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2006年特刊文章

寫在楊益師尊誕前夕 – 並以本文紀念兩位恩師

每年九月初三日,乃楊益師尊誕。像建造業有魯班仙師誕,醫藥界有華陀誕、藥王菩薩誕一樣,我們風水術數界,紀念風水術數宗師楊益師尊,意義亦在於不要忘記我們的歷史,不要忘記祖師,不要忘記傳承,不要忘記根本。

什麼叫做根本?人之為人,是父母所生,把我們帶到這個世界,這就是人的根本,所以人人應該感謝父母恩、應該盡孝;而老師傳授學問知識,使我們懂得做人道理,擁有本領技能,不再只是一副軀殼,這就是人的另一個根本,稱為師道,師道與孝道並稱,所以老師又稱為師「父」。老師最重要者,乃教我們做人,明白事理,所謂傳道,其次再有技能的傳授,所謂授業,還有指點疑難解惑;有了老師的指引,人才能夠成為有用的人,德才兼備,本領過人,才能服務社群,擁有生存本領。寶 玉成器賴雕琢,聖賢出世因明師,所以人人應該感謝師恩,不要忘記老師。而老師的老師,以至祖師、宗師,一代一代,脈脈相傳,脈脈相連,脈脈含情,因為他們 的傳播承接,繼往開來,承先啟後,光前裕後,才有今日一門學問的發揚光大。

在楊益師尊之前,風水術數只在仙家道家中應用,只在帝王家輔國佐政。直到楊益師尊,才令風水術數大行於世,幫助民間普通百姓,使世上賢人孝子有緣得蒙風水術數的福澤,並且令這 一門學問開始有了流傳和繼承,所以楊益師尊被稱為「宗師」,原因在此。(有關風水術數傳承的情況,請參閱另一篇資料。)

在紀念風水術數宗師楊益師尊的時候,我亦不期然憶起我的多位老師,他們或多或少曾在我的學習路途上,給予我智慧和知識,特別是兩位恩師,更是教我做人,教我 風水術數的本領,並且成就我人生中重要的轉捩點,一位是常常笑說自己是「生濟公」的羅銓師父,一位是「河洛隱者」陳堯寬老師。他們兩位都已先後作古,但音 容笑貌,仍常歷歷在目,現我心間。

陳老師是一位退休小學校長,七八十年代以「河洛隱者」的名號私人教授術數,當時本港很多執業的術家都曾是他的學生,我在命理及河洛理數方面的基礎就是得自他的啟蒙。老師自奉甚儉,過著清貧的生活,隻身住在當時黃大仙 區七層高的徙置大廈,百多呎的斗室中到處都是書本,及幾件簡單的生活用品,窗外走廊既是煮食的地方,又是人行的過道。他每天藉著昏暗的燈光,在這斗室中講 學、解說、答問,甚至在你的筆記中工整有力地抄寫、繪圖。他說不同資質的學生學習能力不一、進度不一,大群教學對於領悟能力快的同學時常要等領悟慢的不公平,而領悟慢的要追趕領悟快的又很辛苦,所以堅持單對單教學生,又不肯聽學生們的建議提高學費。

陳老師在我的心目中是一位孜孜不倦的學者,是一位嚴肅的讀書人;而羅師父則不同,他的臉上永遠都是笑容,常常以八字命理風水等學理分析各種社會現象,精妙入微,言談間往往對不公不義的人事嬉笑怒罵,令你會心微笑。羅師父授課不拘一格,有時從早上直講到下午乃至黃昏,全無冷場;有時上一段課後接著出行,帶你走港島、去新界、上高山,在爬山登穴的時候,更往往走在大家的前面,使一大班年青人自歎不如。他跟我們分析風水個案時,常常提醒我們,先要為人化解凶煞,而能夠化煞,避免凶禍,不必特意論吉,其實吉也就在其中,所以他幫人看宅,常為受困擾的人們解決問題,鼓舞他們的信心,也不計較他們的酬報。至於他的八字功 夫更是出神入化,在你的腦筋尚在分析階段,他已經指出那個人的情況或者那件事的特徵,一針見血,連細節及心理狀態都詳細明白,令人拍案叫絕,我至今還未有他一成的水平。

