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夷所思

晚 上 九 時 許 , 傳 呼 機 急 急 的 響 起 來 。

通 常 , 到 這 個 時 間 , 通 過 傳 呼 機 找 我 的 , 必 然 是 不 那 麼 熟 悉 , 但 又 有 急 事 的 朋 友 。 我 放 下 手 頭 的 事 務 , 覆 電 對 方 , 原 來 是 有 數 年 沒 聯 絡 的 L 太 。 「 陸 師 父 , 有 急 事 找 你 , 看 你 有 沒 有 時 間 , 想 你 為 我 親 戚 張 太 看 看 家 居 有 什 麼 問 題 。 」 L 太 一 口 氣 的 說 著 , 語 氣 蠻 緊 張 的 。

在 口 頭 約 好 了 時 間 之 後 , L 太 便 簡 單 介 紹 了 一 下 張 太 的 情 況 , 讓 我 有 所 掌 握 。 原 來 張 太 的 大 兒 子 今 年 不 知 道 為 什 麼 , 經 常 奇 奇 怪 怪 的 , 在 家 裏 躲 著 , 不 出 街 , 也 不 去 上 班 。 最 近 的 幾 個 月 , 他 更 不 吃 東 西 , 張 太 早 晚 為 他 準 備 的 飯 餐 , 他 完 全 不 吃 , 只 是 間 中 喝 幾 口 汽 水 , 或 者 吞 片 餅 乾 , 然 後 就 又 躲 到 被 窩 裏 。

致 令 人 百 思 不 解 的 是 , 這 個 已 屆 二 十 八 歲 的 正 常 青 年 , 今 年 內 完 全 不 曾 講 過 一 句 說 話 , 發 過 一 下 聲 音 , 彷 彿 突 然 啞 掉 了 。 無 論 做 母 親 的 張 太 跟 他 說 什 麼 , 或 是 他 的 弟 弟 和 他 談 話 , 他 都 不 發 一 言 , 煞 是 奇 怪 。

張 太 於 是 想 到 , 是 不 是 兒 子 撞 了 邪 , 碰 到 了 些 什 麼 , 出 了 什 麼 問 題 , 便 找 自 己 的 妹 妹 L 太 , 請 她 找 人 看 看 風 水 , 希 望 解 決 前 述 奇 怪 的 現 象 。

L 太 是 商 報 的 讀 者 。 幾 年 前 通 過 拙 欄 「 家 居 風 水 」 , 找 我 看 過 風 水 , 使 病 痛 的 身 體 健 康 多 了 。 於 是 這 次 她 便 再 找 我 , 讓 我 幫 幫 她 的 姐 姐 。

放 下 電 話 , 我 陷 入 了 沉 思 。 這 的 確 是 奇 怪 的 現 象 , 在 陸 毅 十 多 年 的 風 水 實 踐 中 , 算 得 上 是 匪 夷 所 思 , 難 道 真 是 有 什 麼 撞 鬼 、 遇 邪 的 事 。

到 了 約 好 的 時 候 , 我 滿 懷 興 趣 , 一 早 來 到 張 太 所 住 的 屋 鸷 。

早 上 的 陽 光 , 灑 落 在 屋 鸷 前 休 憩 公 園 的 樹 梢 上 , 微 風 習 習 , 吹 拂 著 樹 底 下 的 花 草 , 這 是 一 個 多 麼 溫 暖 而 令 人 心 曠 神 怡 的 早 晨 啊 。

想 不 到 這 個 東 九 龍 的 老 屋 鸷 , 以 往 還 是 徙 置 區 的 時 候 , 三 教 九 流 混 雜 , 但 在 七 運 初 期 進 行 重 建 之 後 , 環 境 大 大 改 變 , 如 今 踏 足 其 間 , 那 份 感 覺 竟 那 麼 不 同 。

