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論與實踐

一 九 九 三 年 春 天 , 藉 著 一 位 資 深 同 事 的 介 紹 , 認 識 了 筆 者 的 術 數 啟 蒙 老 師 陸 毅 先 生 ; 很 感 激 老 師 當 時 未 嫌 筆 者 的 愚 昧 , 給 予 我 向 他 學 習 的 寶 貴 機 會 , 使 筆 者 欣 然 懂 得 玄 空 的 概 念 。 記 得 老 師 經 常 教 訓 我 們 理 論 實 踐 並 重 ; 在 理 論 上 , 前 人 寫 下 的 典 籍 給 予 我 們 寶 貴 的 啟 示 , 加 上 老 師 循 循 善 誘 及 毫 不 保 留 的 引 導 , 使 我 們 從 實 例 中 領 悟 到 「 玄 空 」 的 真 義 ; 在 實 踐 上 , 有 賴 徒 生 學 以 致 用 , 從 實 習 中 吸 取 經 驗 , 以 加 深 對 「 玄 空 」 的 認 識 和 作 進 一 步 的 研 究 。 記 得 老 師 曾 說 過   :  作 為 一 位 術 數 研 究 者 , 努 力 目 標 並 不 在  怎 樣 憑 藉 術 數 為 己 為 人 謀 求 「 飛 黃 騰 達 」 之 道 , 而 應 藉 著 研 究 者 在 術 數 及 品 格 上 的 修 為 , 去 幫 助 一 些 正 受 著 災 煞 煎 熬 的 朋 友 , 認 識 人 生 真 理 , 去 惡 從 善 , 故 最 終 的 宗 旨 應 是 「 教 化 世 人 」 。 此 話 個 中 道 理 玄 妙 而 含 有 真 諦 , 使 筆 者 銘 記 於 心 。

以 下 筆 者 不 嫌 淺 陋 , 列 舉 一 些 實 踐 經 驗 供 大 家 參 考 , 若 有 不 盡 不 確 之 處 , 請 多 指 教 。

一 九 九 五 年 底 , 筆 者 跟 一 位 小 學 同 學 閒 談 中 得 知 他 雙 目 陷 於 失 明 的 老 父 在 家 中 因 不 小 心 跌 倒 , 弄 傷 手 踭 , 需 要 差 不 多 一 個 月 才 復 原 。 隨 後 登 門 探 訪 細 看 其 住 所 ( 如 圖 一 所 示 ) , 該 大 廈 位 於 大 角 咀 舊 海 旁 ( 當 時 正 進 行 填 海 工 程 ) , 為 「 六 運 」 時 建 造 , 筆 者 同 學 父 親 自 新 廈 落 成 購 下 此 單 位 入 住 後 , 廿 多 年 來 室 內 間 格 均 沒 有 作 過 改 動 ; 同 學 父 親 一 直 從 事 造 鞋 業 , 工 作 上 多 年 的 辛 勞 , 引 致 視 力 衰 退 。 從 「 玄 空 」 學 上 , 此 事 可 信 是 有 蹟 可 尋 。 該 單 位 位 於 大 廈 的 「 乾 」 位 , 為 一 九 八 七 年 「 五 黃 」 加 臨 之 處 , 而 問 題 發 生 在 家 中 的 老 父 。 論 坐 向 , 由 於 單 位 成 長 方 形 狀 , 以 午 向 為 主 , 向 星 「 七 」 、 「 八 」 所 在 之 處 , 都 是 廚 房 及 睡 房 , 未 能 得 令 而 自 旺 , 而 大 門 「 五 二 一 」 剋 煞 的 組 合 本 來 已 是 不 妙 , 加 上 門 前 的 長 走 廊 , 增 加 了 巽 宮 甚 至 引 動 震 宮 的 納 氣 。 至 於 引 致 雙 目 陷 於 失 明 的 原 因 , 在 於 室 內 離 位 巒 頭 ( 即 神 位 和 電 視 ) 上 的 呼 應 ; 更 壞 的 是 神 位 上 掛 放 著 一 個 紅 針 時 鐘 。

當 時 筆 者 隨 即 建 議 在 大 門 上 安 裝 銅 鈴 , 在 電 視 機 及 廚 房 爐 具 下 擺 放 銅 片 , 神 枱上 的 電 爉 燭 只 可 在 拜 神 時 才 亮 著 , 電 視 機 上 的 紅 針 鐘 也 要 移 去 , 並 在 旺 星 加 臨 之 處 擺 放 水 種 植 物 , 以 防 備 一 九 九 六 年 面 臨 一 九 八 七 年 同 樣 的 剋 煞 。 及 後 筆 者 在 九 六 年 間 與 該 位 同 學 保 持 聯 絡 , 囑 咐 他 小 心 照 顧 家 人 , 至 今 不 覺 已 年 多 了 , 幸 好 沒 有 再 聽 到 甚 麼 不 如 意 的 消 息 , 反 而 一 家 人 的 生 活 由 於 互 相 關 懷 而 更 見 融 洽 。

