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結合中醫醫理的一個個案

風水結合中醫醫理的一個個案       作者: 賴振平(會員, 老師第三屆弟子)

講一個親身經歷的風水個案,讓各位思考風水對人的無形影響。
 
故事的主人翁姑且名叫雄哥,約六十歲,是一個專業的行政人員,經常中港兩地跑,深得老闆信任。雄哥家在沙田第一城某座一個向東北的單位,前前後後已住了十年時間,兩夫婦一直以來和睦相處,健康亦算是理想,但人到了知天命的年齡,多多少少有一些小毛病,例如睡覺失佳、關節痠痛等,我相信很多城市人都有同樣的毛病。
 
故事發生在庚寅年三月份,雄哥每年去相熟的化驗所驗身一次,今次的驗身嚇得雄哥渾身發抖,原來心電圖顯示雄哥有嚴重的心肌栓塞,馬上轉介專科醫生。診治後,醫生二話不說便要雄哥立即入院,來一次徹底的心臟檢查,同時醫生也發現雄哥的血液含糖量偏高,似乎有初期糖尿病的傾向。雄哥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辦理入院手續,生怕公司知道他有病,會影響他的職業。
 
醫生為雄哥作了MRI及心臟電腦掃瞄,檢查報告很快出來了,醫生告訴雄哥三條冠狀動脈中主要的一條阻塞了七成,最理想是做一次通波仔的手術,但是雄哥認為現在都沒有感到什麼不舒服,希望再拖一段時間,請求醫生以葯物控制病情,最後醫生也答應,觀察三個月後再算。雄哥為了身體馬上節食減肥,將平日最喜歡的朱古力都拋掉,每天只吃一碗飯,多菜少肉,經過兩星期的節食後,雄哥的確將體重減下來,連平時穿過的褲子登時有點過寬。他太太以為事情已告一段落……
 
三月的某一個晚上,雄哥睡到半夜的時候,手掌開始有點紅疹發出來,感覺有些癢癢的,再不到半小時,雄哥整片背脊和四肢突然發出了一片又一片的紅疹,發熱發燙,痕癢入心,雄哥急不及待便跑進了仁安醫院的急症室,經過一番治療和檢查後,痕癢算是止著了,但是一時間找不到原因來,醫生唯有替雄哥做一個致敏原的測試,希望找到答案。
 
在報告未出來前的一個星期裡,雄哥每每睡到半夜便發出很大片奇癢發燙的紅疹,而且消退的時間愈來愈長,每次發出來的時候雄哥生怕影響心臟功能,一星期裡有三次迫不得已去急症室,甚至留院觀察,連醫生都覺得有點奇怪,究竟什麼令雄哥反反覆覆的致敏?但雄哥從來未有過如此的情況,一時也抓不著頭緒。每晚雄哥睡覺時心裡都害怕紅疹又發出來,加上白天繁重的工作量,令雄哥更加難以安枕,脾氣變得很急躁,太太便成了出氣袋。
 
于是雄哥的太太來電將情況告訴我,而我亦多次到雄哥的家中作客,問明周邊的環境因素後,我開始推敲箇中的原因。我亦請雄哥來給我把一把脈和看一看舌苔的顏色厚薄。我請他們在廚房的放一塊銅片在灶底,先觀察幾天,同時吩咐雄哥這段時間要注意飲食,暫時不要吃海鮮類的食物,清淡為宜。
 
幾天後,我再致電問雄哥情況,她太太說晚上發出來的紅疹減少了,手掌和上肢的紅疹仍時有發生,所以上班時穿上長袖衣服。不久檢查報告亦出來了,說沒有特別的東西令雄哥致敏,但醫生補充說,即使以前對某類東西不致敏,並不等于以後不會,所以目前很難確定因為什麼出現這麼嚴重的過敏反應。結果令雄哥很失望,因為花了一筆檢查費但一點原因也找不出來,有時因一點小事,便和太太便成了唇槍舌劍。
 