張 太 居 住 的 單 位 , 座 乾 向 巽 , 巽 方 門 外 是 等 候 電 梯 的 大 堂 , 西 北 方 則 是 騎 樓 , 可 以 望 向 不 遠 處 同 一 屋 鸷 的 其 他 大 樓 。 室 內 入 門 處 至 騎 樓 之 震 、 艮 、 坎 三 方 , 擺 放 著 衣 櫃 、 書 䒷 、 飯 䒷 和 長 椅 , 這 是 起 居 的 地 方 , 至 於 兩 個 睡 房 和 廚 房 、 廁 所 , 則 一 排 的 並 列 在 離 、 坤 、 兌 方 。 這 種 設 計 , 在 類 似 的 公 屋 , 十 居 其 九 都 是 如 此 , 加 上 室 內 的 陳 設 也 沒 有 什 麼 特 別 , 令 人 更 覺 平 平 無 奇 。

跟 張 太 和 專 程 來 見 我 的 讀 者 L 太 寒 暄 的 時 候 , 只 見 靠 近 走 廊 的 那 個 睡 房 , 房 門 閉 著 , 似 乎 有 人 在 裏 面 。 張 太 說 這 就 是 那 令 她 擔 心 的 兒 子 的 房 , 她 的 大 兒 子 整 天 都 在 裏 面 睡 覺 , 大 被 蒙 頭 , 對 睡 房 外 的 什 麼 事 都 不 理 睬 。 不 過 在 個 多 星 期 前 , 倒 因 為 張 太 和 小 兒 子 ( 在 外 面 工 作 和 過 夜 , 不 睡 在 這 屋 內 ) 準 備 在 家 中 安 放 神 位 的 事 發 了 一 次 脾 氣 , 令 張 太 安 神 位 的 想 法 暫 停 了 , 另 外 她 也 想 問 問 我 的 意 見 , 才 決 定 是 否 安 神 位 。 說 到 這 裏 , 為 了 讓 我 清 楚 她 大 兒 子 睡 房 的 情 況 , 她 走 過 去 敲 那 睡 房 的 門 , 叫 喊 兒 子 的 名 字 , 想 讓 他 開 門 。 隔 了 一 會 兒 , 房 內 仍 然 無 聲 無 息 , 張 太 於 是 用 手 輕 推 , 推 開 了 那 並 沒 有 上 鎖 的 門 。 只 見 裏 面 一 張 橫 擺 著 的 睡 床 , 床 上 大 被 隆 然 , 顯 然 有 人 在 睡 覺 , 我 稍 微 張 望 了 一 下 , 便 叫 張 太 把 門 關 上 。 接 著 我 再 全 屋 觀 看 一 遍 , 然 後 慢 慢 思 考 起 來 。

七 運 的 乾 巽 向 , 是 一 個 玄 空 風 水 中 稱 為 上 山 下 水 的 格 局 , 如 不 諳 轉 變 之 法 , 宅 運 平 平 , 主 人 收 入 普 通 。 我 看 室 內 陳 設 的 簡 單 , 及 張 太 滿 面 的 風 霜 , 更 覺 如 此 , 聽 說 她 還 支 持 過 大 兒 子 到 外 國 讀 電 腦 , 想 來 她 所 捱 過 的 鹹 苦 , 很 是 不 少 。

但 是 從 屋 宅 的 情 況 看 來 , 這 裏 雖 則 屋 運 平 平 , 卻 又 不 像 有 什 麼 陰 邪 之 氣 盤 踞 , 致 令 她 的 兒 子 出 現 這 一 年 來 的 怪 現 象 。 反 而 門 走 「 五 七 」 , 乾 方 「 七 九 」 , 暗 示 宅 中 人 脾 氣 暴 躁 , 動 輒 爆 火 , 可 能 性 更 大 。

在 思 考 的 時 候 , 我 留 意 到 近 門 的 書 桌 , 一 部 電 腦 放 置 於 其 上 , 好 一 些 磁 碟 整 齊 的 疊 在 那 裏 , 另 外 有 一 兩 本 書 攤 開 , 旁 邊 有 些 寫 上 了 東 西 的 紙 張 , 於 是 , 我 慢 慢 踱 到 書 桌 旁 , 看 看 有 沒 有 其 它 的 發 現 。

