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精選文章

1995.01.07 樂觀冷靜克服困難

1995.01.07  樂觀冷靜克服困難

 

所以,只要「座太歲」的生肖,能夠保持謙虛謹慎,不以自己處於順境而粗心大意,更不好高鶩遠、貪勝不知輸,則就有可能由「座太歲」而得益,不致「犯太歲」,這是回到「本命年」的生肖即肖豬者在明年要注意的事。

至於另一生肖蛇者,因為處於跟「太歲」對沖的地位。才是真正的「犯太歲」。理論上,這種生肖在年內會有變動,遇到煩瑣而又不順意的事較別人多一點,需要保持樂觀冷靜、不怕困難的態度,那就可以逐步把麻煩解決,而回轉好運。事實上,所謂運程不吉,不過是老天爺對人所作的一次考驗,每個人都有機會遇到,我們在衰運之時,不要唉聲嘆氣,不要灰心頹喪,勇敢積極地去面對,是一定能夠度過的。這是精神上化解「犯太歲」的方法。

另外,這兩種生肖,可以參考下面所述的方法,用一些措施去防範,可收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效果。

生肖屬豬者,在乙亥豬年內,請選購一些虎形的飾物,例如金牌、玉牌之類,加以佩戴,這是取寅與亥相合的力量,使得「太歲」的凶焰化為柔和,而不致為禍。同時在家居之中,可用虎形擺設物,放置在西北或東南方。放西北方的時候,虎形物品神態不能過凶,口要合,不露齒,背靠西北,面向東南,姿態以踞坐的形能更佳;但如放東南方,則神態可較威懾,開口露齒亦不防,虎背仍靠西北,面向東南戶外(勿向睡房)。

1995.01.06 「豬」「蛇」犯太歲

1995.01.06  「豬」「蛇」犯太歲

 

談過明年乙亥年的風水方位,接著再跟讀者們談談關於「犯太歲」的防範,以及各種生肖在明年的運程。

在過去的甲戌年,犯太歲的生肖是犬和龍,從實際上的觀察,的確有部分上述生肖,運程較差。其中最典型的,要算讀者林太的丈夫,無端無故的去世,卻完全不知道身體哪方面有毛病。

只是,林先生的生肖屬龍,跟九四的「太歲」相沖;而且他居住的屋宅,座向為座戌向辰,即座西北向東南,正好又是沖著他的生肖。由這看來,沖犯「太歲」的確有某種影響力,值得我們注意。

當然,運程不佳的,並不局限在犬和龍兩種生肖內,其他各種都有,而且據說最好的兔,也有人在九四年內相當差。這個原因,陸毅早已多次講明,判別一個人的運程,在命學中,是要由年月日時組成的八字來作研究,而生肖只是其人的出生年份,所以是只可作參考,而不能作準的。

說到九五年,「太歲」為乙亥,生肖為豬,由於已亥相沖,是以「坐太歲」的生肖為豬,「沖太歲」凡生肖為蛇,這兩種生肖,通俗的說法,都叫「犯太歲」。

豬和蛇,這兩種「犯太歲」,其實是有所分別的。在豬而言,回到自己的「本命年」,也就是跟「太歲」相同,跟「太歲」一致,這種生肖,本來是應該興旺的,只是這時候,人便容易持勢,容易因為順利,因為成功,而被沖昏頭腦,而反為出錯,「座太歲」而反為「犯太歲」,原因即在此。

戊戌年(2018)值年卦

依據宋邵康節皇極經世數,目前正值運「午會」之「大過卦」,「以會經運」之十四,「觀物篇」之二十六,「姤卦」(即時為公元1744年甲子至2103年癸亥),入「鼎」之「蠱」四爻(時為公元2014年甲午至2023年癸卯)。

流年值運的卦序,為澤雷隨。

澤雷隨隨。元亨。利貞。旡咎。

彖曰:

隨,剛來而下柔,動以說,隨。大亨貞旡咎,而天下隨時。隨之時義大矣哉。

象曰:

