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2007年前文章

術數改變了我的人生觀

每 個 學 習 術 數 的 朋 友 , 均 有 一 個 故 事 。 我 的 故 事 在 別 人 看 來 是 平 凡 的 , 但 對 我 來 說 , 絕 對 是 不 平 凡 。 「 他 」 是 改 變 我 的 人 生 觀 的 大 學 問 。

記 得 9 2 年  4 月 我 的 丈 夫 因 交 通 意 外 住 院 一 個 月 , 這 艱 苦 的 歲 月 中 , 我 奔 波 於 醫 院 、 工 作 間 和 接 送 子 女 返 放 學 的 長 路 途 中 , 由 醫 生 說 我 的 丈 夫 將 從 此 喪 失 自 理 能 力 的 絕 望 邊 緣 , 艱 苦 地 敖 過 來 之 後 , 人 更 加 迷 惘 了 。

我 是 一 個 農 民 的 女 兒 , 自 小 就 從 與 大 自 然 的 搏 鬥 中 掙 扎 求 存 。 記 得 當 年 一 個 名 為 「 溫 黛 」 的 颱 風 襲 港 , 我 親 眼 看 著 「 她 」 把 我 們 的 木 屋 吹 走 了 。 但 父 親 教 我 們 從 河 裏 淘 沙 取 石 塊 , 用 鋤 頭 移 山 填 地 造 地 盤 , 自 己 動 手 再 次 建 屋 居 住 。 自 小 體 弱 多 病 的 我 , 冒 著 烈 日 , 灑 水 淋 花 , 除 草 施 肥 , 和 家 人 種 出 一 批 批 菜 和 花 ; 利 用 大 自 然 的 草 ( 用 作 飼 料 ) , 木 ( 用 作 燃 料 )  , 和 兄 弟 姐 妹 的 擔 擔 抬 抬 ( 那 時 住 在 山 上 , 要 把 飼 料 自 山 腳 由 兩 人 抬 或 一 人 擔 上 山  ) , 養 出 一 群 群 豬 、 雞 和 鴨 等 牲 畜; 在 颱 風 或 颶 風 來 臨 前 , 又 得 協 助 父 母 把 那 些 易 被 吹 倒 的 盆 栽 、 植 物 收 藏 蓋 好 。 我 們 艱 苦 奮 鬥 , 一 直 相 信 人 定 勝 天 , 相 信 只 要 靠 自 己 堅 毅 不 拔 的 鬥 志 和 努 力 , 就 可 以 得 到 溫 飽 的 生 活 。 但 一 切 一 切 改 變 了 我 的 看 法 。

中 學 未 完 , 父 親 正 當 壯 年 , 卻 因 一 次 染 病 發 燒 而 去 世 ; 不 久 , 母 親 又 因 腎 病 也 跟 著 離 開 。 悲 痛 中 負 起 家 庭 重 擔 , 七 兄 弟 姊 妹 共 渡 難 關 。 闖 過 來 了 , 卻 竟 又 再 發 生 此 意 外 。 為 何 苦 難 總 是 如 影 隨 形 的 跟 著 我 , 自 從 父 母 去 世 後 , 眼 淚 成 為 我 的 伴 侶 , 我 沈 默 寡 言 , 實 在 覺 得 命 運 弄 人 。 難 道 真 是 一 切 皆 是 命 , 半 點 不 由 人 嗎 ?

我 性 格 倔 強 , 不 向 命 運 低 頭 。 在 丈 夫 受 傷 的 日 子 , 我 四 出 尋 找 能 治 好 他 的 方 法 , 聽 說 放 個 地 主 對 著 門 口 , 就 可 以 趕 走 「 衰 氣 」 的 了 , 我 立 刻 設 個 地 主 。 之 後 又 聽 說 地 主 只 是 家 中 各 神 中 的 小 角 色 , 要 有 大 神 帶 領 祂 才 行 呀 ! 我 又 立 刻 換 個 關 帝 ( 也 不 理 是 否 正 確 )  來 「 統 領 」 家 神 。 由 一 個 極 端 走 入 了 另 一 個 極 端 , 我 開 始 相 信 「 神 力 」 這 回 事 了 , 所 謂 「 迷 信 」 也 就 開 始 了 。

碰 巧 在 住 處 ( 當 時 住 在 大 埔 ) 附 近 有 一 間 補 習 社 , 晚 上 開 設 八 字 命 理 和 相 學 班 , 星 期 六 晚 上 有 佛 學 講 座 , 我 就 逢 週 六 晚 去 聽 , 聽 了 心 情 是 放 開 了 , 但 卻 遇 上 一 個 利 用 佛 學 術 數 騙 財 騙 色 的 老 淫 蟲 。 初 次 接 觸 術 數 的 我 還 拜 他 為 師 , 如 師 長 般 尊 敬 他 , 為 其 補 習 社 搞 拼 音 班 , 介 紹 我 當 年 未 足 十 五 歲 的 外 甥 女 來 學 拼 音 , 誰 知 這 騙 子 用 他 那 所 謂 八 字 和 相 學 的 功 夫 瞞 過 所 有 的 人 , 把 我 的 外 甥 女 的 肚 子 搞 大 了 , 現 在 這 五 十 多 歲 的 老 傢 伙 放 棄 了 他 的 不 知 第 二 任 還 是 第 三 任 的 女 朋 友 而 與 我 的 外 甥 女 結 為 夫 婦 ( 可 悲 ) 。