兩位老師數年前已先後作古。因為我跟陳老師曾經失去聯絡,只在去世後才得到通知,出席過他的喪禮;而羅師父去世,與及他的喪、葬,我則有幸都能夠參與,為恩師出一分力,聊表自己的一點心意。不過羅師父去世時發生過一些插曲,我至今仍久久難以忘懷,這裡寫出來,也是希望引起大家的深思。

羅師父在二千年初去世,當時師母家人跟我並不稔熟,在籌劃師父喪葬及墓地事宜的時候,起初沒有聯絡上我。後來一天,我忽然接到師母的電話,客氣得很奇怪地問我有沒有空,可不可以陪她們去選墓地。這時候我才知道師父逝世了,而且因為剛過了農曆新年後不久,竟沒有一個她們能聯絡上的師父的舊徒弟,願意去幫忙辦喪葬及找尋墓地的事,不是推說自己沒有空,就是乾脆說自己的時間早已有約,不能抽空奉陪。聽師母後來說,當時師父的女兒曾因找墓地的困擾,激動地對她說:『父親以前這麼多徒弟,都到哪裡去了?』

後來我隨同師母到佛堂安排靈位、接洽法事功德,到公共墳場挑選墓地、為恩師拉線、安碑。在師父喪葬儀式的靈堂,我和妻子更自願地排在帶孝隊伍中,雖說好像是當中唯一的「外人」,但內心覺得能盡弟子之禮,其實是我的幸運,也感謝師父家人的認受。我認為,師父有事,弟子理應服其勞,這是天經地義的。記得當時隨著 佛教法師的指示,或者跪拜、或者鞠躬,但卻沒有見到以前曾一起上課的師兄弟,到靈堂來行一個禮;甚至有一位師父待他非常好的師兄,連花圈也沒有送一個;反而一些師父幫他(她)們看過風水而受益的男女,把師父當成恩人的,在靈堂幫忙了一晚。真的是人情冷暖,令我感慨萬千。

人情冷暖,現代人對老師的恩情,原來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往日為求學習,簇擁圍繞老師而不捨,登踏老師門檻求教而不覺煩,然而當一朝羽翼豐滿,對老師的尊敬尊 重便無復當年,有人甚至變了臉,從此不識人。難怪眼見不少前輩,不願收徒授徒,寧可絕學隨身去,也不付無情負心漢。此之所以今日很多道家道法,上天已經收回,皆因小人輕命之故。(不過天眼昭昭,因果報應,疏而不漏,那些忘恩負義者,我已親眼看到他們一些慘痛的收場,此處姑且從略。)

恩師去世發生的事,令人唏噓,但亦令我深思。風水術數的學術傳承其實不是單純學術的本身,而更重要的是學習者的道德品質,如能選擇賢人良人,則仍可像楊益師尊、歷代祖師一樣,救世指迷,造福人群,所以師父「揀」徒弟,是不可避免的事;而學習者先不必擔心自己學習上的能力,而應要擔心及檢討自己的德行。我們紀 念楊益師尊,就是要追念師尊和歷代祖師,不要忘記歷史,不要忘記傳承,不要忘記根本。我們是風水術數這條絡脈承傳中間的一環,如何承先?如何啟後?如何繼往?如何開來?不辜負楊益師尊當年傳術之厚望?值得我們深思。


楊益(筠松)祖尊像 (原圖屬德教紫靖閣)


河洛隱者陳堯寬師公照

羅銓師公 (左二) (攝於羅銓師公聚媳婚宴上

紫微楊賀詞

『沈氏易學研究總會』及『陸毅堪輿易學會』成立十三周年,陸毅先生來電希望我能寫點東西作為紀念!
十三年彈指間過去!猶記得當年93年癸酉年,沈延發老師(《沈氏玄空學》作者沈竹礽大師之孫)來港,他舉行的講座我亦有列席。
雖然當日我是第一次見沈延發老師,但其實我們神交已久,因早年我撰寫《天網搜奇錄》及《玄空紀異錄》等書時,有人已從報刊中剪存我的拙作帶到杭州去給沈延發老師看。
沈延發老師曾詢問過我的承傳,並託人送了兩部他的著作給我,是手抄油印本。據估計應該印數不多。我拜讀過後一直保存至今,與經已絕版多年的《九宮撰略》放在一起。 按《九宮撰略》是沈延發尊翁沈瓞民老師之力作。
而沈延發老師留港期間,我亦曾設宴為他洗塵。當日我在席上提出應該製造「沈氏羅盤」,此議提出後,陸毅先生果然坐言起行,不久就有了「沈氏羅盤」面世!這也可說是我對『沈氏易學會』的一點小小的貢獻。
書此文時,沈延發老師已歸道山多年,撫今追昔,玄空學今日備受污染,偽術百出,只希望『沈氏易學研究總會』等同好,能把正統的「玄空學」發揚光大,是所至禱!謹此祝兩學會日益昌盛。