紙 張 上 密 麻 麻 的 , 是 一 些 電 腦 程 式 指 令 , 幸 好 陸 毅 平 時 也 有 碰 過 一 下 電 腦 , 故 而 多 少 也 能 看 懂 一 點 。 至 於 打 開 的 也 是 電 腦 書 , 翻 開 的 地 方 是 教 閱 讀 者 如 何 執 行 那 些 指 令 的 。 把 那 紙 張 和 書 一 對 照 , 看 書 的 人 顯 然 正 在 進 行 著 一 些 跟 電 腦 應 用 有 關 的 研 究 , 並 且 由 此 看 來 , 研 究 者 的 頭 腦 非 常 清 晰 , 邏 輯 清 楚 , 條 理 分 明 , 絕 不 是 一 個 糊 裡 糊 塗 的 人 。 由 於 張 太 兒 子 是 讀 電 腦 的 , 這 些 東 西 不 問 而 知 , 應 是 大 兒 子 進 行 的 研 究 。 不 過 為 了 慎 重 起 見 , 我 還 是 問 了 一 句 , 等 張 太 證 實 這 些 是 大 兒 子 的 東 西 時 , 我 的 思 路 便 有 點 打 開 了 。

我 首 先 作 出 的 判 斷 , 是 這 屋 宅 的 風 水 , 絕 對 沒 有 什 麼 撞 鬼 、 撞 邪 的 條 件 , 故 而 張 太 兒 子 也 不 可 能 是 受 這 方 面 的 困 擾 , 想 是 另 有 問 題 。

張 太 的 兒 子 , 今 年 以 來 一 直 在 家 躲 著 , 不 出 街 , 也 不 去 上 班 , 甚 至 不 吃 母 親 煮 的 三 餐 , 只 喝 幾 口 汽 水 , 吞 兩 片 餅 乾 , 這 樣 的 行 為 , 直 把 張 太 嚇 得 半 死 , 不 知 兒 子 發 生 了 什 麼 事 。

而 更 令 張 太 擔 心 的 , 是 這 個 年 齡 已 二 十 八 歲 的 青 年 , 居 然 在 這 大 半 年 來 , 完 全 不 講 一 句 話 , 不 跟 別 人 交 談 , 即 使 發 脾 氣 , 也 只 是 拍 ? 拍 ? , 拋 擲 和 破 壞 東 西 , 而 始 終 不 發 一 言 。

這 種 行 為 , 發 生 在 一 個 過 去 完 全 正 常 的 青 年 人 身 上 , 聽 起 來 簡 直 令 人 感 到 匪 夷 所 思 。 故 此 , 張 太 便 聯 想 到 兒 子 是 不 是 撞 邪 , 試 過 親 身 去 廟 宇 求 神 問 卜 , 而 據 解 簽 的 解 釋 , 說 是 其 家 宅 不 好 , 需 要 安 放 一 個 神 位 云 云 。

其 實 張 太 的 家 , 以 前 是 有 安 神 位 的 , 不 過 因 為 她 的 大 兒 子 是 基 督 徒 , 不 喜 歡 家 中 有 神 位 , 於 是 張 太 在 數 年 前 把 神 位 取 消 了 。 然 而 現 在 兒 子 的 情 況 如 此 古 怪 , 問 卜 後 又 得 到 要 安 放 神 位 的 意 見 , 張 太 便 想 聽 聽 我 的 看 法 。

當 然 她 完 全 想 不 到 , 我 的 看 法 是 另 外 的 一 回 事 , 我 根 本 就 不 認 為 , 她 的 兒 子 有 撞 鬼 、 撞 邪 的 情 況 , 不 是 在 這 面 受 到 困 擾 , 而 是 另 有 問 題 。

究 竟 是 什 麼 問 題 ? 我 當 然 也 不 會 未 卜 先 知 。 但 是 從 風 水 上 , 我 是 這 樣 判 斷 的 :

