當下就有一眾熟悉處理骨殖的工人,小心翼翼的把骨殖取出,一邊用乾布吸抹骨殖上的水份,一邊依照次序把骨殖排好,放在一塊大油布上,讓陽光曝晒。他們一邊工作,一邊還和周圍的父老議論紛紛,說想不到竟真有這樣的事情,確是聞所未聞,談得非常熱鬧。而阿傑父親則興緻勃勃的,把早前大女兒去求問靈媒的故事詳細複述,使得現場那本來應該因為死人骸骨隨地放置而帶來的古怪氣氛,反倒像開起嘉年華會一樣,變得充滿笑語和歡樂,令人忍俊不禁。
我站在這樣一群人之中,看著地上那一堆灑滿陽光的骨殖,又望了幾眼這件事的當事人,像我的朋友阿傑,他的父親和一眾父老,心中有著很多念頭。想不到這個世界,果真有如此不可思議的事情,要不是發生在自己的老友身上,又讓我現在親眼目睹,叫我相信,恐怕不容易。所以我常常認為,有些人自己不去了解,不去接觸,卻一味扮作權威,妄下斷言,還自以為科學,那種態度真真可笑。(鬼神的故事之八續完)

骨頭發黑(7)

骨頭發黑                           陸毅

一九九七年九月六日
 
阿傑父親因為從靈媒口中,聽說自己母親的金塔進水,浸著骨頭,便決心回鄉處理。現在金塔在鄉人一輪努力下,終於掘開泥土,出現在我們眼前,然而除了金塔外壁有一些狀似蜘蛛網的幼小植物根纏著外,金塔本身並沒有破穿崩裂,仍是完好得很,眾人至此,心中都像有了肯定答案,認為金塔沒有進水,只等待最後揭開謎團。
老者望了望阿傑父親,見他沒有表情,便動手去打開金塔的頂蓋。金塔有一大一小兩層頂蓋,一一打開後,老者往下望了一眼,便「哎喲」一聲叫起來,面上現出驚訝的神色,顯然,他看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東西。這時,阿傑父親和我們一眾,也顧不得什麼忌諱,全都把頭湊過去下望,看看金塔裡有些什麼。
金塔的開口較窄,是以內部只有很少陽光照入,相當昏暗,然而這沒有影響我們看到的東西。只見金塔內一副排列得很整齊的骨殖,上下的色澤很有分別,細看何以如此,卻原來骨殖的下邊,果真有水浸著,水的份量估計大約有兩三寸高,以致浸著的骨頭發黑,所以有兩層不同的顏色。
事情至此已經很清楚。阿傑父親於是非常神氣,滔滔不斷的教訓周圍的父老,說自己早就說有此情況,但各人不相信,現在不是事實擺在面前嗎!
一位蹲在金塔邊察看很久的老者,在查找一輪之後,終於發現金塔進水的原因。眾人在他的手指方向引領下,果真看到一條大概像燈芯粗的水印痕跡,在金塔內高約三分二的位置蜿蜒向下,……(鬼神的故事之七)

天空萬里無雲(6)

天空萬里無雲                     陸毅

一九九七年八月三十一日
 
跟隨過來的鄉人,有些年輕的,在遠遠的小聲議論;而幾位年長的,便再跟阿傑父親游說,說從外表的跡象看,金塔不大可能穿破,也不似有植物的根弄穿金塔,倒不如打消更換的念頭吧。
阿傑父親處事倒非常決斷,不會輕易被人動搖。於是那些鄉人也就不再多說了,單等第二天來臨。說起來,亦有一件令人擔心的小事,就是天氣。聽鄉人說,過去很多天,一直天氣都不大好,常常下大雨,即使這兩天,也是陰陰的,雲也很低。如果照此天氣,明日辦事,肯定亦不大順利。雖然這個日子我在臨行前經小心選定,但天有不測之風雲,誰也作不了準啊。
那知道,事情的確奇怪。第二天一早,我們看到的天空,一點都沒有誇張,竟是萬里無雲。站在空曠的地方,有一點微風,正是做我們要辦的事的好天氣。
這天大家起一大早,來到墳穴所在的時間,不過還是早上八時,鄉人也都來了十來二十個,小山丘上頓時熱鬧起來。我告訴阿傑父親吉時已屆,他們便點起香燭,輪流下拜;跟著有人燃放鞭砲,震得周圍的山頭,仿彿都也要裂開一樣;接著數個壯實的鄉人便在一個老經驗的老者指揮下,掄起鋤頭掘向左側的墳穴。
泥土很快便被分開,慢慢挖出一個洞來。隨著泥土逐漸削平,幾個人的動作都放緩了,也顯得小心了,到剛跟外邊的地面齊平,金塔的頂部便現了出來。這時,部分掄鋤頭的停了手,兩個則在老者的指示下,繼續把金塔外壁的泥土挖起,直至整個金塔現了出來。(鬼神的故事之六)

象形文字的「山」字(5)

