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忠心耿耿的屈原

         節近端陽蒲艾新,民鼓輕舟祭忠臣。」紀念戰國時代愛國忠臣、偉大詩人屈原的端午節到了今人但知屈原忠義,但關於他的史實知之不詳。他如何忠義?為何投江?與現在人的自殺有什麼分別?當年發生過什麼事?……

 為國盡忠:遠大的人生目標

屈原是二千三百多年前戰國楚懷王時人,家世甚有淵源,與楚王同始祖,為古五帝顓頊高陽氏的後代,祖先因封在「屈」地而姓。屈原生在寅年寅月庚寅日,在他的著名詩歌《離騷》中提到惟庚寅吾以降」,以「人生於寅」,父親對他抱很大的期望,為他取名屈平字原,《離騷》說皇考,即父親覽揆余於初度生日兮,肇錫余以嘉名賜給我很好的名字;名余曰正則平正可作法則兮,字余曰靈均神田」,屈原解釋,父親是希望自己既正直又聰明,有美好的品質。在良好的教育下,他在少年時便樹立了一生做正直有用的人的目標。

由於努力學習,培養卓越的才能,他很早懂得古今治亂的道理,訓練出很好的口才,故而二十幾歲,便深受楚懷王的信任,擔任左徒的官職,「入則與王圖議國事,出則接遇賓客應對諸侯」(《史記》),對內輔佐懷王變法圖強,朝廷一切政策、文告,都出於其手;對外曾出使齊國,聯齊抗秦,兼管內政外交的重要職務,使楚國一度出現國富兵強、威震諸侯的局面。

小人妒嫉,受誣陷打擊

屈原全心全意為國家和人民,但卻抵觸了貴族大臣的利益,他的才能亦引起一些人的嫉妒,便聯合起來設法誣陷打擊屈原。據史記記載,當時屈原受命起草一份國家法令,草案未完,平時妒忌他的上官大夫靳尚便要取看,屈原以國家機密尚未公佈,非他所應擅看,不肯給他,他便在楚懷王面前造謠中傷:「大王叫屈平起草法令,大家沒有不知道的。但屈平在每一法令公布時,總自誇說『沒有我,這些法令別人是作不出來的』」,懷王聽了這些壞話,果然被激怒而疏遠屈原(怒而疏屈平),免去他左徒之職,(《離騷》中形容這群小人眾女嫉余之蛾眉美好兮,謠諑造謠中傷謂余以善淫),轉任三閭音雷大夫,只掌管王族事務,負責宗廟祭祀和貴族子弟的教育。

當時秦國力量強大,各國於是採用蘇秦合縱之法抗秦,秦則用張儀連橫術及遠交近攻法,破壞各國的聯合。懷王十五年(前304年),張儀由秦至楚,假作「獻商於之地六百里」給楚,又收買靳尚等內奸,慫恿楚與齊斷交,自己暗中與齊修好。到懷王發現受騙時,已變得孤立,雖馬上兩度向秦出兵,但結果均慘敗,這時才悔悟過來,即派屈原出使齊國重修舊好。但張儀又一次來楚國,假作答應給楚土地並講和;懷王雖恨透張儀,但不敢開罪秦國,在奸臣勸說下最終還答應與秦合結親姻。屈原從齊國回來,勸懷王馬上殺掉張儀,聯合齊國一起對抗強秦,但張儀這時已經走了。楚國對齊國,又一次失去信用。

多次被貶流放,眼看國家走向絕望

懷王二十四年,楚被秦誘騙結盟互婚,忠心的屈原卻被貶謫出郢都。但不過幾年,秦就露出真面目,攻打楚國,殺楚將領及占地,至懷王三十年再占城八座,這時屈原才被召回郢都。同年,秦約懷王於武關會盟,屈原力勸不可,但懷王的小兒子公子子蘭等卻慫恿懷王前往,最後懷王不聽屈原勸告,前往相會,終被秦扣留起來,三年後客死異國。

懷王被扣後,頃襄王接位,公子子蘭任令尹(相當於宰相),楚秦又斷絕邦交。但頃襄王接位到第七年,竟然又經不起秦國恫嚇及投降派的讒言,為求暫時苟安,再與秦結婚姻,做了秦國的女婿。屈原當時大力反對,並批評有些人只看個人利益,毫不考慮國家安危,應對懷王之前屈辱而死負有責任,並指懷王的下場,乃不辨忠奸的結果。這時子蘭感到很大威脅,便指使上官大夫在頃襄王面前造謠詆毀屈原,屈原便再次被流放到南方荒僻的沅、湘一帶。