這 是 我 的 錯 , 是 我 至 今 仍 感 遺 憾 的 事 , 但 我 未 因 此 而 覺 得 術 數 害 苦 了 我 , 由 那 時 開 始 , 我 強 烈 感 到 這 只 是 少 數 人 利 用 人 們 對 術 數 的 好 奇 而 做 出 的 可 惡 行 為 。 為 了 這 件 事 , 我 的 兄 弟 姊 妹 責 怪 我 為 何 要 學 這 等 「 迷 信 」 的 學 問 , 把 自 己 的 聲 譽 搞 到 如 此 地 步 。 我 的 老 爺 和 奶 奶 也 覺 得 我 是 錯 了 。

為 了 證 明 術 數 是 沒 錯 的 , 只 是 這 個 人 立 壞 心 腸 沾 污 了 術 數 的 名 聲 吧 了 , 於 是 我 花 了 很 多 時 間 去 看 各 種 術 數 的 書 , 希 望 盡 快 弄 個 明 白 。 書 是 看 了 , 但 林 林 總 總 , 哪 些 才 是 對 呢 ?

是 幸 運 之 神 未 降 臨 , 還 是 如 孟 子 所 說 : 「 天 之 將 降 大 任 於 斯 人 也 , 必 先 苦 其 心 志 , 勞 其 筋 骨 , 餓 具 體 膚 , 空 乏 其 身 . … … ‥ 。 」 要 我 飽 受 多 方 的 考 驗 才 能 開 始 接 受 這 門 學 問 呢 ?

從 母 校 校 友 會 的 校 刊 中 了 解 到 陸 老 師 ( 我 中 學 時 期 是 這 樣 稱 呼 他 的 ) , 在 校 友 會 有 個 風 水 講 座 , 我 和 朋 友 跑 去 聽 聽 , 風 水 講 座 後 他 十 分 關 切 問 起 我 的 丈 夫 的 情 況 , 並 願 意 替 我 的 家 看 風 水 。 當 時 對 「 風 水 」 這 個 名 詞 , 十 分 陌 生 , 但 對 陸 老 師 的 為 人 絕 不 陌 生 。 在 我 還 是 他 的 學 生 時 , 深 深 了 解 到 他 是 個 十 分 隨 和 的 , 學 問 豐 富 的 , 可 親 可 敬 的 師 長 。 後 來 留 校 工 作 , 做 了 同 事 , 共 事 的 兩 三 年 間 , 看 到 他 天 天 由 早 到 晚 勤 力 工 作 , 不 但 致 力 於 教 學 和 行 政 的 工 作 , 也 十 分 關 懷 提 攜 我 們 這 群 「 後 進 」 。 所 以 , 對 他 能 掌 握 這 門 學 問 到 如 斯 的 境 界 , 不 但 毫 不 置 疑 , 而 且 十 分 敬 佩 。

所 以 , 他 替 我 的 家 看 過 風 水 後 , 我 緊 記 著 他 對 我 的 指 點 , 把 佈 置 立 時 辦 妥 , 但 對 於 他 為 什 麼 要 在 大 門 上 掛 個 圓 鐘 , 在 窗 台 位 放 盆 水 浸 的 盆 栽 , 把 神 位 移 往 廳 角 , 感 到 神 秘 。 心 想 : 這 些 小 小 的 物 品 和 搬 移 , 就 能 改 變 家 人 的 命 運 嗎  ?  他 為 什 麼 要 這 樣 做 呢  ?  當 中 的 學 問 又 在 那 裏 呢  ?  就 這 樣 開 啟 了 我 對 這 門 學 問 的 追 尋 。

如 同 許 多 學 術 數 的 人 一 樣 , 總 要 克 服 很 多 困 難 , 才 可 以 真 正 進 入 術 數 的 天 地 。 有 些 人 窮 一 生 的 精 力 , 或 花 上 十 年 八 載 也 未 必 弄 個 明 白 。 但 我 卻 幸 運 地 找 到 一 個 真 正 可 以 信 賴 , 而 且 在 術 數 上 較 全 面 甚 至 可 以 說 是 非 常 精 通 的 高 手 作 為 我 的 老 師 。 其 次 , 要 能 忍 受 得 住 週 圍 暫 時 未 理 解 , 未 相 信 術 數 的 人 , 特 別 是 至 親 的 人 , 給 你 套 上 的 種 種 「 迷 信 」 啦 , 「 拜 神 婆 」 啦 等 等 稱 號 。 要 克 服 這 些 , 自 己 必 須 確 立 術 數 是 真 確 的 信 心 。 因 此 由 不 信 , 以 至 半 信 半 疑 , 及 至 全 情 投 入 作 研 究 , 必 先 對 這 幾 千 年 傳 下 來 的 中 國 文 化 , 有 個 具 體 的 了 解 。

陸 師 父 在 「 八 字 基 礎 課 程 」 的 第 一 節 課 上 , 詳 細 分 析 五 術 除 論 命 外 , 其 實 在 很 早 以 前 是 人 們 用 以 保 護 自 己 , 與 大 自 然 生 活 必 不 可 少 的 生 存 之 道 。 五 術 為 ( 山 、 醫 、 卜 、 命 、 相 ) 五 種 技 術 , 「 術 」 具 有 學 問 、 技 能 、 工 作 等 意 義 。 在 交 通 、 資 訊 、 醫 療 均 不 發 達 的 古 代 , 人 們 為 了 生 存 必 須 具 備 理 解 自 己 – – – 命 , 觀 察 物 體 – – – – 相 , 看 著 星 空 或 龜 紋 預 測 和 處 理 事 情 – – – – – 卜 , 鍛 鍊 身 心 – – – – 山 及 醫 治 疾 病 – – – – 醫 等 種 種 求 生 技 能 。