七 運 的 乾 巽 向 , 上 山 下 水 , 宅 既 不 當 運 , 則 經 濟 環 境 自 不 理 想 , 此 是 一 方 面 。

其 次 , 乾 巽 兩 方 走 五 七 、 七 九 , 是 為 火 暴 的 數 理 , 而 張 太 兒 子 的 房 間 , 又 得 「 風 行 地 硬 直 難 當 」 的 房 門 , 經 籍 所 謂 「 室 有 欺 姑 之 婦 」 。 這 些 , 都 暗 示 可 能 另 有 內 情 。

「 風 行 地 而 硬 直 難 當 」 , 本 主 婆 媳 關 係 不 佳 , 故 稱 「 室 有 欺 姑 之 婦 」 , 不 過 張 太 兒 子 未 結 婚 , 這 裏 便 不 能 直 接 講 婆 媳 關 係 , 而 須 變 化 其 意 思 。

玄 空 風 水 巧 妙 之 處 , 在 於 它 是 一 門 活 活 潑 潑 的 學 術 , 而 不 是 一 成 不 變 、 僵 硬 、 呆 板 的 學 術 , 死 執 某 個 法 則 , 不 作 變 通 , 正 是 玄 學 的 大 忌 。

在 這 裏 , 風 行 地 的 數 理 , 原 是 木 剋 坤 土 , 因 巽 坤 二 卦 皆 陰 , 所 以 分 別 代 表 婆 媳 。 但 如 果 考 慮 張 太 家 的 獨 特 情 況 , 加 之 七 運 乾 巽 向 的 特 點 , 作 一 點 變 化 融 通 , 就 可 以 看 出 張 太 兒 子 與 其 母 的 關 係 , 一 定 有 一 些 問 題 。

我 正 是 這 樣 判 斷 。

為 了 印 證 我 的 推 斷 , 我 問 張 太 , 在 兒 子 出 現 這 些 怪 現 象 之 前 , 有 過 什 麼 特 別 的 事 情 ?

張 太 想 了 一 下 , 便 跟 我 說 , 大 約 在 年 初 , 大 兒 子 曾 向 她 提 出 想 買 電 腦 , 問 她 索 取 近 兩 萬 元 , 當 時 她 自 己 認 為 家 中 已 有 一 部 電 腦 , 購 置 了 亦 不 過 一 兩 年 , 同 時 「 大 拿 拿 」 那 麼 多 錢 , 負 擔 很 重 , 便 否 決 了 兒 子 的 要 求 。

張 太 說 , 自 己 沒 有 文 化 , 不 知 道 兒 子 再 買 電 腦 是 否 有 需 要 , 也 不 明 白 那 些 什 麼 換 代 、 升 級 的 意 思 , 只 是 從 家 庭 的 經 濟 角 度 考 慮 , 所 以 沒 有 答 應 兒 子 。 張 太 憶 述 , 大 約 就 是 在 這 次 之 後 不 久 , 兒 子 的 行 為 開 始 變 得 古 怪 , 漸 漸 到 了 這 幾 個 月 , 更 是 匪 夷 所 思 。

聽 張 太 講 述 到 這 裏 , 我 認 為 事 情 已 經 趨 於 明 朗 了 。 張 太 兒 子 看 似 反 常 , 近 乎 於 撞 邪 , 這 只 是 給 母 親 看 的 表 象 , 實 際 上 當 母 親 不 在 家 , 他 是 非 常 正 常 的 , 腦 筋 也 很 清 晰 , 這 由 他 在 書 桌 上 打 開 的 書 本 和 書 寫 的 紙 張 、 使 用 電 腦 作 的 記 錄 中 , 完 全 可 以 看 出 來 。

從 玄 空 風 水 的 分 析 , 配 合 各 種 證 據 , 綜 合 起 來 , 張 太 家 中 發 生 的 怪 事 , 我 們 便 有 了 一 個 大 概 的 輪 廓 – – – – – – 居 於 公 屋 的 張 太 三 口 , 經 濟 環 境 平 平 , 兩 個 兒 子 雖 已 有 工 作 , 但 都 僅 可 自 足 , 未 能 令 家 境 鬆 裕 。 偏 偏 在 這 時 候 , 張 太 兒 子 希 望 更 換 電 腦 , 想 母 親 同 意 並 給 他 金 錢 上 的 支 持 , 但 張 太 一 方 面 認 為 家 中 已 經 有 一 部 電 腦 , 另 一 方 面 又 要 那 麼 多 錢 , 便 沒 有 答 應 。