 憂國憂民,雖九死猶未悔

屈原多年流放,生活是十分艱苦的,楚國的形勢越危急,他生活上、精神上便越受著雙重折磨,國家一天天陷落(十九年,秦軍侵入並奪去上庸、漢北一帶;二十年秦將白起攻下西陵),執政者卻不準備抵抗。當時屈原曾短暫回到郢都,希望爭取最後機會挽救楚國,但頃襄王根本不聽他勸諫,並不准他留在郢都。眼看郢都一片倉惶混亂,百姓逃難,他內心的苦悶與無奈難以形容,故在《哀郢》寫道:皇天君主之不純命不守常道兮,何百姓之震愆遭受苦難?民離散而相失百姓家妻離子散兮,方仲春而東遷。到頃襄王二十一年,秦將白起攻破郢都(今湖北江陵),連楚國先王的墳墓都加以毀壞,楚軍也全部潰散,頃襄王逃到陳城,從此楚國力量日漸衰弱,公元前223年最後為秦所滅。

憂國愛民的屈原,眼看老百姓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慘況,一度興旺的祖國由盛而衰,變得沒有希望;大片富饒的土地和土地上純樸善良的人民,將要被侵佔、踐踏,內心無所適從,茫然若失,「心嬋媛情思牽縈而傷懷內心憂傷兮,眇音秒,微茫不知其所蹠音即,踐踏(《哀郢》)眼看那些「外承歡之汋音卓約兮只知裝出美好的樣子討好君王,諶音岑荏弱而難持無才能又無勇氣不可依靠」的小人,阻擋賢者的進路,誤國誤民,使有理想有抱負的人被湮沒浪費,自己雖不願同流合污,卻又不能有一點作為,廉潔正直的品行沒有人能了解,無法貢獻自己的力量。一切都是顛倒錯亂的:「變白以為黑兮,倒上以為下。(《懷沙》)在悲憤交加之中,他來到離長沙不遠的汨羅江畔,此時振興國家的希望破滅,他又不肯辱死於敵人之手,雖曾認真地考慮過出走他國,但「鳥飛反故鄉鳥最後必返回故鄉兮,狐死必首丘將死時頭必朝向出生的方向,表示不忘本」,自己則比狐鳥的命運更不如,連故土都不能返回,惟他決不妥協,「雖體解身體分解吾猶未變兮,豈余心之可懲屈服。」「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冷靜地決定自沉於汨羅江,以死來表明自己的正確和忠誠。這是一種將生死置之度外,認定目標勇往直前的精神,是屈原憂國愛民、忠心耿耿、至死不悔的壯烈舉動,也是他「路漫漫而修遠路途漫長遙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探索追求(《離騷》)的終極探求,千秋萬代令人崇敬,永遠懷念!