所 以 , 在 六 、 七 十 年 代 就 與 大 自 然 為 伍 的 我 , 很 自 然 就 深 深 理 解 到 掌 握 五 術 的 重 要 。 現 在 , 從 學 習 八 字 命 理 中 我 已 經 可 以 知 道 自 己 要 走 的 方 向 。 從 風 水 的 學 習 中 , 我 掌 握 了 一 定 的 方 法 , 並 已 重 新 為 我 的 家 找 到 一 處 理 想 居 所 ( 以 前 的 居 處 經 陸 師 父 看 過 後 , 我 的 丈 夫 在 一 年 內 康 復 並 重 投 工 作 ) 。

在 追 尋 的 過 程 中 , 我 種 種 術 數 也 嘗 試 去 了 解 , 認 識 。 如 八 字 、 姓 名 學 、 紫 微 斗 數 、 鐵 板 神 算 、 風 水 、 相 學 、 氣 功 、 中 醫 , 甚 至 佛 家 、 道 家 學 說 。 嘩  !  看 得 頭 也 大 了 , 原 本 種 種 學 問 皆 易 學 難 精 , 如 何 是 好 呢 ? 倒 是 陸 師 父 說 得 對 : 「 還 是 學 點 易 經 罷   !  易 經 號 稱 群 經 之 首 , 很 多 術 數 的 道 理 , 如 陰 陽 五 行 、 風 水 、 八 字 , 也 包 含 在 內 , 現 代 科 學 所 涵 括 的 時 間 、 空 間 , 都 可 以 從 易 理 中 得 到 解 釋 。 」 的 確 , 易 經 是 一 部 融 會 了 科 學 、 哲 學 、 邏 輯 學 於 一 爐 的 偉 大 著 作 , 不 過 義 理 太 深 , 並 非 在 短 時 間 內 能 弄 懂 。 但 我 下 了 決 心 , 要 跟 陸 師 父 完 成 這 方 面 的 學 習 。

從 認 識 道 家 學 說 , 特 別 是 老 子 的 《 清 靜 經 》 和 《 老 子 八 章 》 中 關 於 「 上 善 若 水 」 之 說 法 , 我 尤 其 喜 歡 上 「 上 善 若 水 。 水 善 利 為 物 而 不 爭 , 處 眾 人 之 所 惡 , 故 幾 于 道 。 居 善 地 , 心 善 淵 , 與 善 仁 , 言 善 信 , 正 ( 政 ) 善 治 , 事 善 能 , 動 善 時 。 夫 唯 不 爭 , 故 無 尤 」 這 幾 句 , 上 德 之 人 好 像 水 一 樣 , 有 利 於 萬 物 而 不 爭 其 功 。 因 此 我 漸 漸 心 境 清 靜 , 用 平 常 心 去 看 待 自 己 的 得 與 失 , 並 努 力 去 實 踐 「 上 善 若 水 」 的 道 理 。

從 學 習 易 經 中 , 我 更 明 白 , 亦 可 以 肯 定 地 向 我 的 朋 友 和 我 的 親 人 說 : 「 術 數 絕 對 不 是 迷 信 之 學 , 就 是 迷 信 , 亦 只 是 被 術 數 迷 住 了 , 而 信 奉 為 確 有 其 事 , 值 得 深 入 探 討 的 學 問 , 因 為 它 是 建 立 在 一 個 正 確 的 時 空 理 論 上 , 歷 經 無 數 假 設 、 求 證 而 得 來 的 。 」

現 在 的 我 , 得 到 從 未 有 過 的 舒 暢 , 雖 然 仍 要 上 班 工 作 , 仍 要 養 兒 育 女 , 操 持 家 務 , 但 心 情 卻 不 一 樣 。 因 為 我 已 找 尋 到 我 努 力 的 方 向 , 明 白 我 學 習 的 目 的 , 亦 將 學 習 的 內 容 應 用 於 工 作 和 生 活 中 , 生 活 過 得 充 實 而 有 意 義 , 對 於 以 前 很 多 無 法 解 釋 的 人 和 事 , 我 都 從 學 習 周 易 、 道 家 學 說 和 各 種 術 數 中 得 到 答 案 , 對 於 社 會 上 種 種 人 事 變 化 也 不 感 到 奇 怪 , 因 為 變 是 萬 物 之 規 律 。 天 地 、 日 月 、 山 川 、 動 植 物 乃 至 人 無 不 在 變 化 中 , 陰 陽 消 長 , 不 少 舊 事 物 淘 汰 了 , 消 失 了 , 不 少 新 事 物 產 生 了 , 發 展 了 。 以 變 的 觀 點 觀 察 世 界 , 觀 察 社 會 , 那 樣 看 事 情 就 會 放 開 懷 抱 , 即 使 在 最 困 難 、 最 困 苦 的 環 境 也 不 會 失 去 對 生 活 的 希 望 , 也 會 積 極 面 對 人 生 的 種 種 悲 歡 離 合 。 而 更 令 我 欣 慰 的 是 , 我 得 到 我 的 丈 夫 和 子 女 的 支 持 , 使 我 無 後 顧 之 憂 , 可 以 用 更 多 時 間 專 注 於 學 習 和 研 究 。