于是我再吩咐雄哥太太將銅片的一面漆成黑色,同時在大門口旁邊放一瓶清水。再過幾天,我再打電話給雄哥太太,情況令我有點驚訝。原來放了黑銅片後,雄哥的紅疹只發了一次,而且症狀上也大大減輕,所以睡眠得較以前安心。同時雄哥又得公司老闆介紹找到一位心臟專科醫生為他跟進病情,發現原來服食中的一種心臟藥容易令個別人士出現過敏反應,于是醫生更換了另一隻葯,同時吩咐他嘗試控制飲食和運動調節傾向初期糖尿病的問題,暫時先不用吃葯。
 
四月廿六日我致電雄哥太太查詢情況,她說一切正常,再沒有出過紅疹,人的體重亦輕微回升,空腹血糖亦下降至6.9 mmol/L(雖然仍算偏高,但與當初的11.7已經下降不少),同時要定期到專科醫生覆診;只是這星期以來雄哥大便不通,有時幾天不行,于是我問明雄哥的情況下,給了一些養陰生津的葯材嚷他們煲點湯水,飲食仍以清淡為宜,雄哥飲了湯水果然馬上有效。
 
說完整個故事,帶給我一些啟發,治病當然要對症下葯,方能葯到病除,替人做風水道理亦如出一轍,急則治其標,緩則治其本,時刻為人著想,細心慎謀分析情況,一針見血,立竿見影才見得風水學的實用和博大精深。
 
今次雄哥的事,我從幾方面去分析而施相對的方法,以下我簡單贅述,讓大家匡正不是之處。
 
雄哥的單位是六運坤艮向,大門走乾宮門、睡房走兌宮門、頭枕巽宮;廚房是開放式的設計,灶位坐坤宮。先從大門「八二」談起,《飛星賦》曰:「寅申觸巳,曾聞虎咥家人,或被犬傷,或逢蛇毒」、「巨入艮坤,田連阡陌」《玄機賦》說。我就從蛇毒開始去想,雖然雄哥沒有被蛇螯,但是令他致敏產生紅疹的東西也可論為毒,同時流年九紫到門,二八為土,土被蒸乾,艮為皮膚、門徑、背和關節;坤宮為腹,可推敲為飲食不調、脾主肌肉。「火炎土燥,艮坤不樂于南離」正是《玄髓經》提及的。己卯月一白入中,月二黑與年九紫疊在乾宮,乾宮為男主人之兆,故主家中男主人當災,受災的地方可以考慮為皮膚和血管,因為艮為徑,血管亦是通道之一,火炎土燥,瘀塞不通,形象豈不與血管栓塞吻合。
 
再說是灶位的「六三」,飛星斷有論:「三逢六,患在長男」,同時流年五黃到坤宮,也是灶位的位置,《飛星賦》言:「綠風魔,他處廉貞莫見」,五黃廉貞飛到灶位,加上灶位是生火煮食的地方,火能剋金生土,乾金受侮,亦是主男主人。皮膚上的紅疹可以因風而起,風為輕揚主動,善行數變,游行不定,四時皆可主病。風有外風和內風之分,外風為風寒、風熱、風濕、風水等;內風有肝陽化風、熱極生風、血虛生風等,所以中醫治風病首先從治血入手,故有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的治則。
 
我便從這兩點入手,以銅片放于灶底先試效果,稍見有效,便加上黑色漆油,以土金生水制火,洩去五黃之凶性,減少灶位的火氣;大門旁的清水無非是減少九紫之燥性,以水潤土。
 
有點值得一提是乾宮的先天卦位是艮,震宮的先天卦位是離,今次發生的故事,似乎有點是先天為體、後天為用的反應。當天為雄哥把脈,便發覺脈細數而弦,舌暗紅,一派陰虛內熱的舌脈狀,陰虛而陽盛,血為陰,氣為陽,血不足養氣,氣盛無束,風性亂竄。
 
事後再想,之前西醫給予的心臟葯能致敏的話,或可算是毒葯的一種。
 
2010/4/27
 
陸老師按: 此例對細緻研究玄空數理所剋應的事象, 有很好的參考作用, 特別引用《飛星賦》句「寅申觸巳,曾聞虎咥家人,或被犬傷,或逢蛇毒」解釋皮膚病的發作, 頗有創意.
當然有些問題的答案, 振平還未留意到, 故沒有談及, 對「碧綠瘋魔」的理解還需要斟酌. 但本文的可讀性和驗證實效, 已值得同學們研討, 因而推薦. 故為文.
下面並附宅運圖供參考:
559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