443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瀏覽次數 2, 今天瀏覽次數 1)
关闭菜单

術數(五術)的認識

風 水 堪 輿 學 是 術 數 ( 又 稱 五 術 ) 中 的 一 種 。 所 謂 術 數 , 是 古 人 應 用 易 經 陰 陽 五 行 的 數 理 推 算 來 得 到 吉 凶 指 示 的 一 種 「 法 」 、 「 術 」 。 由 於 古 人 生 存 的 年 代 , 科 學 尚 未 發 達 , 為 了 生 存 的 需 要 , 古 人 從 觀 察 得 到 的 大 自 然 的 規 律 當 中 , 發 現 一 切 事 物 都 離 不 開 陰 陽 和 五 行 , 於 是 將 之 運 用 到 日 常 生 活 和 各 種 活 動 , 如 此 發 展 成 為 各 門 術 數 。 由 運 用 的 方 式 和 目 的 的 不 同 , 有 人 把 它 分 為 五 類 , 即 : 山 ( 過 去 歸 類 於 葬 ) 、 醫 、 卜 、 命 、 相 。 葬 指 的 是 狹 義 的 堪 輿 學 。 實 際 上 廣 義 的 堪 輿 學 也 就 是 我 們 中 國 的 地 理 學 , 這 種 地 理 學 不 同 於 現 今 研 究 地 球 表 面 各 種 自 然 現 象 的 自 然 地 理 和 人 文 地 理 。 堪 輿 的 解 釋 是 「 堪 , 天 道 ; 輿 , 地 道 也 」 ( 許 慎 ) , 朱 駿 聲 謂 「 堪 為 高 處 , 輿 為 下 處 , 天 高 地 下 之 義 也 」 , 這 都 說 明 堪 輿 學 包 涵 的 內 容 極 為 廣 泛 。 「 堪 」 是 指 專 門 研 究 「 天 道 」 ( 推 算 天 文 、 曆 法 、 步 象 , 即 天 文 學 和 擇 日 學 , 為 之 天 道 ) , 「 輿 」 是 指 「 地 道 」 的 研 究 ( 山 龍 地 脈 、 地 氣 、 地 形 、 地 物 和 人 的 陰 陽 居 所 如 何 選 擇 應 用 , 為 之 地 道 ) 。 遠 古 時 期 側 重 在 墓 地 的 選 取 和 應 用 , 即 所 謂 葬 , 以 達 到 盡 孝 道 、 讓 先 人 入 土 為 安 的 目 的 ; 後 來 擴 及 居 宅 選 址 、 外 在 環 境 、 朝 向 、 佈 局 ( 廳 房 廚 廁 門 路 ) 等 整 體 化 研 究 , 是 所 謂 陽 宅 的 部 分 。 天 文 擇 日 亦 用 作 時 間 上 的 配 合; 山 。 舊 時 社 會 地 域 遼 闊 , 人 口 密 度 不 高 , 遇 事 常 常 必 須 自 己 設 法 解 決 , 是 故 一 般 遠 居 城 市 的 人 , 多 有 一 些 本 領 以 防 身 , 這 些 本 領 簡 稱 曰 「 山 」 , 包 括 有 道 術 ( 符 籙 、 祈 禳 ) 、 靈 異 ( 超 能 力 ) 、 武 術 ( 氣 功 、 拳 法 、 武 術 、 兵 器 、 陣 法 ) 等 , 以 作 防 衛 、 保 護 自 己 , 並 且 襄 助 他 人 之 用 ; 醫 是 我 們 中 國 傳 統 的 醫 術 , 其 中 具 有 獨 立 而 完 整 健 全 的 理 論 系 統 , 使 用 獨 特 的 診 療 方 法 , 包 括 最 常 用 的 望 聞 問 切 , 並 且 在 醫 治 方 法 上 用 方 劑 、 草 藥 、 針 灸 、 穴 位 按 摩 、 跌 打 、 推 拿 、 火 罐 、 刮 痧 、 飲 食 健 康 、 氣 功 導 引 術 、 祝 由 科 等 多 元 治 療 , 並 強 調 上 醫 治 未 病 , 預 防 勝 於 治 療 , 結 合 養 生 的 道 理 , 以 人 的 生 活 作 息 、 情 緒 意 志 、 整 體 健 康 為 研 究 對 象 , 提 出 獨 有 的 養 生 之 道 , 目 的 在 防 止 疾 病 的 發 生 , 延 緩 衰 老 。 中 醫 的 理 論 基 礎 亦 在 陰 陽 五 行 八 卦 , 故 此 實 際 上 是 五 術 的 一 種 ; 卜 是 一 切 用 占 卜 來 預 知 未 來 人 事 變 化 、 吉 凶 的 方 法 ( 如 文 王 易 卦 、 梅 花 易 數 、 拆 字 、 大 六 壬 、 太 乙 神 數 、 奇 門 遁 甲 、 五 行 易 、 演 禽 、 易 林 、 陰 陽 杯 , 以 及 民 間 常 見 的 求 簽 等 ) , 多 用 於 求 問 一 個 時 段 或 者 一 件 事 情 的 吉 凶 狀 況 。 