師 父 曾 經 在 去 年 十 二 月 一 次 「 氣 功 與 風 水 關 係 」 的 專 題 研 討 中 總 結 說 過 , 「 我 們 學 習 術 數 的 同 時 , 會 發 覺 對 很 多 事 物 、 知 識 亦 應 去 學 習 , 去 觀 察 , 去 分 析 , 如 此 一 步 一 步 , 從 而 達 到 『 博 』 – – – 博 覽 群 書 , 博 覽 群 經 , 博 聞 廣 知 . … ‥ , 這 樣 才 能 將 術 數 融 會 貫 通 , 才 能 有 所 啟 悟 , 『 悟 』 字 分 析 來 解 即 為 『 心 中 有 吾 』 , 即 從 中 認 識 真 正 的 自 己 。 在 修 心 養 性 中 多 做 功 夫 , 無 執 著 , 無 貪 婪 , 做 善 事 , 達 到 至 高 的 精 神 境 界 。 樹 立 五 德 、 五 常 、 五 倫 之 概 念 , 日 日 誠 心 誠 意 , 持 之 以 恆 去 做 。 風 水 只 是 道 家 修 練 的 眾 多 功 法 的 一 種 , 必 須 以 濟 世 為 自 己 的 任 務 , 用 醫 卜 星 相 去 幫 助 有 需 要 的 人 。 」 我 會 牢 牢 記 著 並 以 此 作 為 我 努 力 的 目 標 的 。

真 正 的 術 數 研 究 者 , 一 定 從 研 究 術 數 中 得 到 無 窮 的 智 慧 和 樂 趣 , 既 能 啟 悟 自 己 , 亦 能 幫 助 他 人 。 很 高 興 我 能 找 到 「 他 」 , 唯 有 「 他 」 可 以 讓 我 的 將 來 活 得 更 有 姿 彩 , 亦 能 使 我 「 不 枉 此 生 」 了 。

學習與實踐

從 來 都 對 不 大 了 解 的 東 西 不 作 任 何 定 論 的 我 , 在 一 次 偶 然 翻 閱 通 勝 之 後 , 開 始 對 內 裏 的 陰 陽 百 中 經 和 諸 葛 神 數 產 生 了 濃 厚 的 興 趣 。 自 此 之 後 , 便 開 始 閱 讀 術 數 的 書 籍 。 但 在 閱 讀 後 , 心 中 常 有 疑 問 , 載 於 書 中 的 方 法 和 作 者 舉 出 的 例 子 , 可 行 性 和 真 確 性 究 竟 又 有 多 少 呢  ?  因 大 部 份 的 內 容 都 是 非 常 抽 象 的 , 是 否 都 是 一 些 似 是 而 非 江 湖 賣 藝 的 把 戲 呢  ?  種 種 問 題 , 更 令 我 對 深 入 學 習 術 數 產 生 更 大 的 動 力 。

一 九 九 一 年 中 , 得 友 人 介 紹 加 入 東 方 科 學 研 究 會 跟 隨 陸 毅 老 師 學 習 子 平 八 字 , 其 後 更 得 老 師 收 入 門 下 學 習 風 水 。 自 始 便 正 式 踏 入 術 數 的 門 檻 。

以 下 是 我 學 習 風 水 時 的 一 次 親 身 體 驗 。

我 的 大 門 走 巽 宮 , 睡 房 門 走 震 宮 ( 見 圖 一 ) 。 一 直 以 來 我 和 太 太 都 是 從 沒 有 胃 病 的 , 但 房 間 在 經 過 搬 動 後 ( 見 圖 二 ) , 約 一 星 期 , 我 和 太 太 同 時 感 到 胃 部 不 適 , 在 一 切 起 居 飲 食 也 沒 有 大 改 變 下 , 胃 痛 一 路 加 劇 。 為 了 證 明 是 風 水 的 問 題 , 決 定 用 時 間 來 證 實 一 下 推 想 是 否 正 確 , 一 個 月 內 不 看 醫 生 、 不 吃 藥 。 一 個 月 之 後 , 再 將 傢 俬 搬 回 原 來 位 置 ( 如 圖 一 ) 。 說 也 奇 怪 , 在 一 星 期 後 , 我 倆 的 胃 痛 竟 不 藥 而 癒 。

推 論 及 總 結 :

1 . 七 運 樓 當 元 當 運 , 雙 星 到 坐 。 坐 後 有 高 山 , 當 中 有 一 個 巴 士 總 站 相 隔 , 有 二 、 三 百 米 的 廣 闊 空 間 。

2 . 房 中 生 旺 方 因 傢 俱 的 放 置 而 閉 塞 不 通 , 凶 殺 方 反 而 被 作 為 活 動 空 間 ( 見 圖 一 ) 。

3 . 房 間 的 形 態 是 窄 長 的 , 因 而 床 前 能 走 動 的 空 間 相 對 變 得 窄 長 。 在 風 水 的 說 法 是 「 束 氣 」 , 所 以 房 中 震 宮 2 3 和 巽 宮 2 3 的 效 應 便 明 顯 加 劇 了 , 形 成 木 剋 土 的 現 象 。 在 身 體 上 就 有 腸 胃 不 適 的 毛 病 了 。

4 . 在 過 程 中 , 只 有 居 住 房 中 的 我 倆 受 到 影 響 。 這 證 明 室 內 佈 置 令 空 間 運 用 上 起 了 和 門 路 可 作 比 擬 的 重 要 性 , 而 局 部 的 佈 置 也 應 小 心 照 顧 。

這 件 事 , 在 一 個 沒 有 學 習 風 水 的 人 來 說 , 覺 得 這 可 能 只 是 一 種 巧 合 , 也 不 能 明 白 箇 中 原 因 。 但 在 我 來 說 , 卻 是 帶 給 我 一 個 更 深 刻 的 體 會 和 理 解 , 又 多 一 個 實 在 的 例 證 去 支 持 風 水 學 的 存 在 , 更 令 我 堅 信 , 在 學 習 過 程 中 , 親 身 的 感 受 是 比 單 上 課 、 抄 筆 記 等 更 為 受 用 。