這 個 年 青 人 於 是 覺 得 母 親 對 他 不 好 , 非 但 不 去 體 諒 母 親 的 想 法 , 反 而 處 心 積 慮 的 發 起 脾 氣 來 。

他 先 是 不 再 去 上 班 , 也 不 出 外 , 在 家 裏 躲 著 , 不 吃 母 親 煮 的 飯 餐 , 然 而 卻 喝 汽 水 , 吃 點 餅 乾 , 目 的 就 是 發 洩 他 的 不 滿 。 然 而 張 太 不 明 白 , 還 以 為 他 有 什 麼 身 體 上 的 毛 病 , 於 是 令 他 採 取 進 一 步 的 做 法 , 不 發 一 言 , 跟 什 麼 人 都 不 說 話 、 不 交 談 , 平 時 更 躲 在 床 上 , 完 全 封 閉 自 己 。

他 的 這 種 彷 彿 撞 了 邪 似 的 行 為 , 當 然 令 母 親 嚇 個 半 死 , 不 知 道 這 是 他 情 緒 上 的 發 洩 。 張 太 想 到 的 , 是 兒 子 可 能 撞 鬼 撞 邪 , 於 是 前 往 廟 宇 求 神 問 卜 。 廟 裏 解 簽 人 自 然 不 知 情 況 底 細 , 只 是 說 她 的 家 宅 不 吉 , 叫 她 回 家 安 放 一 個 神 位 。

其 實 張 太 家 中 是 曾 經 安 放 過 神 位 的 , 但 年 前 因 為 大 兒 子 信 奉 了 基 督 教 , 在 極 力 反 對 下 便 把 神 位 拆 了 。 現 在 張 太 要 重 新 安 放 神 位 , 自 然 令 那 內 心 很 清 醒 的 兒 子 反 對 , 故 而 便 發 了 一 場 脾 氣 。 兒 子 發 安 神 位 的 脾 氣 , 卻 使 張 太 更 想 到 , 兒 子 該 是 真 的 撞 邪 了   撞 鬼 了 , 於 是 想 到 風 水 是 否 有 問 題 。

陸 毅 因 為 看 風 水 的 關 係 , 來 到 張 太 的 家 , 開 始 的 時 候 , 也 是 非 常 狐 疑 , 心 想 究 竟 是 怎 麼 的 一 回 事 呢 ? 不 過 張 太 兒 子 在 書 桌 上 進 行 著 的 活 動 , 卻 讓 我 看 到 了 線 索 , 從 而 揭 露 了 他 的 真 實 情 況 。

一 個 撞 了 邪 的 人 , 絕 不 可 能 條 理 那 麼 清 晰 的 在 進 行 電 腦 程 式 的 操 作 , 寫 下 那 些 按 部 就 班 、 邏 輯 分 明 的 指 令 。 這 些 東 西 , 應 該 是 在 張 太 白 天 上 班 外 出 的 時 候 , 張 太 兒 子 起 來 活 動 時 所 留 下 的 , 他 知 道 母 親 文 化 不 高 , 不 會 看 穿 他 的 底 蘊 , 故 而 沒 有 掩 飾 , 因 而 讓 陸 毅 看 出 了 問 題 。

我 對 張 太 說 , 你 的 兒 子 沒 有 事 , 沒 有 撞 邪 , 他 只 是 在 發 脾 氣 , 你 也 不 必 擔 憂 , 讓 他 發 下 去 算 了 。

