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日本什麼時候開戰?(八)

友人傳給我一篇分析得很深入的文章,謹與大家分享。

 

香港中評社文章,原題︰美國正縱容日本走上軍國主義的道路

日本政權更迭,但是,國內的問題依舊。自民黨重新奪回政權之後,有足夠的權力實現自己的政治綱領。但是,瞭解日本國內政治的學者都知道,日本自民黨的黨魁只不過是傀儡而已。不管日本自民黨的黨魁出身何處,也不管他擁有怎樣的個性和政治抱負,在日本這樣一個財閥政治環境之中,自民黨的領袖很難恣意妄為。安倍晉三第一次登上首相寶座之後,立即訪問中國,試圖走出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但是,由於其政治綱領得不到經濟團體的支持,所以匆忙下臺。從約束政黨領袖個人權利角度來看,這樣的政治制度似乎是良性的,但是,從日本的政治結構來看,由於日本各個宗派勢力相互掣肘,因此,日本政治領袖的無所作為將會成為常態。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在美國佔領之下,日本建立了類似於美國的政治體制。與美國不同之處就在於,日本保留了精神象徵天皇。由於日本的政黨政治受制於日本的經濟體制,日本企業界領袖在日本政治選舉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因此,日本政黨政治實際上是傳統“宮廷政治”的翻版而已。換句話說,從表面上來看,日本擁有完全公開透明的政治選舉,但是,由於政治的聚光燈永遠打在少數人的臉上,而這些人與日本的經濟團體相互勾結,沆瀣一氣,因此,不管選舉如何激烈,最終選票總是集中在少數人手上。由於日本自民黨在日本政壇上長期耕耘,擁有了雄厚的實力,因此,日本民主黨奪取政權之後,在日本政壇上很難長期紮根。經過短暫的政權更迭,日本政權重新回到了自民黨的手中。過去日本自民黨的領袖曾經試圖地拉開與美國的距離,走獨立自主地發展道路,但是,美國很快發揮自己在日本的影響力,將這些政治人物排擠出去。現在日本自民黨的領袖上臺執政,必然會與美國重修舊好,繼續在美國的保護之下尋求突破。

正如人們所看到的那樣,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在亞洲長期駐軍,在一定程度上確保了亞洲國家地區局勢的穩定。但是,美國長期的軍事存在,帶來了巨大的副作用。現在朝鮮半島的局勢動蕩不安,與美國在韓國的軍事存在有著直接的關聯。美國在日本長期駐軍,雖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日本的軍國主義勢力,但是,由於美國對日本開放先進的軍事技術,結果導致日本在現代化武器製造方面做好了準備。日本之所以出現了軍國主義大規模復闢的浪潮,根本原因就在於,美國已經徹底放棄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遏制日本軍國主義的努力,正在直接或者間接的利用日本國內極右翼勢力,強化對中國的遏制。從歷史發展規律來說,美國這樣做是螳臂當車,如果美國繼續縱容日本軍國主義,對日本自民黨政府提出的修改憲法的決議聽之任之,那麼,最終的結果很可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現在擺在中國面前的問題非常復雜,如果中國繼續堅持對日友好的政策,對日本國內的政治局勢發展缺乏有效的遏制手段,那麼,中日兩國必然會發生軍事沖突。反過來,如果中國對日採取強硬的立場,迫使日本政府懸崖勒馬,那麼,有可能會給美國以強烈的政治錯覺,以為中國正在以自己的經濟實力挑戰美國在亞洲的存在。因此,要想解決中日兩國之間的問題,必須首先解決中美兩國之間的問題。

中國必須花大力氣向美國闡述支持或者縱容日本軍國主義可能產生的危害,讓美國人真切地意識到,現在日本國內的軍國主義蠢蠢欲動,如果他們左右國家的政權,走軍國主義的道路,那麼,美國將會深受其害。這不是歷史的假設,而是不遠將來可以看到的殘酷事實。現在日本國內彌漫著一種挫敗主義的情緒,他們認為日本經濟的發展正在面臨來自中國的威脅,他們對失去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倍感失望,他們對振興日本經濟束手無策。他們唯一能夠做的是,充分利用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戰略,鞏固日美之間的軍事同盟,並以此來抗衡中國。很顯然,美國人希望看到這樣的結果,希望日本人能更加緊緊地圍繞在自己的身邊,成為自己在亞洲地區實現戰略佈局的重要成員。正因為如此,美國雖然意識到了日本國內右翼勢力復闢可能帶來的潛在威脅,但是美國飲鴆止渴,為了眼前的利益,已經不顧一切。