(轉載自本會一九九六年會訊 )

讀易經首八卦「乾坤屯蒙需訟師比」後感

學 易 不 足 兩 年 所 能 發 表 之 讀 書 報 告 實 屬 潛 龍 未 可 見 大 人 。 老 師 大 來 自 己 小 往 故 領 略 不 多 。 只 恨 書 到 用 時 未 能 學 得 眾 師 兄 說 得 頭 頭 是 道 。 一 股 傻 勁 學 易 誰 知 正 尋 著 大 道 真 理 。 驚 嘆 易 經 字 字 珠 璣 透 露 宇 宙 奧 秘 。 又 能 把 萬 種 事 物 幻 變 莫 測 說 盡 因 由 。 原 來 生 老 病 死 自 然 規 律 內 有 乾 坤 。 物 件 可 叫 東 西 不 叫 南 北 恍 然 而 悟 。 易 經 瑰 寶 實 是 奇 書 有 幸 機 緣 巧 合 。 啟 我 困 蒙 深 入 淺 出 使 我 獲 益 良 多 。

乾 道 生 生 不 息 。 其 卦 主 九 五 , 顯 示 聖 人 至 善 之 道 。 然 芸 芸 眾 生 , 有 當 潛 而 不 潛 , 有 亢 龍 而 不 悔 , 各 有 修 業 , 而 唯 有 孔 孟 所 推 崇 之 終 日 乾 乾 , 才 能 警 惕 世 人 不 致 亢 龍 有 悔 。

坤 道 言 厚 德 載 物 , 六 二 卦 主 , 體 現 因 應 自 然 , 無 為 無 私 才 能 避 免 初 六 之 履 霜 所 帶 來 的 結 果 。 老 子 提 倡 坤 道 , 道 德 經 所 說 之 不 爭 、 功 成 身 退 、 不 自 見 故 明 、 不 自 是 故 彰 , 完 全 體 現 六 三 之 含 章 可 貞 , 旡 成 有 終 之 精 神 。 孔 孟 之 終 日 乾 乾 、 中 庸 至 誠 、 老 莊 之 含 章 可 貞 、 上 善 若 水 , 完 全 融 入 中 國 人 之 思 想 文 化 。

陰 陽 相 摩 , 乾 坤 相 合 , 於 是 天 地 開 闢 , 水 火 氣 精 相 交 而 成 質 。 物 質 自 下 而 上 由 靜 而 動 , 金 為 天 , 土 為 地 , 金 清 上 升 成 天 , 土 濁 而 降 成 地 , 天 地 成 形 , 萬 物 開 始 孕 育 , 隨 漫 天 水 氣 雷 電 一 震 出 現 , 這 是 屯 卦 之 景 象 。 易 曰 , 帝 出 乎 震 , 確 有 道 理 , 屯 卦 卦 主 初 九 , 顯 示 在 艱 難 時 刻 應 組 織 社 群 , 所 謂 君 子 以 經 綸 。 生 命 在 此 出 現 時 , 是 需 要 很 大 的 主 動 力 量 的 。

至 蒙 卦 山 下 出 泉 , 天 地 發 展 至 有 人 類 出 現 。 當 時 人 類 心 智 未 開 , 循 卦 爻 得 知 , 已 有 神 明 教 化 。 易 經 未 有 提 及 宗 教 , 然 此 處 已 有 神 明 之 象 , 實 為 奇 妙 。 卦 主 九 二 之 我 , 六 五 之 童 蒙 , 體 現 君 子 雖 居 卑 下 , 但 胸 懷 廣 大 , 接 納 異 己 , 果 行 育 德 , 達 至 聖 人 。

人 類 經 啟 蒙 後 , 便 出 現 各 種 不 同 之 需 要 。 在 天 地 剛 分 時 險 阻 重 重 , 要 度 過 無 數 凶 險 , 智 者 便 須 懷 著 敬 慎 之 心 , 保 養 實 力 。 此 為 九 五 卦 主 所 示 , 六 四 之 入 險 穴 , 上 六 之 出 險 穴 , 均 需 此 爻 之 貞 固 才 能 應 付 過 去 。

智 愚 既 分 , 人 對 事 物 之 目 標 觀 點 都 會 不 同 , 這 時 上 剛 下 險 , 訟 便 出 現 。 訟 為 禍 端 。 故 易 教 我 們 貴 無 訟 , 即 卦 主 初 六 之 小 有 言 。 象 曰 作 事 謀 始 , 對 現 今 我 們 社 會 完 全 適 合 。 開 始 時 小 心 處 理 , 避 免 有 訴 訟 之 端 , 萬 事 亨 通 。 坤 卦 六 三 之 或 從 王 事 旡 成 有 終 , 故 後 得 。 但 坤 卦 六 三 之 或 從 王 事 先 終 吉 後 旡 成 , 繼 續 下 去 便 終 凶 了 。

明 顯 地 , 訴 訟 雙 方 沒 有 解 決 紛 爭 , 最 終 戰 爭 便 來 臨 了 。 人 類 社 會 發 展 不 斷 經 戰 火 洗 禮 , 產 生 另 一 個 層 次 的 社 會 , 所 謂 槍 桿 子 出 政 權 。 師 是 人 類 權 力 之 表 現 , 因 此 師 中 權 力 所 歸 之 主 是 何 等 重 要 。 九 二 卦 主 , 眾 陰 所 歸 , 懷 諸 侯 則 天 下 畏 。 如 領 軍 者 有 丈 人 之 才 當 然 是 吉 了 。 但 於 上 六 所 指 , 窮 兵 黷 武 之 小 人 , 最 終 必 被 除 去 。