象形文字的「山」字                陸毅

一九九七年八月三十日
 
幾位父老對阿傑父親說,是不是先視看一下實際的情況,看金塔會不會真的入水,然後再決定怎麼做。因為要更換金塔,即是要破開墳穴,取出原有之金塔,還要起出阿傑祖母的骸骨,如果一旦沒有那位靈媒阿姑傳達的情形,即是金塔根本並沒有被水滲入,浸著骸骨,那麼豈非相當不敬?對墳穴的風水會否有所破壞?這樣做對先人是否騷擾太大?
阿傑父親留心聽完他們的意見,先指著我介紹說,風水方面有我在場壓陣,應該沒有很大問題,至於金塔的情況,自己經過慎重考慮,認為那位阿姑講出的話,可能性很高。因為事實上有些情況,是只有自己才經歷過,不用說外人,就連家人也並不知道,而那位靈媒阿姑講得出來,殊不簡單。況且在出發之前,自己已經下了決心,要為母親換一間「新屋」(金塔),所以不會改變主意了。但是先去視看一下墳穴,這是應該的,其實也早就是自己馬上要做的計劃,有利於明天整件事的進行,說完就帶我們上車出發了。
墳穴的實際位置,離開阿傑的鄉下有一段距離,必須坐車過去。當我們到了那車路的盡頭,還須要下車走一點山路,但不太遠。
墳穴是在一個小丘上,的確是三個土堆,外貌極像象形文字的「山」字。四周圍草不太多,長得也不高,跟我起初內心的想法不一樣。我曾想,金塔進水,大概可能是鄰近的樹木根部,生長得太茂盛,纏繞在金塔的外壁,以致弄穿金塔吧。但現在僅看外貌,真沒有人相信裡面的金塔有進水的可能。(鬼神的故事之五)

匪夷所思(4)

匪夷所思                           陸毅

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四日
 
最特別的,是阿傑的父親說他們張家的祖墳,確是三位親人一起合葬,墳頭堆得高高的,好像象形文字中的「山」字一樣,而自己母親就葬在左面,一點都不錯。
由於說出來的情況如此古怪,又如此真確,阿傑的父親當下便決定帶同阿傑回鄉一趟,幫母親換一個金塔。並且叫阿傑找我,選定一個可以動土修墳的吉日,又叫我安排一下,和他們一起到鄉間去,以便協助修葺、定線,及處理其他風水上要配合的事項。
阿傑找我的時候,先將有關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我,問我信不信他祖母的金塔滲進了水。由於整件事聽來認真匪夷所思,而不僅是金塔進水這單一事件,我的確有點不大相信,但老友所講,決沒有理由騙我,真是引起我的莫大好奇,心想無論如何,都要開開眼界,所以,便一口答應跟隨他們父子回鄉。
當下選好了日子,又安排好自己的事務,等待出發。而臨行前幾天,醫生已經讓阿傑的母親出院,並說經檢查後認為她應沒有什麼大問題,只是要多點休息。
那日我們坐的船一靠岸,阿傑的父親就先去挑選金塔。跑了幾處地方,還買了些香燭紙錢,然後驅車下鄉。一到鄉間,阿傑父親便跟幾個村中老人家,叫他們明天找些青壯來幫手。原來阿傑的父親在鄉間輩份頗高,村中人人見到他,都非常恭敬,幾乎他說什麼,沒有誰不答應。只當中有三兩位,默默的想了一會,然後跟他講出下面的說話。(鬼神的故事之四)

螞蟻與蛇(3)

螞蟻與蛇                          陸毅

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三日
 
「祖母」的靈體附身靈媒,對阿傑的大家姐述說「自己」的骸骨被水所浸,叫大姐回去告知老父,趕快處理,已然聽得大姐一頭霧水,誰知「祖母」接著就埋怨起大姐的父親來。
「祖母」說就在不久之前的清明節,當大姐父親回鄉掃墓的時候,「自己」曾經化身在一群螞蟻身上,出現在墳頭,目的是引起大姐父親的注意,誰知大姐父親竟然吩咐陪同的鄉親,趕快把螞蟻消滅;「她」說「自己」接著又化身在一條小蛇身上,爬過墳頭,誰知大姐父親馬上叫人要用農具掘死那蛇,令她狼狠不堪。「她」叫大姐千萬記得要父親回來修葺墳墓,並特別的叮嚀,是在三個相連墳頭中左邊的一個,不要弄錯。
阿傑的大姐,像我們很多朋友一樣,改革開放前,一直沒有回過鄉下,後來又出國讀書了。及至回港幾年,亦沒有隨父親到過鄉間,到底祖墳是什麼模樣,她完全不知道,什麼三個相連墳頭,又是左邊的一個,她都矇查查的,根本不明白。
當她結束這次奇怪的旅程,將過程跟全家人複述的時候,她父親非常愕然,因為大女兒所敘述的,在他而言,全都真有其事。他說,的確自己這幾年間,胸口很不舒服,但多次檢查,都沒有發現是什麼問題,所以也沒有跟子女提出,免大家擔心。而今年清明,他自己回鄉掃墓之時,的確發生前述的情景,有螞蟻和蛇出現過,鄉人都可以作證。(鬼神的故事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