占 卜 的 方 式 雖 然 有 多 種 多 樣 , 有 運 用 工 具 和 不 運 用 工 具 的 分 別 , 但 通 過 自 身 虛 靜 來 與 外 界 感 應 的 要 求 , 在 占 卜 術 中 並 無 二 致 ; 命 是 研 究 人 一 生 命 運 軌 蹟 的 方 法 , 如 子 平 命 學 , 俗 稱 時 辰 八 字 即 是 。 還 有 紫 薇 斗 數 、 鐵 板 神 數 、 河 洛 理 數 、 皇 極 易 數 、 範 圍 數 、 祿 命 法 、 七 政 四 餘 、 果 老 星 宗 、 前 定 數 、 兩 頭 鉗 、 演 禽 法 、 三 世 書 等 所 有 算 命 法 。 基 本 上 以 一 個 時 空 段 為 起 點 , 推 算 人 生 各 個 階 段 的 吉 凶 休 咎 、 官 祿 妻 財 、 壽 夭 禍 福 , 是 陰 陽 五 行 術 的 特 殊 應 用 。 至 於 西 方 的 1 2 星 座 占 星 術 , 亦 可 入 這 一 類 , 但 真 懂 得 星 盤 的 人 , 已 經 不 多 。 相 是 用 看 人 的 外 貌 、 頭 面 手 掌 、 身 軀 骨 格 、 聲 音 氣 色 , 來 觀 察 分 析 人 一 生 命 運 、 貧 賤 富 貴 、 智 愚 不 賢 、 窮 通 休 咎 的 方 法 , 依 觀 察 重 點 分 面 相 、 手 相 、 腳 相 、 骨 相 等 多 種 , 另 外 又 分 形 相 、 精 神 、 氣 色 、 聲 音 等 幾 方 面 的 觀 察 。 以 上 是 關 於 五 術 的 劃 分 , 而 其 主 要 的 理 論 基 礎 , 都 是 陰 陽 五 行 、 九 宮 八 卦 、 十 天 干 十 二 地 支 , 可 以 說 , 根 源 都 在 於 易 經 。 所 以 , 研 究 五 術 , 必 須 從 不 同 的 側 面 接 觸 易 經 ; 要 學 好 五 術 , 最 根 本 還 在 於 學 好 易 經 。 五 術 流 傳 發 展 至 今 , 當 中 有 精 華 、 有 糟 粕 , 有 些 真 實 存 在 而 不 可 思 議 , 有 些 荒 誕 不 經 而 導 人 迷 信 , 再 因 為 其 中 的 神 秘 性 、 不 可 測 性 , 也 有 被 人 利 用 欺 騙 斂 財 的 條 件 , 實 有 待 人 們 小 心 分 辨 、 篩 選 、 判 斷 , 有 時 還 要 加 以 提 防 。 本 網 頁 由 「 陸 毅 堪 輿 易 學 會 」 製 作 。 雖 然 現 在 互 聯 網 上 有 關 玄 學 的 網 頁 數 量 不 少 , 但 真 正 從 事 嚴 肅 學 術 探 索 的 卻 並 不 很 多 , 這 不 能 不 說 是 一 個 遺 憾 。 現 今 社 會 上 玄 學 的 風 氣 似 乎 很 吃 香 , 但 盲 目 迷 信 的 成 分 很 重 , 甚 至 有 人 研 究 用 以 炒 股 、 賭 博 , 而 不 務 正 業 , 這 種 作 賤 五 術 研 究 的 態 度 , 背 離 歷 代 宗 師 創 立 玄 學 「 救 急 扶 危 、 解 人 厄 難 」 的 本 義 越 來 越 遠 , 我 們 並 不 表 認 同 。 本 會 是 一 個 學 術 團 體 , 由 愛 好 五 術 研 究 的 朋 友 組 成 , 他 們 很 多 位 都 是 著 名 易 學 家 及 風 水 學 家 陸 毅 老 師 的 學 生 , 組 成 這 樣 的 團 體 , 是 希 望 對 五 術 進 行 認 真 的 學 術 研 究 , 通 過 統 計 、 觀 察 、 分 析 、 驗 證 , 找 尋 其 中 的 真 實 道 理 。 本 網 頁 內 容 部 分 是 陸 老 師 平 時 的 著 述 、 作 品 、 札 記 、 報 章 專 欄 文 字 等 , 另 外 是 本 會 會 員 的 心 得 , 將 來 還 歡 迎 同 好 者 在 此 發 表 自 己 的 心 得 , 互 相 交 流 , 為 宏 揚 我 國 傳 統 五 術 、 傳 播 易 學 真 義 , 共 同 貢 獻 力 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