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2010年文章

一則新聞,一些感慨

一則新聞,一些感慨               賴振平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腦海裡馬上浮現起多年前在課堂上師父的話,當年兆豐陶瓷叱吒一時,記憶中新聞裡的主角當時以天價購入一幅住宅用地,風頭一時無兩。清楚記得師父對著他的相片說,這人的眉疏目眊和面相欠缺氣勢,不似大公司老闆的相格,言猶在耳,不久一場金融風暴便將他沒頂,由天堂跌下地獄,之後更在商界消聲匿跡。
 
一恍眼已是十多年光景,今天在報章上看到他的消息,令我感受良多,並不是因為他的大起大落,而是有感人生匆匆數十年光景,不管你是腰纏萬貫抑或是有權有勢,世事幻變無常往往令人措手不及。當年一個趾高氣揚的三十多歲的年青有為的商人,經歷一場空前的跌蕩,時至今日從頭做起,嚐到人生高峰時的歡呼和失敗時的落索,體會到一生渴求的名與利,儼如黃樑一夢……
 
人本來是現實的過客,得失用不著認真計較,可是在這匆匆的數十年裡偏偏每個人心裡都有不同的慾望,每一個慾望驅使我們不停地追求如幻似真的結果。本來人生的起起伏伏就是平常不過的事,但是時人總愛幻得幻失,拼命去維護今天擁有的,生怕有一天化為烏有,得與失之間的落差容易教人失去方向,當失去時濈然的眼淚將人推向絕望的邊緣,由「本來無一物」的開始,到「驟然無一物」的一刻,究竟得失從何算起?「眾人昭昭,我獨若昏;眾人察察,我獨悶悶,誰能算得清楚一生中的得與失,當人能淡泊人生路的時候,得失便仿如過眼雲煙,還值得斤斤計較嗎?
 
話說回來,若當年這位先生知道「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和「無平不陂」的道理,便不會在自己根基未扎實的時候鯨舌多間工廠,最後落得一敗塗地的收場。這段新聞的主角今天已是五十多歲的人,人生路已走了一大半,難得他在失意時沒有被突然其來的失敗打得一敗塗地,瑟縮在工廠的小房間裡,抵住多少人情冷暖,懷著懸樑刺股的心情痛定思痛,經過十年的磨鍊,腳踏實地的從頭開始,能夠從失敗處重新思考和站起來,或者今天沒有以往的風光,但是他的這份忍耐和毅力,體現了人生積極的可貴。
 
孔子告誡說:「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鬥;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人每每是知之為不知,若問其所需,甚至連自己都茫然若失,但是伸出去的手就是不捨得收回來,似乎必須窮一時甚至一輩子的精力爭取,直至精疲力竭為止,儒道對富貴貧賤的觀點,值得每個人深深思考體會:「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關鍵在「」之所得與失。

「碧綠瘋魔」的進一步探討

 「碧綠瘋魔」的進一步探討                  賴振平

蒙師父指正文中不足之處,我也稍為補充。其實我曾思考「碧綠瘋魔,他處廉貞莫見」這句口訣,顧名思義碧者三碧陽木,四綠陰木,「瘋魔」意指何義?我理解是震為雷、巽為風,風雷相搏,風雨欲來之勢。
震為足厥陰肝經,在七情中主怒,過怒傷肝;肝是條達舒佈和調節全身氣機升降的中樞,稍有鬱結不通,氣機升降失常,諸病叢生;巽木為風、股肱之疾、腸疾、概括屬內風之範疇,引申至現代醫學的範疇,我理解會與內分泌系統和神經系統有關,因為這些系統都分支細密繁多,藏于肢體的深部;前者受後者支配,例如支配調控腸胃活動的植物神經中樞在中腦與情緒中樞的聯繫密切,情緒稍有變動,立即會引起植物神經功能的變化,進而影響到腸胃的活動與功能。良好的情緒會促進食慾,惡劣的心態使使食無味,這是因為情緒良好時,神經系統處於正性的適度的興奮狀態,植物神經同樣如此,因此腸胃的蠕動和分泌最健全完整有力,最能接納食物和消化食物;而惡劣時則適得其反。
 