紫微楊謹識
丙戌秋分吉日

風水術數的局限與不足(性命的真諦)

只能算人生不能算人心、改人心,欲幫人生必先幫人心;           心:向善?向惡?
  不能解決人生順逆,只能輕微調節時空物質陰陽五行,獲得短暫之利;  仁義禮智信
  不能解脫因果之業力,因而有時無法起死回生;                      知因果報應
  不能脫離大氣候的操控,因而不能挽回造化。                     靜定之功可奪造化

蒙卦給我們的啟發

易經裡充滿人生睿智,多研究易理,對我們很有啟發作用,這裡跟大家講講其中的一個卦。有人留意到我們的會徽是易經的「山水蒙」卦,「蒙」是易經的第四卦,上艮下坎,為「山水蒙」(八一),專門講的是學習的事。
艮為山,引伸為止,坎為水,引伸為險。前面受阻於高山,後面受困於險難,茫無方向,不知所從,糊里糊塗,失去目標,那就是蒙的意思。
蒙的本義是愚蠢、蒙昧、無知。一個人愚昧無知,是這個人的不幸,一個國家愚昧無知,是這個國家的不幸,因為愚昧無知意味著落後,難以進步。
愚昧的狀況,在下而言,只有通過學習,在上而言,只有通過教育,即所謂啟蒙,即所謂教化,才能得以改變。是以追求個人幸福者,必定尋求明師來啟發自己的愚蒙;追求國家幸福者,必定以教育來感化國民的愚蒙。通過教育,開化蒙昧,啟迪無知,就能改變落後的局面,獲得進步,而致幸福。易經說「蒙亨」,說的就是這 一層意思。
在這裡,尋求明師,是下民的事,立教化者,是聖人的事。一個是學,一個是教,兩者有著什麼關係呢?
易曰:「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注意這裡用了一個求字,所謂求教,求學,是請求的意思。匪是並非,我是教者,童蒙是求教者。並非教者去請求童蒙,教者不能去求童蒙接受我的教,一定要童蒙來請求我教,然後教他。故古禮有來學不聞有往教。這也有點和醫家的「醫不敲門」的精神相似。來學容易出成績,看到效果,這就像現在的人進入名校,雖然學得辛苦,倒是心甘情願,而往教是難以教化的,因為不值錢,人家不希罕,《呂氏春秋勸學篇》曰:「故往教者不化。」人如果自己沒有改變落後狀態的決心,沒有走出困惑迷途的願望,別人要勉強去幫他,不但徒勞無功,甚且可能受到他的羞辱。
求教靠的是堅強的決心,以卦象之,即為「乾」。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教者為師,師長也,亦為「乾」。「乾」即六,八一土剋水,以六金通關,蒙之困患便可解。
易經又說,「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這是一個比喻,說那占筮的人,對求得的答案不滿意,非要再三占筮,直至完全符合他想望的才滿足。這種人實 際求的不是真理,而是要以他自己的想法為真理,那麼他的學習又有什麼意思呢?這裡的瀆即是褻瀆,也就是不尊敬。不尊敬,教者便難以施教。要教者勉強自己去 屈從於人,並不是教育之道,只有維持師道的尊嚴,才是教育的正理,故而曰「利貞」。
從教化的角度看,教者教育童蒙,是要改變童蒙的愚昧無知,所謂春風化雨。教者為師,韓愈在《師說》中說,「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教者實行教 化,需要耐心和毅力,更要誨人不倦,當然還要自己的無私奉獻,這種種精神,以卦象之,是為巽卦,巽即四。巽為入,深入淺出,潛移默化,是教化之道,即八一遇四也,然一四雖曰出科名,但其來也「漸」(風山漸),弄得不好,可能仍是個迂腐的讀書人(山風蠱)罷了,非得木火通明,才可見成績(一>四>九>八)。四九即風火家人,這裡告訴我們,以一家和睦的精神,感動求學者,是教者成功之道。
學者以敬以求,教者以誠以情,這就是易經裡的教、學之道。不過求學的人,也有得不到適當教育,未能改變愚蒙的,原因是他找的名師可能不是明師。學者虛心求 教,而偏遇上糊里糊塗的老師,不能解惑,亦不能得受業藝於師,更不能得聞宇宙人生的大道理,虛耗光陰金錢,這種情況,我們能經常見到,所以謹慎選擇老師, 對學者是有重要意義的。
自從二十七年前執起教鞭以來,我一直便與教學結下了不解之緣。當年教過的中小學生早已散見於不同的社會崗位,他(她)們的孩子現在大概也有些開始成家立業,而我對於教學問題的看法亦越來越明晰,不能不感謝易經給我的啟發。