在 去 年 秋 天 , 筆 者 也 遇 上 另 一 個 有 趣 的 事 例 。 某 日 筆 者 在 所 住 的 屋 邨 內 遇 上 一 位 朋 友 , 知 道 他 和 家 人 剛 搬 過 來 數 月 , 並 住 在 毗 鄰 的 大 廈 內 , ( 單 位 間 隔 見 圖 二 所 示 ) 。 我 們 在 相 互 問 候 之 際 , 得 知 他 家 中 最 近 出 了 一 個 怪 現 象 : 起 初 新 居 入 伙 , 他 一 家 人 十 分 興 奮 。 後 來 他 為 女 兒 購 了 一 部 電 腦 放 置 在 她 房 間 內 ; 此 後 , 他 女 兒 每 天 都 花 上 數 小 時 運 用 該 部 電 腦 來 配 合 她 正 在 修 讀 的 電 腦 課 程 ; 大 約 就 在 同 樣 時 間 , 她 女 兒 感 到 腎 功 能 好 像 出 了 問 題 , 以 致 小 便 頻 頻 , 情 況 還 日 趨 嚴 重 。 曾 去 看 過 醫 生 , 但 病 情 沒 有 好 轉 過 來 。 在 這 位 朋 友 傾 訢 的 時 候 , 筆 者 的 腦 海 中 不 其 然 想 到 老 師 在 一 九 九 四 年 曾 在 報 章 上 發 表 的 一 篇 文 章 , 內 容 講 及 一 位 男 孩 尿 床 的 故 事 , 原 因 在 於 「 坎 宮 高 塞 」 ; 而 今 次 的 事 例 , 也 有 類 同 之 處 : 當 事 人 女 兒 的 房 間 就 在 單 位 的 坎 宮 , 有 著 「 九 五 」 火 炎 土 燥 的 組 合 , 加 上 值 年 「 九 紫 」 及 值 月 「 五 黃 」 加 臨 , 再 配 合 新 電 腦 「 巒 頭 」 上 的 呼 應 , 自 然 容 易 出 現 如 此 問 題 。 後 來 筆 者 建 議 這 位 朋 友 先 把 電 腦 搬 離 房 間 , 暫 時 放 在 飯 廳 使 用 , 並 在 女 兒 房 內 掛 上 金 色 黑 針 牆 鐘 , 試 看 情 況 會 否 好 轉 。 兩 星 期 後 , 筆 者 再 與 這 朋 友 聯 絡 , 知 道 其 女 兒 病 情 並 無 惡 化 , 且 有 轉 好 跡 象 , 心 感 安 慰 , 並 告 知 事 過 情 遷 後 , 可 試 把 電 腦 放 回 原 處 , 不 過 要 在 電 腦 下 面 放 置 一 塊 銅 片 ; 自 此 之 後 , 不 覺 已 差 不 多 一 年 , 這 朋 友 再 也 沒 有 提 及 同 樣 問 題 的 存 在 了 。

目 前 , 很 多 朋 友 對 「 風 水 」 這 門 學 問 要 不 是 不 會 相 信 , 要 就 是 抱 以 「 迷 信 」 的 態 度 , 他 們 找 尋 風 水 師 看 風 水 , 總 希 望 風 水 師 為 他 們 的 家 居 在 裝 修 或 擺 設 上 獻 上 良 策 , 以 收 趨 吉 避 凶 之 效 。 可 是 , 在 另 一 方 面 , 並 沒 有 積 極 進 取 和 修 心 養 性 ; 厄 運 來 時 , 只 怨 風 水 師 之 不 力 並 再 另 請 高 明 。 如 此 一 來 , 那 能 真 正 從 風 水 上 得 益 。 作 為 玄 空 學 的 研 究 者 , 在 運 用 術 數 上 的 理 據 之 餘 , 都 不 可 忘 卻 給 與 對 方 在 個 人 思 想 及 行 為 上 的 輔 導 。

就 在 今 年 年 初 , 有 一 位 同 事 ( 劉 太 ) 新 居 入 伙 , 邀 請 筆 者 為 其 看 風 水 。 在 眾 同 事 之 中 , 數 這 位 同 事 問 題 特 別 多 , 大 家 都 知 道 這 位 同 事 近 兩 年 來 心 情 欠 佳 , 並 聽 過 她 與 丈 夫 鬧 婚 變 的 傳 聞 , 而 原 因 並 不 是 出 現 了 第 三 者 , 而 是 夫 婦 間 在 金 錢 上 的 執 著 。 筆 者 在 未 為 劉 太 看 風 水 時 , 先 問 及 她 面 對 的 問 題 ; 原 來 她 的 丈 夫 從 未 有 給 予 她 家 用 , 家 中 一 切 開 支 由 她 一 人 支 付 , 而 且 夫 婦 間 也 經 常 為 寄 錢 回 鄉 供 養 外 家 而 口 角 ; 事 實 上 , 她 們 兩 夫 婦 在 過 去 十 多 年 不 斷 努 力 工 作 , 至 今 已 擁 有 兩 部 的 士 , 她 丈 夫 為 人 固 執 但 卻 十 分 節 儉 。 雖 未 有 支 付 家 用 的 習 慣 , 卻 把 所 有 工 資 全 數 儲 起 作 投 資 用 途 。 後 來 , 筆 者 和 一 班 同 事 探 望 她 的 新 居 之 後 , 發 覺 其 單 位 乃 七 運 的 艮 坤 向 , 單 位 大 門 和 主 人 房 門 分 別 納 「 九 五 」 及 「 二 三 」 之 氣 , 直 接 反 映 出 劉 太 目 前 面 對 的 問 題 。 當 時 筆 者 建 議 她 在 上 述 門 上 掛 上 銅 鈴 , 在 另 一 方 面 , 一 班 太 太 同 事 亦 分 別 在 另 一 個 場 合 勸 導 劉 太 及 其 丈 夫 , 指 出 夫 婦 相 處 之 道 , 貴 乎 溝 通 、 信 任 和 諒 解 。 後 來 相 隔 一 個 多 月 , 劉 太 前 來 向 筆 者 道 謝 , 謂 其 丈 夫 近 來 對 她 的 態 度 已 有 所 改 進 ; 筆 者 欣 慰 之 餘 , 仍 向 她 強 調 「 人 為 天 地 之 心 , 吉 凶 原 堪 自 主 」 的 道 理 。

58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