群 眾 聚 集 成 一 個 團 體 , 君 子 以 文 會 友 , 互 相 協 調 容 忍 。 由 比 之 卦 主 九 五 所 統 成 邦 國 。 九 五 之 顯 比 , 是 王 者 以 一 人 比 天 下 , 須 彰 顯 其 仁 民 之 心 , 天 下 人 民 才 會 比 之 。 其 位 而 言 , 雖 中 正 但 陷 於 險 中 , 原 來 皇 帝 自 稱 孤 家 是 有 理 由 的 。

除 乾 坤 二 卦 , 由 屯 至 比 顯 示 天 地 開 闢 後 的 第 一 個 階 段 。 由 屯 蒙 之 生 命 孕 育 至 比 卦 人 類 文 明 產 生 , 每 卦 卦 主 都 告 訴 我 們 應 與 天 地 參 , 教 人 應 循 君 子 之 道 , 於 不 同 的 環 境 下 , 把 持 中 正 。 在 人 類 社 會 發 展 規 律 言 , 由 首 出 庶 物 , 經 重 重 艱 險 , 更 經 戰 火 洗 禮 , 毒 天 下 後 才 治 天 下 。 在 事 物 變 化 的 規 律 言 , 因 果 循 環 , 顯 然 易 見 , 重 要 的 是 , 我 們 怎 樣 把 這 些 道 理 活 學 活 用 , 體 現 易 經 道 理 。

霧鎖京都—– 八字占卜紀實

山 東 煙 台 , 是 很 多 香 港 人 不 大 認 識 的 都 市 今 次 到 煙 台 市 亦 可 算 是 緣 份 。 本 來 我 們 一 團 人 , 應 該 是 十 一 月 三 日 早 上 由 青 島 市 直 飛 至 北 京 。 但 因 某 種 原 因 , 改 為 在 十 一 月 二 日 下 午 由 青 島 乘 車 到 煙 台 , 再 在 翌 日 轉 飛 北 京 。 這 是 安 排 之 外 , 亦 可 能 是 緣 份 吧 。

在 煙 台 市 過 了 一 夜 , 翌 日 早 上 七 時 許 , 我 們 一 行 二 十 人 便 乘 坐 旅 遊 車 到 機 場 。 飛 機 班 期 應 為 早 上 八 時 廿 分 。 按 國 內 班 機 慣 例 , 通 常 有 遲 而 沒 有 早 。 但 很 幸 運 這 趟 我 們 所 乘 之 班 機 , 在 八 時 十 五 分 便 離 開 煙 台 , 一 飛 沖 天 , 準 備 到 我 們 國 都 北 京 去 。 大 家 心 情 亦 甚 為 興 奮 。

但 誰 知 當 飛 機 飛 了 大 約 廿 分 鐘 後 , 機 長 通 過 廣 播 告 知 大 家 北 京 因 被 大 霧 重 重 圍 困 , 所 有 航 機 不 能 著 陸 。 飛 機 將 折 返 煙 台 機 場 , 直 至 天 氣 轉 好 為 止 。 好 像 是 煙 台 不 捨 得 我 們 離 去 。 於 是 九 時 許 , 我 們 再 重 臨 煙 台 機 場 。

在 回 航 的 機 上 , 我 取 出 萬 年 曆 , 排 出 最 初 起 飛 時 的 八 字 , 作 為 一 個 預 測 的 方 法 , 看 看 有 何 啟 示 。 當 時 四 柱 如 下 :

                                            戊   甲   戊   丙  

                                            辰   辰   戌   子 

一 看 之 下 , 心 中 暗 喜 。 果 然 如 我 想 像 一 樣 整 個 八 字 均 很 形 象 化 的 繪 畫 出 整 幅 圖 畫 在 眼 前 。 甲 木 日 元 , 正 好 比 巨 木 , 有 向 上 之 勢 , 如 青 龍 , 待 機 向 上 高 飛 , 但 只 可 惜 被 重 重 的 群 山 〔 戊 、 戌 、 辰 〕 所 困 , 未 能 一 飛 沖 天 , 遠 赴 國 都 之 懷 抱 。 其 中 辰 戌 之 月 日 支 沖 , 正 是 本 想 起 飛 沖 出 地 面 之 束 縛 , 但 卻 無 能 為 力 , 甲 木 本 是 根 基 不 足 , 而 生 助 之 力 弱 , 最 後 還 是 無 功 而 返 。

我 們 回 到 煙 台 後 , 在 機 場 呆 坐 了 好 幾 小 時 , 團 員 們 問 我 可 否 預 計 在 甚 麼 時 候 才 能 動 身 。 我 便 再 列 出 流 時 看 看 能 否 有 所 啟 示 。 繼 戊 辰 時 之 後 依 次 為 :

                                            己 巳 、 庚 午 、 辛 未 、 壬 申

在 八 字 中 辰 和 子 理 應 可 以 半 合 水 局 以 助 甲 木 。 但 基 于 中 間 隔 了 戌 土 所 阻 , 而 更 重 要 為 戌 土 沖 辰 土 , 使 辰 更 難 和 子 水 半 合 水 局 。 但 當 到 壬 申 時 , 形 勢 可 不 同 了 , 壬 水 剋 制 了 生 旺 土 的 丙 火 , 而 申 之 出 現 可 使 本 應 困 難 重 重 的 半 合 水 局 成 為 真 合 , 申 子 辰 之 水 局 更 因 透 壬 水 天 干 而 力 量 更 強 , 從 而 助 青 龍 甲 木 一 飛 沖 天 。