澤中有雷,隨。君子以嚮晦入宴息。

邵雍的故事———-禮敬老人初遇師

邵雍的故事———-禮敬老人初遇師


邵雍,字康節。年輕的時候,家裡很窮,所以他常在附近的百泉湖邊,擺一個地攤,在那裡賣河南地方普通老百姓常吃的一種冷食,稱為涼粉。

有一天,來了個鬍鬚雪白的老人家,小康節將涼粉盛好遞上,老人接過,很快就吃完了。他也不掏錢,只對康節說︰我沒有錢。康節也很客氣,說︰沒錢就不用給了。老人聽完,轉身就走。

 

第二天,老人又來了,與昨天一樣的態度,小康節一看便知老人沒錢。但康節卻盛上涼粉,主動說道︰沒錢也不能捱著餓,你就吃吧!老人也不客氣,坐下便吃,吃完抹抹咀便走,連聲謝謝也不說。而小康節卻笑臉相送,一點也不生氣。 

 

第三天,遠遠看見老人,還沒來到攤前,小康節已將涼粉盛上。這一次,老人吃完涼粉沒有站起來就走,他笑著對康節說︰我也不能白吃你涼粉,我教你讀書吧。小康節很意外,也很高興,因為他平日就很渴望學習,馬上說︰那當然好!當即在老人面前下跪,拜老人為師。 

 

從此之後,老人每天都來,吃完涼粉就教康節認字。小康節聰明好學,一教便會,不久便自己能夠讀書。老人把論語、孟子讓他讀,他不懂得的地方便講一講。天長日久,康節讀了很多書,學問知識增長了不少。 

上屋搬下屋,唔見……

上屋搬下屋,唔見……

所居大廈年久失修,曾經有高層的冷氣位石屎風化,跌落街上,幸好未做成意外。於是兩年多前,大廈全面維修,重新造過外牆,整幢建築奐然一新,煞是好看。 於是輪到居於大廈中我的某單位,十多廿年,牆身昏黑,牆紙剝離,塵封污垢,處處皆是。老妻憤而發聲明曰,幫別人看屋,叫人家居「企理」,自己則如此這樣,再不裝修,一於……(哈哈!) 結果是「百忙」之中,搬出家園,騰空地方,進行裝修。這一搬,立馬明白,為什麼廣府人有「上屋搬下屋,唔見一籮穀」之名句,這真是「痛苦」「無奈」的「肺腑之言」。痛苦,不在金錢物質,而在處處加添麻煩與阻滯,要用的東西常常找不到,要穿的衣服不知在哪裡,好像不久前天氣轉涼,竟然沒有合適的衣物;更要緊的,要看一本書,查一些資料,是我等讀書寫東西的人的常事,現在卻在什麼地方呢,…… 不過這僅僅是序幕,好戲應還在後頭,因為我仍住在臨時住所,還在等待搬回「闊別多時」的老家,到時又一番「新景象」了。

讀清人詩——「戲題」

讀清人詩——「戲題」

 
世間無賴是豪家,處處朱門鎖好花。
唯有夢魂難管束,任他隨意到天涯。
 
這首詩名為「戲題」,作者是清代馮班(1614-1681)。這首詩形象中見情理,言外有深意,讀這首詩第一、二句,便見作者揭露豪家的「無賴」,將天下處處「好花」霸佔,深鎖朱門(即我們一個小小道觀,本與世無爭,竟也有豪家看中周圍的地,設計多年,佔奪而後快,其中底蘊,我會詳細道出,各位留意)。
 
「好花」被禁錮、受摧殘,普羅大眾無法欣賞。而本來所謂公正的那些官家卻亦不是站在百姓一邊,而是處處維護豪家的利益,任其為所欲為,令人痛恨。然而好花雖被囚,但其「夢魂」是鎖不住的,嚮往自由的理想,更是隨心意飛向「天涯」海角,豪家以為有權有勢,可以以所有的法律機器,變歪理為道理,而剝奪別人的生存空間,但怎知道卻剝奪不了人的高貴品質,扼殺不了人的崇高理想,這正是此詩的藝術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