神經系統的一般病癥,如頭暈、疲乏、心悸、胸悶、精神不振、焦慮、抑鬱、疑慮等等與「碧綠」的有相似之處……故我認為「瘋魔」所指的是中醫的癲症範圍,《難經》云:「癲病屬陰,始發之時,意不樂,癲之意也。直視僵仆,癲之態也」意思是沉默痴呆,語無倫次,靜而多喜為主要症狀與三碧及四綠巽木的性質有相似的地方。綜合以上的推測,我認為當「三四」在失運時碰上五黃同宮,可能會引發這類的疾患。
放于今天,個人理解跟今天的抑鬱症和思覺失調症等有相似的地方,推測古時真正患上抑鬱症的人不比今天少,唐詩中常有「今春看又過,何日之歸年」之類的情感舒發,當時社會的君主極權、政治高壓、生活壓力和男尊女卑的不平等,推測這類的瘋病亦不少。曾讀過一個金元四大家的醫案:「有一十六歲少女初為人婦,婚後不久,丈夫出外經商一別三年,不久少婦常在閨房喃喃自語,不思飲食,入口即吐,月事不潮。家人以為有鬼怪擾之,聘醫者為少婦診之,醫者診脈後拍案而起,破口大罵少婦不守婦道、終日綺念不休、罵得滿堂大驚,少婦突大聲痛哭一場,哭後情志緩解,有飢餓感。醫者對家人說,少婦思憶丈夫過度,氣機不暢,鬱結在胸,無人以訴,今大哭一場,其抑鬱得發洩出來,再加調理,可以痊癒的」。通過這個醫案,我經常聯想到這個「瘋魔」的意思。
故事主人翁的廚房是「六三」,六白乾金主頭面、主肺,我嘗試將之概括和上焦有關的疾病,而上焦是指胸腔至頭,這部份包含了腦部,推測和內分泌系統亦有關連,所以故事中引用了「碧綠瘋魔,他處廉貞莫見」口訣。
中醫常言肺主皮毛,肺衛不固,容易受六淫所侵。震木被乾金所剋,流年五黃被灶火生旺,直接影響太陰經(手太陰肺經(六)、足太陰脾經)和厥陰經(足厥陰肝經(三)、手厥陰心包經)受五黃之影響,故雄哥之心臟血管栓塞和皮膚的紅疹,我事後理解和此有關。
前人留了一些口訣給後來人,當中有以完全展述的難處,我常常想這些口訣的背後是不是需要舉一反三,互相關連,而非單獨指出一事。雖然這是我的猜想,箇中定有謬誤之處,希望大家給予指導和啟發。

陸毅按: 此篇補充前文, 內容已見深度, 是研究玄空又結合醫理的力作, 再作推薦, 與治玄空者探討. 由於振平具中醫根柢, 所論更覺專業, 非我所能者也.

風水結合中醫醫理的一個個案

風水結合中醫醫理的一個個案       作者: 賴振平(會員, 老師第三屆弟子)

講一個親身經歷的風水個案,讓各位思考風水對人的無形影響。
 
故事的主人翁姑且名叫雄哥,約六十歲,是一個專業的行政人員,經常中港兩地跑,深得老闆信任。雄哥家在沙田第一城某座一個向東北的單位,前前後後已住了十年時間,兩夫婦一直以來和睦相處,健康亦算是理想,但人到了知天命的年齡,多多少少有一些小毛病,例如睡覺失佳、關節痠痛等,我相信很多城市人都有同樣的毛病。
 
故事發生在庚寅年三月份,雄哥每年去相熟的化驗所驗身一次,今次的驗身嚇得雄哥渾身發抖,原來心電圖顯示雄哥有嚴重的心肌栓塞,馬上轉介專科醫生。診治後,醫生二話不說便要雄哥立即入院,來一次徹底的心臟檢查,同時醫生也發現雄哥的血液含糖量偏高,似乎有初期糖尿病的傾向。雄哥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辦理入院手續,生怕公司知道他有病,會影響他的職業。
 
醫生為雄哥作了MRI及心臟電腦掃瞄,檢查報告很快出來了,醫生告訴雄哥三條冠狀動脈中主要的一條阻塞了七成,最理想是做一次通波仔的手術,但是雄哥認為現在都沒有感到什麼不舒服,希望再拖一段時間,請求醫生以葯物控制病情,最後醫生也答應,觀察三個月後再算。雄哥為了身體馬上節食減肥,將平日最喜歡的朱古力都拋掉,每天只吃一碗飯,多菜少肉,經過兩星期的節食後,雄哥的確將體重減下來,連平時穿過的褲子登時有點過寬。他太太以為事情已告一段落……
 