本文原稿於九六年九月三日

談易學風水術數的社會責任

《易》學乃述天地奧祕之學


《易》之為書,乃聖人闡釋天地間之規律,所謂『道』之理也,在於陰陽五行、四象八卦、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之中,把宇宙造化的奧秘精蘊,分類歸納,執簡馭 繁,以為後世之賢人君子,能得以窮天地間之奧秘,知大道之神機,而為萬物眾生謀福祉者也。《易》用之於政,則安邦定國,社會安定、天下太平、民豐物阜;用 之於宅,則風生水起、丁財兩旺、家宅安寧;用之於命算,則指迷途出覺路,教逆境變坦途;用之於人身,則知性命之理,靈性身軀之妙用,在世則足以謀健康之 計、養生之道,出世則得超脫輪迴苦海、成仙成佛之方。正所謂『至哉易乎。其道至大而旡不包,其用至神而旡不存』,《易》學之宏達深邃,只有涉獵其中,方可 體會其趣、領會其神。

神明、人、鬼之互相關係


道在一陰一陽之中。網羅萬象,仰觀俯察,遠取諸物,近取諸身,一一無不皆陰陽相對,有日則有月,有寒則有暑,有男則有女,有形而下之物,也有形而上之理。 故而在人身,有可見之身軀肉體,也有不可見之心魂靈性。肉體身驅,有形有質,終必衰壞腐朽,靈魂一旦脫離肉身,則名之曰鬼神。鬼者純陰,神者純陽,鬼者受 生時肉身行為污濁之累,墮於最惡劣之境地,受最慘酷之因果孽報,遂於四生六道中投胎寄形,改頭換面,兜兜轉轉,追悔莫及,僅可望因積善而得機轉返回陽世; 神者有先天仙神及後天修煉之神,先天仙神與道共存,自無極而來,後天者則本為人,因在生積德行善,修養身心,俗世「債」務已然清理,人世業報之循環亦已遠 離,靈性高潔無塵,與天同輝,故能上昇天界,出有入無。神明逍遙於三十三天,知過去未來,明宇宙之理,與天地日月永垂不朽,不受肉身拘束,無形無質,逍遙 自在。神明能量超凡,法力無邊,能出有入無,凡人如至誠又心術正,可感格天地鬼神,所謂『道高龍虎伏,德重鬼神欽』,而暗中得鬼神之助。

後世之人為何不通鬼神


古者民風純樸,智識未開,人心不著物欲,氣質未離天賦,即天性純良,最易與天地鬼神溝通,故皆知有鬼神,行為遵照天意,而有鬼神之蔭庇也。
然而時更世移,出現所謂文明之世,此時物質豐富,而人之智識日多,思想漸變細密,自我意識膨脹,因今日之發展,而菲薄古人之落後,因現代之科學,而批評先 人之愚蒙。不知今日乃昨日之延伸,物質科學乃前人之福蔭,反以今非昔,其尤花葉之薄根幹,像長河之渺源頭,更不知幸蒙上蒼施恩,將「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 煞」術借予民間利用,而得今日科技之運用。只認眼前而藐過去,祖宗之恩澤已然渾忘,鬼神之情狀更是不屑。更有者,外人之神靈尚有尊崇之態,自身之祖宗神祇,竟無一絲敬重之情,評之為封建,貶之為迷信,斥之為妖孽。世人眼無古人,凌駕古人,當然更無鬼神,舉目周圍,無不認為是物,於是研究物之理物之性物之形物之質,講究眼見為實。由於對物之追求,亦終為物所障,結果致靈性遮掩閉塞,難以澄心淨慮感通鬼神。

