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2011年文章

回歸有感

回歸有感

 賴振平(陸老師第三屆弟子)

 

今年七月一日是香港回歸祖國第十四個年頭,本來應該是令人興奮和雀躍的日子,同時又是一些人舉行大型遊行表達志願的大好時機。記得2003年五十萬人上街遊行示威,對當時的政府來一個當頭棒喝,最後令董先生「腳痛」下台。

我對政治從來沒有興趣,若不然早在廿年前便加入某政黨工作,現時可能是某某區議員了。

踏進辛卯年以後,我發覺政府的施政愈來愈不像話—首先,樓價如脫韁野馬的節節上升,政府對此不馬上因時制宜制定長遠的規劃,只靠三番四次的「出口術」說樓價已超過什麼什麼水平,結果樓價依然颾升,政府被迫推出額外印花稅、減少借貸比例、推出置安心計劃等等的措施,但是總沒有一個針對長遠房屋政策的規劃,只是見步行步,結果連「環頭環尾」的新樓盤動輒也過萬元一呎,遠遠超出一般打工仔的負擔水平,叫人對政府如何投信心一票……

另外,對全港「合資格」的市民派六千元的「仁政」,我率先表態反對。首先政府動用的三百八十億元錢從何來?所謂合資格的市民,是否只要有身份證便有錢派呢?這樣派錢真的可以舒解民困嗎?「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回歸整整十多年,政府對經濟的長遠規劃乏善可陳,政府自抱大市場小政府的封閉心態,對整個內外圍經濟環境急劇的改變默守成規,守株待兔,滿以為金融和地產興旺便可以令香港高枕無憂,但是前幾年的金融海嘯已暴露出金融行業的高風險。眼看近年廣東已向高增值行業轉型,利誘低技術的小型工業向西北遷移,為什麼當地政府這樣做?上海金融市場發展日益壯大一日千里,新加坡積極發展旅遊和金融,在身後亦步亦趨,可是政府早年提出的六大產業,不但沒有相應的政策扶持,更無一能落實推行,只是讓市場裡有興趣的商家自生自滅。

我更反感的是將教育當作一門產業,令大專教育日益商業化,窒息了科研的培育和發展,令香港更走上一個更急功近利的學術生態,前任科大校長離任時已提出了同樣的警告;同時中小學教育的不斷「微調和大調」已經叫家長們頭暈花眼,消化不良了。

醫療產業更加笑話,港人到公營醫療機構求醫,不緊急的手術起碼排期年半以上,專科門診有些更要輪候兩年,使一些中產階段迫於無奈向昂貴的私人醫療機構求診,一方面既要交稅給政府,另方面交稅之後又享用不到應有的福利,惟有自掏昂貴的醫療費用,怨聲載道。去年某司長因心臟病突發入院,馬上得到教授級的醫生動手術保命,不少市民便打電話到電台訴苦,若換了是普通市民可能已經身在殮房了。近年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熱潮方興未艾,令政府醫療體系裡的婦產科醫護人員抵不住精神和工作壓力而嚴重流失,若不是被迫舉行聲討大會,恐怕政府還如在夢中。本來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就涉及長遠的人口規劃政策,除了剛剛頒布限制內地孕婦到公立醫院產子的人數外(沒有規管私家醫院的人數),對這類另類港人不久將來有機會來港的升學、住屋、就業、福利等等的社會資源的分配,從不看見有未雨綢繆的規劃。今天某報的報導,內地有幾十個家長團組來港參觀香港的幼稚園名校芸芸,我認為這只是個開端,政府還視若無睹?

這樣粗疏的施政,難怪中央在兩年多前對特區政府提出了要關注和解決深層次矛盾的忠告。

今年年初,我發表了對今年的流年預測,寫了以下幾點,節錄出來供大家評議:

1.政府班子今年步入倒數期,施政屢受抨擊,和公立會議員的關係更形緊張;行政會議某些人會倒戈相向、政府威信日益低落;

2.國際間的貿易或政治糾紛日多,中美關係處于忽冷忽熱的時期;美國擺出一副氣焰迫人的樣子,借助傀儡針對中國;

3.中國內部出現眾多的問題,特別是社會容易出現一些不安和不穩的動盪,令執政者左右為難;中國經濟屢次出現過熱或期望過高的現象,炒賣情況熾熱,中央不得不屢施調控遏止過熱的經濟,中國樓市再進一步上漲,投機風氣瀰漫神州,中央再度出手干預市場。

辛卯年差不多過了一半,我感覺社會的怨氣有增無減,更擔心今年內會發生一些令人遺憾的事件,希望大家理性表達意見,雖然有滿腔不滿絕不能破壞社會安寧的手段宣洩個人的不忿,切勿受一些激進的人士挑撥,妄顧公眾利益。我們可以將不滿化為動力,首先積極做好本份,試從不同的渠道發表有益有建設性的意見,減少無補於事的謾罵,只有一個理性的社會,才有人才會願意出來為大家服務,《論語‧憲問》:「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這樣才對香港普羅大眾有利,我不希望香港淪為國際或者是國家的負面教材。

  • 247813
    Visit Today : 125
    This Month : 2193
    This Year : 2193
    Total Visit : 138924
    Hits Today : 241
    plugins by Bali Web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