三月的某一個晚上,雄哥睡到半夜的時候,手掌開始有點紅疹發出來,感覺有些癢癢的,再不到半小時,雄哥整片背脊和四肢突然發出了一片又一片的紅疹,發熱發燙,痕癢入心,雄哥急不及待便跑進了仁安醫院的急症室,經過一番治療和檢查後,痕癢算是止著了,但是一時間找不到原因來,醫生唯有替雄哥做一個致敏原的測試,希望找到答案。
 
在報告未出來前的一個星期裡,雄哥每每睡到半夜便發出很大片奇癢發燙的紅疹,而且消退的時間愈來愈長,每次發出來的時候雄哥生怕影響心臟功能,一星期裡有三次迫不得已去急症室,甚至留院觀察,連醫生都覺得有點奇怪,究竟什麼令雄哥反反覆覆的致敏?但雄哥從來未有過如此的情況,一時也抓不著頭緒。每晚雄哥睡覺時心裡都害怕紅疹又發出來,加上白天繁重的工作量,令雄哥更加難以安枕,脾氣變得很急躁,太太便成了出氣袋。
 
于是雄哥的太太來電將情況告訴我,而我亦多次到雄哥的家中作客,問明周邊的環境因素後,我開始推敲箇中的原因。我亦請雄哥來給我把一把脈和看一看舌苔的顏色厚薄。我請他們在廚房的放一塊銅片在灶底,先觀察幾天,同時吩咐雄哥這段時間要注意飲食,暫時不要吃海鮮類的食物,清淡為宜。
 
幾天後,我再致電問雄哥情況,她太太說晚上發出來的紅疹減少了,手掌和上肢的紅疹仍時有發生,所以上班時穿上長袖衣服。不久檢查報告亦出來了,說沒有特別的東西令雄哥致敏,但醫生補充說,即使以前對某類東西不致敏,並不等于以後不會,所以目前很難確定因為什麼出現這麼嚴重的過敏反應。結果令雄哥很失望,因為花了一筆檢查費但一點原因也找不出來,有時因一點小事,便和太太便成了唇槍舌劍。
 
于是我再吩咐雄哥太太將銅片的一面漆成黑色,同時在大門口旁邊放一瓶清水。再過幾天,我再打電話給雄哥太太,情況令我有點驚訝。原來放了黑銅片後,雄哥的紅疹只發了一次,而且症狀上也大大減輕,所以睡眠得較以前安心。同時雄哥又得公司老闆介紹找到一位心臟專科醫生為他跟進病情,發現原來服食中的一種心臟藥容易令個別人士出現過敏反應,于是醫生更換了另一隻葯,同時吩咐他嘗試控制飲食和運動調節傾向初期糖尿病的問題,暫時先不用吃葯。
 
四月廿六日我致電雄哥太太查詢情況,她說一切正常,再沒有出過紅疹,人的體重亦輕微回升,空腹血糖亦下降至6.9 mmol/L(雖然仍算偏高,但與當初的11.7已經下降不少),同時要定期到專科醫生覆診;只是這星期以來雄哥大便不通,有時幾天不行,于是我問明雄哥的情況下,給了一些養陰生津的葯材嚷他們煲點湯水,飲食仍以清淡為宜,雄哥飲了湯水果然馬上有效。
 
說完整個故事,帶給我一些啟發,治病當然要對症下葯,方能葯到病除,替人做風水道理亦如出一轍,急則治其標,緩則治其本,時刻為人著想,細心慎謀分析情況,一針見血,立竿見影才見得風水學的實用和博大精深。
 
今次雄哥的事,我從幾方面去分析而施相對的方法,以下我簡單贅述,讓大家匡正不是之處。
 
雄哥的單位是六運坤艮向,大門走乾宮門、睡房走兌宮門、頭枕巽宮;廚房是開放式的設計,灶位坐坤宮。先從大門「八二」談起,《飛星賦》曰:「寅申觸巳,曾聞虎咥家人,或被犬傷,或逢蛇毒」、「巨入艮坤,田連阡陌」《玄機賦》說。我就從蛇毒開始去想,雖然雄哥沒有被蛇螯,但是令他致敏產生紅疹的東西也可論為毒,同時流年九紫到門,二八為土,土被蒸乾,艮為皮膚、門徑、背和關節;坤宮為腹,可推敲為飲食不調、脾主肌肉。「火炎土燥,艮坤不樂于南離」正是《玄髓經》提及的。己卯月一白入中,月二黑與年九紫疊在乾宮,乾宮為男主人之兆,故主家中男主人當災,受災的地方可以考慮為皮膚和血管,因為艮為徑,血管亦是通道之一,火炎土燥,瘀塞不通,形象豈不與血管栓塞吻合。
 