我 很 肯 定 地 告 知 團 員 們 , 下 午 五 時 前 一 定 可 以 起 飛 。 結 果 機 場 在 下 午 四 時 十 五 分 廣 播 確 定 我 的 推 測 正 確 。 當 時 大 家 均 興 奮 得 拍 起 手 掌 來 , 我 心 中 更 湧 起 一 股 喜 悅 。 終 於 , 北 京 , 我 們 來 了 。

( 寫 於  一 九 九 七 年 會 訊 )

易經智慧的運用價值

首 先 我 要 藉 著 此 篇 文 章 , 感 謝 陸 毅 老 師 極 有 耐 心 及 詳 盡 地 講 授 易 經 的 全 文 給 我 們 一 群 幸 福 之 徒 。 在 我 自 己 來 說 , 我 不 但 能 了 解 到 易 經 精 采 之 處 , 也 同 時 領 受 到 不 少 中 國 文 學 的 知 識 , 我 的 確 要 付 上 稱 謝 之 詞 。

我 認 為 易 學 最 受 用 的 地 方 , 在 於 法 天 道 , 行 人 道 。 雖 然 現 代 社 會 的 生 活 方 式 與 周 文 王 寫 易 經 年 代 的 情 景 有 著 很 大 的 距 離 , 但 宇 宙 萬 物 生 長 運 行 的 規 律 , 並 無 絕 大 差 異 。 所 以 , 易 經 給 予 現 代 人 處 世 之 道 的 智 慧 , 仍 有 著 很 大 的 運 用 價 值 。

就 以 六 十 四 卦 中 的 首 一 個 卦 來 說 , 乾 卦 六 爻 中 的 第 一 爻 「 潛 龍 勿 用 」 , 講 求 根 基 穩 固 , 學 識 充 實 , 靜 待 時 機 之 道 , 正 好 針 對 時 下 一 般 人 急 功 近 利 , 走 捷 徑 , 只 問 果 效 , 不 問 自 己 的 付 出 。 而 第 三 四 爻 中 , 也 給 予 一 般 領 導 階 層 的 「 中 級 」 人 士 在 行 事 上 一 種 好 好 的 警 惕 , 又 或 在 於 每 件 事 情 發 展 過 程 中 , 就 算 是 上 了 軌 道 , 也 不 時 要 本 著 反 省 , 不 停 檢 視 , 不 可 輕 率 了 事 。 最 後 一 爻 「 亢 龍 有 悔 」 的 道 理 , 更 的 確 是 使 人 受 用 無 窮 。

在 坤 卦 , 初 爻 已 帶 出 人 在 開 始 階 段 堅 守 正 道 , 持 守 良 好 習 慣 的 重 要 。 「 莫 因 善 小 而 不 為 , 莫 因 惡 小 而 弗 去 」 的 道 理 , 倘 若 世 上 每 個 人 都 遵 行 , 我 相 信 現 今 社 會 的 秩 序 , 也 應 有 很 大 的 改 善 。 後 來 的 屯 、 蒙 、 需 、 訟 、 師 、 比 卦 中 , 除 訟 卦 外 , 都 帶 出 「 貞 」 的 重 要 。 「 貞 」 , 指 堅 守 中 正 之 道 , 尤 其 是 身 處 險 境 和 困 難 的 時 候 , 冷 靜 、 忍 耐 、 恆 毅 、 堅 貞 、 關 懷 和 愛 心 的 發 揮 , 都 是 解 決 問 題 的 先 決 條 件 。 反 觀 現 實 社 會 , 人 浮 於 事 , 急 功 近 利 的 心 理 , 十 分 普 遍 ; 只 要 有 利 益 , 香 港 人 各 出 其 謀 , 就 算 是 一 些 小 便 宜 ( 如 近 期 旺 角 派 免 費 午 餐 一 事 為 例 ) , 人 群 洶 湧 而 至 。

因 此 , 我 認 為 易 經 最 有 價 值 之 處 , 不 在 於 卜 卦 方 面 , 而 是 領 受 其 中 義 理 。 記 得 老 師 多 年 前 說 過 , 學 習 中 國 古 代 科 學 的 人 , 不 但 要 認 識 我 們 身 處 的 宇 宙 規 律 , 也 要 肩 負 起 教 化 世 人 的 使 命 。

( 易 經 班 同 學 習 作 )

兼線及騎縫要領

兼線

學習玄空飛星風水的朋友,相信都曾經碰到一個非常疑惑的難題──「兼線、騎縫」。

先談兼線,據《沈氏玄空學》,立向在每卦山(每山有15)中間九度以內,用下卦起星盤斷事。若果立向超過中間九度,則須要用兼線替卦,從姜垚(本會註:音堯)的《從師隨筆》中,蔣大鴻授「替卦歌訣」,後人改成以下簡易口訣:

子癸並甲申,貪狼一路行。

壬卯乙未坤,五位是巨門。

乾亥辰巽巳,連戌武曲名。

酉辛丑艮丙,天星說破軍。

寅午庚丁上,右弼四星臨。

兼線替卦起法,讀者可自行參閱《沈氏玄空學》,在此不費篇幅論述。據筆者所知,時下坊間師傅對兼線用替卦起盤斷事有以下分歧。

 