我 教 張 太 作 一 些 家 居 風 水 的 改 善 措 施 , 在 露 台 放 一 盆 水 , 又 讓 她 改 變 一 些 室 內 的 擺 設 , 至 於 神 位 則 隨 她 的 心 意 去 決 定 是 否 安 放 , 但 安 放 的 位 置 一 定 要 在 坎 宮 。 之 後 , 我 對 張 太 說 , 心 病 還 須 心 藥 醫 , 令 郎 的 問 題 , 他 能 否 好 轉 過 來 , 只 有 等 他 明 白 事 理 , 再 或 者 你 向 他 妥 協 的 時 候 才 行 , 風 水 可 以 給 你 一 些 幫 助 , 但 不 能 幫 你 解 決 他 腦 中 的 問 題 , 如 何 去 做 , 我 也 不 想 表 示 太 多 意 見 。

談 過 我 的 想 法 和 交 代 了 風 水 上 要 做 的 事 情 後 , 我 便 告 辭 離 開 了 。

回 家 的 路 上 , 我 心 潮 起 伏 。 想 不 到 現 在 的 年 青 人 的 精 神 面 貌 , 是 這 樣 的 蠻 橫 、 任 性 、 冷 漠 、 狠 辣 , 只 顧 自 己 , 不 可 理 喻 , 不 但 完 全 沒 有 了 國 人 應 有 的 孝 道 , 仁 厚 節 儉 的 傳 統 美 德 更 蕩 然 無 存 , 竟 然 可 以 因 為 跟 家 人 不 同 的 意 見 , 或 者 沒 有 滿 足 他 的 物 質 要 求 , 而 用 盡 機 巧 , 發 這 麼 大 的 脾 氣 , 以 迫 使 母 親 就 範 , 手 段 令 人 唏 噓 。 更 特 別 令 人 難 以 接 受 的 , 是 他 如 此 忍 心 , 可 以 用 這 麼 嚇 人 的 方 法 , 來 對 待 自 己 的 親 人 , 把 自 己 的 母 親 精 神 折 磨 了 大 半 年 , 反 之 母 親 還 在 天 天 為 他 擔 憂 , 時 時 求 他 安 康 。 如 此 為 人 子 女 , 試 問 天 良 何 在 , 親 情 何 在 ? 不 仁 不 義 不 孝 , 孰 令 致 之 呢 ?

( 九 六 年 發 表 於 香 港 商 報 陸 毅 風 水 專 欄 )