再說是灶位的「六三」,飛星斷有論:「三逢六,患在長男」,同時流年五黃到坤宮,也是灶位的位置,《飛星賦》言:「綠風魔,他處廉貞莫見」,五黃廉貞飛到灶位,加上灶位是生火煮食的地方,火能剋金生土,乾金受侮,亦是主男主人。皮膚上的紅疹可以因風而起,風為輕揚主動,善行數變,游行不定,四時皆可主病。風有外風和內風之分,外風為風寒、風熱、風濕、風水等;內風有肝陽化風、熱極生風、血虛生風等,所以中醫治風病首先從治血入手,故有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的治則。
 
我便從這兩點入手,以銅片放于灶底先試效果,稍見有效,便加上黑色漆油,以土金生水制火,洩去五黃之凶性,減少灶位的火氣;大門旁的清水無非是減少九紫之燥性,以水潤土。
 
有點值得一提是乾宮的先天卦位是艮,震宮的先天卦位是離,今次發生的故事,似乎有點是先天為體、後天為用的反應。當天為雄哥把脈,便發覺脈細數而弦,舌暗紅,一派陰虛內熱的舌脈狀,陰虛而陽盛,血為陰,氣為陽,血不足養氣,氣盛無束,風性亂竄。
 
事後再想,之前西醫給予的心臟葯能致敏的話,或可算是毒葯的一種。
 
2010/4/27
 
陸老師按: 此例對細緻研究玄空數理所剋應的事象, 有很好的參考作用, 特別引用《飛星賦》句「寅申觸巳,曾聞虎咥家人,或被犬傷,或逢蛇毒」解釋皮膚病的發作, 頗有創意.
當然有些問題的答案, 振平還未留意到, 故沒有談及, 對「碧綠瘋魔」的理解還需要斟酌. 但本文的可讀性和驗證實效, 已值得同學們研討, 因而推薦. 故為文.
下面並附宅運圖供參考:

看流年八字一得

陸老師曰: 下面有一段文字, 講得有譜, 大家參看一下.

 

任志廣寫於2009年12月:

 

整個八字,涓滴全無,八字偏枯。

 

在看新聞報告有關全球減排會議,突然想到立春八字五行偏枯缺水,是否對今年的天氣有啟示呢?

 

庚寅年立春八字看法

黃必德發表於2009-12-19 14:32, 現轉於此, 供各位參考:

 
 
 
庚寅年立春八字看法:
1、金木相戰,喜見水。水為喜用。即,明年很考驗上位者在智慧上的應用,以化解沖突。因為戊土為木之財,金又賴土生。天干表面為共同利益(戊土)而見合作,卻又見地支卯酉沖,相互為利益用強烈手段難免(核彈赫詐、貿易保護等),化解需水,(水為溝通、談判、妥協、創新等策略)所以需用智慧求取雙贏。
2、明年值年卦是“比”卦,一陽統五陰,即一陽獨尊,在上位者(九五位)能為民生著想,全力推行發展民生的事情,造福人民,利用形勢,名副其實得到人民的擁戴。(五陰趨陽)例如:特別是高樓價的壓仰(市區),“居者有其屋”的政策的檢討,新界與深圳接壤地區的房屋建設以及高鐵附近站點的新樓建設
3、以上類比,可以代表各行各業,比如:戊土代表企業產品的質量在市場上的份額,出口的鞏固和擴大賴此維持。“一陽獨尊”可以代表有實力者,呼風喚雨,為所欲為的話,股市風險更大了。
4、讀報獲悉,去年開始華南地區進入30年的枯水期,今年已經顯示,明年用水會有所制。因此水的話題必然增多,水利建設和維護也會相應加強。(枯水期修水利是應有之義)
5、水即是喜用,那么各地道路建設的全面鋪開和運輸行業也會興旺起來。