時下坊間分歧

一、沈氏玄空一派,立向超出每卦山中間九度範圍以外,則要用兼線替卦起盤斷事,這派為坊間較多師傅取用。

二、立向超出每卦山中間12度範圍以外才用兼線替卦起盤斷事。這一派較少師傅取用。

三、 在一卦三山內,所兼山向同陰或同陽,則不管兼至那度數亦不須用替卦。陰陽不同才用替卦,這是中州派所傳。簡單地說,每卦有地元龍、天元龍及人元龍,天元龍 與人元龍陰陽永遠相同。因此,立向在天元龍兼人元龍或人元龍兼天元龍,因陰陽相同關係,不須用替卦,照用下卦挨星斷事。

地元龍兼同卦的天元龍或兼鄰卦的人元龍,以及人元龍兼鄰卦的地元龍都必須用兼線替卦起盤斷事,跟沈氏玄空一樣,立向超過中間九度範圍以外作兼線論。

四、完全不用兼線替卦。不管兼至那度數,照用下卦挨星盤斷事布局,這一派是近賢劉訓昇先生(陰陽學作者)所提出,其理論謂立向在一卦山中間三度內,準確性達百份百,若兼左兼右三度內則準確性達百份之八十;若兼左兼右三度外至六度,則準確性只能達致百份之六十左右。

 

統計驗證各派理論

筆者對兼線替卦這個問題曾作出統計驗證,從數十個兼線個案中,覺得劉訓昇先生所提出的理論準確性較高。其實讀者有否發覺飛星派兼線替卦存在幾個疑問呢?

一、替卦歌訣只提到巨門、貪狼、武曲、破軍及右弼五顆星曜,但卻缺少了祿存、文曲以及左輔星。

二、二十四山向中,只有十三個山向有替星可用,其餘十一個山向下卦與替星都是同一天星,分別為子癸同用貪狼、戌乾亥同用武曲、酉辛同用破軍、未坤同用巨門及午丁同用右弼。

從九運替卦廿四山向二百一十六個星盤中,其中有五十二個星盤與下卦星盤是一樣的。邏輯上說不過去,而且與各種術數皆從《易經》陰陽平衡學理變化出來的原則不符。

三、兼線替卦,不管兼左或兼右亦同用一個兼線替卦盤斷事,於理不合。

 

合十法門

替卦歌訣,最早在楊公《青囊奧語》出現,內容只提到十二山向而已:

坤壬乙,巨門從頭出。

艮丙辛,位位是破軍。

巽辰亥,盡是武曲位。

甲癸申,貪狼一路行。

到蔣大鴻授其嫡傳弟子姜垚後,完整的二十四山替卦歌訣才出現。但玄空大卦派卻極力排斥飛星派替卦歌訣,指出《青囊奧語》坤壬乙訣並不是言二十四山而實言六十四卦。

如第一句重點在巨門二運卦及左輔八運卦,玄空大卦講求合十(二八合十),因此二與八通。「坤壬乙,巨門從頭出。」實指坤山之二運地風升卦、壬山之二運風地觀卦及乙山之八運水澤節卦。「艮丙辛,位位是破軍。」實指艮山之三運地火明夷卦、丙山之七運火天大有卦及辛山之三運雷山小過卦。

以上挨星口訣主要說明卦運合十的連扣關係,若龍山向水能配得以上合十關係卦,又合乎正零神黃白二氣,便是玄空大卦最上乘之法門。

 

問題出現

很 可惜,卦運合十關係原理在第三句發生了問題,「巽辰亥,盡是武曲位。」武曲是六運卦,六與四合十,原應是指四運卦與六運卦合十關係,查坊間所有大卦書籍, 解釋這句歌訣都是指巽山之四運山天大畜卦、亥山之四運澤地萃卦及辰山之六運天澤履卦,但讀者有否發覺辰山內是沒有天澤履卦呢?且辰山是完全沒有四運及六運 卦的。

筆者在此不是去推翻「坤壬乙」一訣各派之理論,只是懷疑「坤壬乙」訣之真實程度,是否在流傳下來當中發生了一些錯誤呢?學習任何術數的應有態度便是去求證,能提出問題是重要的一步,筆者將繼續去尋求這問題的答案。

 

飛星派斷事法例子

騎縫或稱隔界線、空亡線,即立向剛好於兩字之間,為無向也。《飛星賦》云:「豈無騎線遊魂,鬼神入室,更有空縫合卦,夢寐牽情」。沈氏後人沈瓞民大師對騎縫之形容:「空亡向,針落騎縫,恍惚人在飛艇中」,「空亡之向多鬼怪」。對於立騎縫線,飛星派亦有不同起盤斷事法(以七運坐壬子中線為例)

一、起兩個下卦盤。即坐壬向丙及坐子向午各起一個下卦盤。《宅運新案》用這個方法合兩盤斷事。

 
 

 

 

二、起兩個兼線替卦盤,即坐壬向丙及坐子向午各起一個替卦盤合兩盤星數斷事。

 
 

 

 

 

 

 

 

 

 

 

三、以逆時針之那一卦山起一兼線替卦盤論吉凶,坐壬子中線便起坐壬向丙之替卦。(據說與羅經差度,七政四餘之理有關)

                                        

以上三種方法那種較準,筆者暫時不下意見。於堪察經驗中,有數個騎縫案例,立向在騎縫線因卦氣駁雜,宅運反覆,久住則會發生悲劇凶禍。遇到立騎縫向之宅,須立即搬遷為上,因無法可解。

又騎縫線,飛星派以後天八卦隔界線為最凶。而玄空大卦派,則以子午卯酉乾坤艮巽正線之六十四卦隔界線為最凶,總之陰陽宅立向,不管那一派,切記莫犯騎縫線。

  • 247813
    Visit Today : 125
    This Month : 2193
    This Year : 2193
    Total Visit : 138924
    Hits Today : 246
    plugins by Bali Web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