51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瀏覽次數 1, 今天瀏覽次數 1)
关闭菜单

術數(五術)的認識

風 水 堪 輿 學 是 術 數 ( 又 稱 五 術 ) 中 的 一 種 。 所 謂 術 數 , 是 古 人 應 用 易 經 陰 陽 五 行 的 數 理 推 算 來 得 到 吉 凶 指 示 的 一 種 「 法 」 、 「 術 」 。 由 於 古 人 生 存 的 年 代 , 科 學 尚 未 發 達 , 為 了 生 存 的 需 要 , 古 人 從 觀 察 得 到 的 大 自 然 的 規 律 當 中 , 發 現 一 切 事 物 都 離 不 開 陰 陽 和 五 行 , 於 是 將 之 運 用 到 日 常 生 活 和 各 種 活 動 , 如 此 發 展 成 為 各 門 術 數 。 由 運 用 的 方 式 和 目 的 的 不 同 , 有 人 把 它 分 為 五 類 , 即 : 山 ( 過 去 歸 類 於 葬 ) 、 醫 、 卜 、 命 、 相 。 葬 指 的 是 狹 義 的 堪 輿 學 。 實 際 上 廣 義 的 堪 輿 學 也 就 是 我 們 中 國 的 地 理 學 , 這 種 地 理 學 不 同 於 現 今 研 究 地 球 表 面 各 種 自 然 現 象 的 自 然 地 理 和 人 文 地 理 。 堪 輿 的 解 釋 是 「 堪 , 天 道 ; 輿 , 地 道 也 」 ( 許 慎 ) , 朱 駿 聲 謂 「 堪 為 高 處 , 輿 為 下 處 , 天 高 地 下 之 義 也 」 , 這 都 說 明 堪 輿 學 包 涵 的 內 容 極 為 廣 泛 。 「 堪 」 是 指 專 門 研 究 「 天 道 」 ( 推 算 天 文 、 曆 法 、 步 象 , 即 天 文 學 和 擇 日 學 , 為 之 天 道 ) , 「 輿 」 是 指 「 地 道 」 的 研 究 ( 山 龍 地 脈 、 地 氣 、 地 形 、 地 物 和 人 的 陰 陽 居 所 如 何 選 擇 應 用 , 為 之 地 道 ) 。 遠 古 時 期 側 重 在 墓 地 的 選 取 和 應 用 , 即 所 謂 葬 , 以 達 到 盡 孝 道 、 讓 先 人 入 土 為 安 的 目 的 ; 後 來 擴 及 居 宅 選 址 、 外 在 環 境 、 朝 向 、 佈 局 ( 廳 房 廚 廁 門 路 ) 等 整 體 化 研 究 , 是 所 謂 陽 宅 的 部 分 。 天 文 擇 日 亦 用 作 時 間 上 的 配 合; 山 。 舊 時 社 會 地 域 遼 闊 , 人 口 密 度 不 高 , 遇 事 常 常 必 須 自 己 設 法 解 決 , 是 故 一 般 遠 居 城 市 的 人 , 多 有 一 些 本 領 以 防 身 , 這 些 本 領 簡 稱 曰 「 山 」 , 包 括 有 道 術 ( 符 籙 、 祈 禳 ) 、 靈 異 ( 超 能 力 ) 、 武 術 ( 氣 功 、 拳 法 、 武 術 、 兵 器 、 陣 法 ) 等 , 以 作 防 衛 、 保 護 自 己 , 並 且 襄 助 他 人 之 用 ; 醫 是 我 們 中 國 傳 統 的 醫 術 , 其 中 具 有 獨 立 而 完 整 健 全 的 理 論 系 統 , 使 用 獨 特 的 診 療 方 法 , 包 括 最 常 用 的 望 聞 問 切 , 並 且 在 醫 治 方 法 上 用 方 劑 、 草 藥 、 針 灸 、 穴 位 按 摩 、 跌 打 、 推 拿 、 火 罐 、 刮 痧 、 飲 食 健 康 、 氣 功 導 引 術 、 祝 由 科 等 多 元 治 療 , 並 強 調 上 醫 治 未 病 , 預 防 勝 於 治 療 , 結 合 養 生 的 道 理 , 以 人 的 生 活 作 息 、 情 緒 意 志 、 整 體 健 康 為 研 究 對 象 , 提 出 獨 有 的 養 生 之 道 , 目 的 在 防 止 疾 病 的 發 生 , 延 緩 衰 老 。 中 醫 的 理 論 基 礎 亦 在 陰 陽 五 行 八 卦 , 故 此 實 際 上 是 五 術 的 一 種 ; 卜 是 一 切 用 占 卜 來 預 知 未 來 人 事 變 化 、 吉 凶 的 方 法 ( 如 文 王 易 卦 、 梅 花 易 數 、 拆 字 、 大 六 壬 、 太 乙 神 數 、 奇 門 遁 甲 、 五 行 易 、 演 禽 、 易 林 、 陰 陽 杯 , 以 及 民 間 常 見 的 求 簽 等 ) , 多 用 於 求 問 一 個 時 段 或 者 一 件 事 情 的 吉 凶 狀 況 。 