淺談庚寅年 – 香港特區政府的幾個現象

本文章乃本會會員之學術研究文章,發佈文章目的是供術數愛好者研究及交流之用,文章內之預測準確與否,還待庚寅年過去才有分曉,讀者如參考本文章內容作出任何決定,本會及作者恕不負責。

 
淺談庚寅年香港特區政府的幾個現象
廖國平- 第七屆風水班
 
與其他中國的術數一樣,紫微斗數亦分各門各派。其主要分野,在於十干四化,而十干四化則為紫微斗數推斷吉凶的輸紐。
相傳斗數為道家祖師 – 陳希夷 於千多年前所創,廣為術家所用,近年尤為普及。對於四化的分歧,本人傾向於依從道家的演繹,但最終還得看徵驗。試看金蘭觀己丑年十月廿七日(2009年12月13日)乩文(見附件),清楚指出庚干四化為陽、武、府、同。而壬干四化則為梁、紫、府、武。天府於十干之中有兩次化科的機會,這個與本人所習的中州派斗數所用的十干四化不謀而合。
 
故本文即以陽、武、府、同為經緯,並以1997年7月1日(丁丑年五月廿七日) 子時為特區政府起盤,並以天盤為基礎。
 
原局陰男,身、命同宮於午宮,大限逆行。從2008年起進入乙巳限,流年庚寅
 
廉、相、破見刑、忌夾印及羊陀夾,另單星右弼。先天已經多牽連、多變數,多爭拗、陰私、滋擾及偏激。這個情況反覆一再出現,令到特區政府往往破壞有餘而建設不足。這個情况在建築行業、社會制度及政制改革方面最為明顯。合群的天相與遰陰私而執著的廉貞與單星,正是什麼『親疏有別』的最佳寫照。再加上陰煞當道,我們不必期望有一個公正無私、公開、公平及高效率的政府。正所謂議而不決,決而不行,行而不效也。
 
推動特區政府有此表現的正是高高在上,喜歡獨斷獨行並以君臨天下之勢的福德宮。宮中有紫、府、殺及左輔、文曲(單星雙見)。再加上鸞、喜,空曜,封誥等雜曜。如此組合,亦突顯其思維非常古板,而且經常大腦便秘,思緒不寧,只崇尚空想及美麗的幢景,故不須妄想民意會被接納。
 
另外一點亦與現時特區政府的狀況相當吻合,是為父母宮。機、梁、化科見擎羊、天刑,宮位帶有極重的刑法、刑傷意味。我們的祖國除了長期地高姿態對特區政府提供種種優惠政策及措施外,更不可或缺的正是刑法上的施予及控制。
若祖國沒有特殊事故發生,特區政府為廿三條立法將指日可待。而特區政府自成立以來出現最重要的刑法事件,正是與祖國息息相關亦是由祖國主導的『人大釋法』事件。近年人大代表在香港的地位亦日催重要。
 
大限乙巳(2008-2017)
 
命宮落在巳宮,宮內有巨、陽化忌,陀羅天馬。雜曜方面有空劫、恩光、天貴、龍池、天哭、天福、天姚等等。雙化祿星亦間接平衡照射。本可稍減不利情况但最可恨的卻是太陰同時化忌。
星曜組合似乎要有意與特區政府過不去,原局的負面情況不但沒有在限內紓緩,反之有進一步加深其矛盾的現象。
 
落陷的太陽,不但不能消解巨門之暗,更招來各方的妒忌,兼且更被正在行鈴、貪大運的兄弟宮早著先機,處處受制。當然原局巨、陽化忌的對手,得到魁、銊、昌、曲的助力,絶非善男信女不可輕視。君不見近年上海、北京、廣州、深圳甚至澳門都對香港指手劃腳,耀武揚威,大有打落水狗的姿態。
 
不但如此,一對化忌的水星與及恩光、天貴等更令特區政府哭笑不得,不斷重演醫葯失誤 (配錯葯及流感針)、濫葯 [索K及驗毒(尿)] 事件,透過天巫、太陽的力量,全部現形、曝光。而且事件永遠糾繞不清,好像沒完沒了,焉能不使特區領導人氣結。
 
特區政府雖然左支右絀,疲於奔命,但仍不斷尋求解決辦法,彊化的思想,雖然得到天機化祿、化科的沖激,經已有所改善,可惜的是化權的天梁得到天壽的支持與擁護,難免反應遲鈍,冥頑不靈。遺憾的是再加上受制於刑、忌所夾的父母宮影響,特區政府十年大限可說是絆手絆腳,寸步難行。
 