古人通鬼神知天意而得安樂之世


聖人惻隱之心,憂天下後世天性埋沒,靈性沉淪,人各逞己強而駕馭他人,優勝劣敗,弱肉強食,侵凌弱小,同類相殘,故早於上古之時,以至誠感通神明,得獲教 以漁獵絲織,刀耕火種,建屋安居之法,而免生民茹毛飲血,人相爭食,衣不掩體,餐風飲雨,寒暑相侵,於是生存之基遂定;聖人再制定人倫大統,以分父母、兄 弟、夫婦、君臣、朋友之別,使各守其份,於是家國領御之基確立。以此之故,先聖治世之時,天下大同,人得安樂之世。(孔子:『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大道實 行的世界,天下是公共的,選賢與能推選賢德和有才能的人擔任領導,講信修睦講求信諾,相處和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只愛敬自己的父母長輩(也愛敬別人的父 母),不獨子其子不單關懷自己的子女(也關懷別人的子女),使老有所終老年人能安度晚年,壯有所用壯年人都能發揮自己的才能,幼有所長年輕人能健康成長。 矜寡孤獨廢疾者矜寡孤獨、身有殘疾的人,皆有所養都能得到社會的照顧。男有分有社會上的位置和職業,女有歸有好的歸宿。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財物 只是不願它白白扔在地上浪費,不一定要由自己擁有;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生怕自己沒有機會出力,卻不一定是為自己做事。是故謀閉而不興搞勾心鬥 角,策劃計謀的事消失沒有人願幹,盜竊亂賊而不作明偷暗搶作亂害人的事絕跡,故外戶而不閉大門不需要關鎖。是謂大同。』)

《易》學風水術數之現於世,乃神明所授救世所需

時至今天,人離先天日遠,所見皆物,不知精神能量靈魂之永存。更甚者對物欲之追求,使本來純良之天性,因慾念貪戀而致污染,於是有乖倫常,八德沉淪,家不成家,父不成父,母不成母,子不盡孝,兄弟不悌,朋友不義之事,日漸充斥,人類社會已不復往昔之真純矣。
天幸先聖,早已通達人情物理,其憂天下後世之苦心,知大同時代雖然美好,惟人心惟危人心容易泯滅良心,而被私心用事,胡作非為,任其發展,人類社會即不堪 設想,道心惟微有理智良心的人性,無損人利己的心,不是人人能樂意去做,如不謹慎,終會遠離人間世。故於中古之時,伏羲、文王、周公、孔子四聖,陸續建構 《易》學框架,感通神明(《易》曰『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幽贊於神明而生蓍』),先得河圖洛書、陰陽五行之精蘊,再得神機而繫卦辭爻辭,再後象傳文言,欲使 後世之人,得明造化之機,死生之說,以知幽明之故,鬼神之情狀,神明之慈憫,從萬物進退存亡之機,陰陽消長之理,見萬物之情,以見天地之心,得防禍亂於未 萌,消災害於未發。

術數家有拯溺救迷之責任


乾兌離震巽坎艮坤八卦,天澤火雷風水山地,皆所以透露宇宙之奧秘;風水堪輿八卦之術,皆所以令生民百姓慄於天地鬼神之護法者也。天下眾生沉淪,講道理已不 足教育人心,是則因果報應、術數玄機,尚能鎮攝人心,改惡向善,使惡人驚駭冥冥之中原有主宰,再配以『仁義禮智信』五常,『孝悌忠信禮義廉恥』八德之教, 尚可望拯溺於一方矣。
楊益師尊之前,術數玄機只用於統馭百姓之帝王家;自師尊起,術數開始濟世於萬民,是為後世術家之宗,亦為學斯術者之典範。今日《易》學不用以濟世,則枉聖 賢傳學傳術之一番苦心,而先聖憂後世天下之心,謂誰繼往開來,一力承擔耶?謹於慶祝楊益師尊聖壽(九月初三日)前夕,又本會成立紀念盛會上,以是篇為同人 共勉之。

(本文曾發表於2002年,現再修訂印出)

  • 247813
    Visit Today : 125
    This Month : 2193
    This Year : 2193
    Total Visit : 138924
    Hits Today : 247
    plugins by Bali Web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