占 卜 的 方 式 雖 然 有 多 種 多 樣 , 有 運 用 工 具 和 不 運 用 工 具 的 分 別 , 但 通 過 自 身 虛 靜 來 與 外 界 感 應 的 要 求 , 在 占 卜 術 中 並 無 二 致 ; 命 是 研 究 人 一 生 命 運 軌 蹟 的 方 法 , 如 子 平 命 學 , 俗 稱 時 辰 八 字 即 是 。 還 有 紫 薇 斗 數 、 鐵 板 神 數 、 河 洛 理 數 、 皇 極 易 數 、 範 圍 數 、 祿 命 法 、 七 政 四 餘 、 果 老 星 宗 、 前 定 數 、 兩 頭 鉗 、 演 禽 法 、 三 世 書 等 所 有 算 命 法 。 基 本 上 以 一 個 時 空 段 為 起 點 , 推 算 人 生 各 個 階 段 的 吉 凶 休 咎 、 官 祿 妻 財 、 壽 夭 禍 福 , 是 陰 陽 五 行 術 的 特 殊 應 用 。 至 於 西 方 的 1 2 星 座 占 星 術 , 亦 可 入 這 一 類 , 但 真 懂 得 星 盤 的 人 , 已 經 不 多 。 相 是 用 看 人 的 外 貌 、 頭 面 手 掌 、 身 軀 骨 格 、 聲 音 氣 色 , 來 觀 察 分 析 人 一 生 命 運 、 貧 賤 富 貴 、 智 愚 不 賢 、 窮 通 休 咎 的 方 法 , 依 觀 察 重 點 分 面 相 、 手 相 、 腳 相 、 骨 相 等 多 種 , 另 外 又 分 形 相 、 精 神 、 氣 色 、 聲 音 等 幾 方 面 的 觀 察 。 以 上 是 關 於 五 術 的 劃 分 , 而 其 主 要 的 理 論 基 礎 , 都 是 陰 陽 五 行 、 九 宮 八 卦 、 十 天 干 十 二 地 支 , 可 以 說 , 根 源 都 在 於 易 經 。 所 以 , 研 究 五 術 , 必 須 從 不 同 的 側 面 接 觸 易 經 ; 要 學 好 五 術 , 最 根 本 還 在 於 學 好 易 經 。 五 術 流 傳 發 展 至 今 , 當 中 有 精 華 、 有 糟 粕 , 有 些 真 實 存 在 而 不 可 思 議 , 有 些 荒 誕 不 經 而 導 人 迷 信 , 再 因 為 其 中 的 神 秘 性 、 不 可 測 性 , 也 有 被 人 利 用 欺 騙 斂 財 的 條 件 , 實 有 待 人 們 小 心 分 辨 、 篩 選 、 判 斷 , 有 時 還 要 加 以 提 防 。 本 網 頁 由 「 陸 毅 堪 輿 易 學 會 」 製 作 。 雖 然 現 在 互 聯 網 上 有 關 玄 學 的 網 頁 數 量 不 少 , 但 真 正 從 事 嚴 肅 學 術 探 索 的 卻 並 不 很 多 , 這 不 能 不 說 是 一 個 遺 憾 。 現 今 社 會 上 玄 學 的 風 氣 似 乎 很 吃 香 , 但 盲 目 迷 信 的 成 分 很 重 , 甚 至 有 人 研 究 用 以 炒 股 、 賭 博 , 而 不 務 正 業 , 這 種 作 賤 五 術 研 究 的 態 度 , 背 離 歷 代 宗 師 創 立 玄 學 「 救 急 扶 危 、 解 人 厄 難 」 的 本 義 越 來 越 遠 , 我 們 並 不 表 認 同 。 本 會 是 一 個 學 術 團 體 , 由 愛 好 五 術 研 究 的 朋 友 組 成 , 他 們 很 多 位 都 是 著 名 易 學 家 及 風 水 學 家 陸 毅 老 師 的 學 生 , 組 成 這 樣 的 團 體 , 是 希 望 對 五 術 進 行 認 真 的 學 術 研 究 , 通 過 統 計 、 觀 察 、 分 析 、 驗 證 , 找 尋 其 中 的 真 實 道 理 。 本 網 頁 內 容 部 分 是 陸 老 師 平 時 的 著 述 、 作 品 、 札 記 、 報 章 專 欄 文 字 等 , 另 外 是 本 會 會 員 的 心 得 , 將 來 還 歡 迎 同 好 者 在 此 發 表 自 己 的 心 得 , 互 相 交 流 , 為 宏 揚 我 國 傳 統 五 術 、 傳 播 易 學 真 義 , 共 同 貢 獻 力 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