2010庚寅流年
 
命宮紫、府、殺雙化科,對星雙見。福德宮為武、貪、鈴星、昌、曲。從以上組合,可見上天對特區政府相當不薄。際此不吉大限,卻遇上看起來不錯的流年。
 
雖然自以為是,目空一切,獨斷獨行,好大喜功的紫、府、殺對其自身的行徑不會有重大改變,但在福德宮的正面影響下,其過份獨斷的行為當有所收歛。尤其一對昌、曲同時會入,應可稍稍減輕其偏激、高傲而增加一點智慧、靈活性與思考能力。
 
宮位內尚有台、座同度,再加上武曲化權的推動力對特區政府應可造成一定程度的思想沖激,稍減其彊化的思維。但遺憾的是正面而進取的思維,只可維持短短一年,一但進入辛卯流年(2011年),情況將立時逆轉。
 
政府施政,貴乎連貫性,一年光景不能強求有所成。政策逆轉之下,受苦的正是廣大市民,這究竟是禍是福呢?各人心裡有數。還是自求多福!
試從父母宮的角度看看特區政府的來年狀況
特區政府大限命坐巨門化忌,先天不足,幸好有祖國的疪蔭。如前所述,這個疪蔭好壞參半,足以令特區政府疲於奔命。大限父母宮受刑忌夾的廉、破、相影響,雙方都感到又愛又恨,不能自己,極欲淡化對方的影響力卻苦於受制廉貞的囚,祗有相互虛耗而無從解脫。
踏入庚寅流年,在同、陰雙化忌,並化權、化祿坐守父母宮,再加上天同受到一對祿星(但見忌)平衡照射,情況極為複雜。具體現象可能是祖國持續以其固有策略對特區政府提供各方面支持及照顧。
 
當中既有一些實質的經濟利益,但同時亦帶來不少負面情況。如新政策過多,或口惠而實不,或政策失誤,或功虧一簣,或行動手法過份偏激,或口舌招搖而涉及刑法的可能性相當之高(因原局刑星過重)。
而耗星叠起,天月、行病符及喪門,不能排除祖國領導人在健康上可能出現一些問題。
 
再論港人頗為關心的宮位 田宅宮
 
原局為同、陰化權、化祿見單星及火星,意味著港人可以透過房地產市場而漸漸積聚財富。當中夾雜著一些偏激及火爆的場面,非常實在、活生生的寫照。
 
十年大限,田宅宮落於申宮,紫、府、殺化科而單星再現。七殺朝斗,化殺為權等一般用語,常見於此星曜組合。實際情況是天府受到刑、忌所夾的天相影響,先帶出牽連性的負面剋應,但同時,紫、府亦為雙化祿所夾,更可惜的是太陰大限化忌及宮內空星多現及復見劫煞及鸞、喜。
一個包裝得美輪美奐的樓市,粉飾得非常美觀,尤其是豪宅市場 (紫、府) 這個泡沫持續漲大,幢景非常美麗使人眼花瞭亂。若問這個市場會否漲破? 從理性角度分析,樓市當然不可能沒有回調。那麼,何時出現呢? 這個非我專長。但若以斗數推算,則應在大限中段時間 (2011至2014年之間) 會出現較為明顯的調整。金錢損失,在所難免,卻不至於大衰退。
至於流年田宅宮,又再次回到化忌的巨門見化祿卻落陷的太陽,三合宮位亦好壞參半,於本宮沒有明顯助力。巨門已經是無底深淵,在化忌之下,這個黑洞更深不可測,雖然有化祿的太陽在對宮照射卻苦於落陷。對這個黑洞,真是有心無力。
陀羅、天馬,只增其勞碌與波折,空劫、恩光、天巫多反映該泡沫的失實、浮誇。
 
這個星系組合,若在原局或大限出現,可以非常嚴重,引起泡沫的爆破絶不出奇。這是否意味本港樓市將一厥不振,步入一個無底深淵,從此不見日? 還好,祗是庚寅流年的一個短期現象,無須過份悲觀。在原局組合不錯,大限只是略有波折的大前提下,整體樓市應無大礙。
 
以上推算,純粹從學術角度分析,絶不構成投資樓市的建議,亦只是個人意見的分享。
若要投資樓市,請勿考慮本文的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