對於日本是否會發動戰爭,不要有任何樂觀的估計。當年中國的滿清政府經濟總量超過日本,滿清政府購買的現代化武器裝備特別是軍艦曾經一度讓日本的決策者感到恐慌,但是,他們很快地發現,滿清政府的政治腐敗以及社會結構中存在的深層次問題,使得滿清政府缺乏凝聚力。正因為如此,日本政府悍然發動了對清朝政府的戰爭,並且取得了空前的勝利。回顧這段歷史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中國的經濟實力超過日本,但是,中國的動員能力以及整個國家的凝聚力不如日本。從表面來看,日本政壇一盤散沙,但是,日本是一個具有很強凝聚力的國家,日本政府的無所作為與日本經濟團體強大的執行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換句話說,現在領導日本的不是日本政府,而是日本的經濟共同體。這些經濟共同體為了自身的利益,可以動員各方面的力量投入戰鬥。當年日本的經濟體曾經成為日本政府發動戰爭的重要支持者,可以肯定的是,現在的日本經濟企業同樣會成為日本政府強化軍事存在的重要支持者。日本鋼鐵製造、電力通訊等行業的經濟財團早已掌握了現代化的軍事技術,只要日本政府一聲令下,他們隨時都可以製造出世界上最先進的武器,並且裝備日本的軍隊。

中國可以選擇自己的戰略盟友,但是,卻無法選擇自己的鄰居。數千年來中日兩國的關系非常奇特,作為地區大國,中國似乎從來都沒有認真研究日本問題,第二次世界大戰遭受日本侵略之後,中國政府終於意識到日本是一個不容小覷的國家。但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中國很快陷入內戰,因此,無暇顧及對日戰爭的遺留問題。正因為如此,現在日本民眾普遍認為美國戰勝了日本,但從來都不承認中國戰勝了日本。正是這種錯誤的歷史觀,使得日本國內民眾對日本軍國主義的戰爭叫囂缺乏足夠的恐懼,他們認為日本只要發動戰爭,隨時都可以解決對中國的領土爭端問題。這就是為什麼日本的極右翼勢力在正式選舉過程中,不斷的挑戰中國的領土和主權,不斷地把中國作為假想敵,並且能夠爭取到足夠的選票。中國作為一個地區大國,正在日本政治選舉中被徹底地醜化。如果不盡快改變這種局面,讓日本人真切地意識到,中國是一個敢作敢為的國家,而不是一個任人宰割的國家,那麼,日本國內的軍國主義者還會更加肆無忌憚,挑戰中國人的底線。

現在中國要做好以下幾件事情︰第一,必須以正式的檔向美國說明縱容或默許軍國主義死灰復燃可能帶來的後果,讓美國人真切地意識到即將到來的危險,盡一切可能阻止日本修改憲法,建立所謂的正規軍。只要美國能夠成功地抑制日本國內的軍國主義勢力,敦促日本政府停止修改日本憲法的努力,那麼,日本就不會重新走上軍國主義的道路。

第二,在亞洲經濟一體化的過程中,中國應當扮演更加積極的角色。現在日本對亞洲地區的經濟一體化特別是對於東亞地區的自由貿易區缺乏信心,中國應當積極要求韓國等一些國家重新討論東亞地區的自由貿易區建設問題,必要的時候,可以要求美國加入東亞地區的自由貿易區,因為這樣做一方面可以增加日本經濟發展的透明度,另一方面也可以增加日本與其他亞洲國家融合度,從而使日本的經濟逐漸地走上正軌。自由貿易區實際上是一個多邊的經濟和約,其目的是為了營造正常的和平的經濟發展環境,如果中日兩國乃至中國與日本、美國、韓國的經濟進一步融合,那麼,日本要想發動戰爭就必須三思而後行。經濟的高度融合不一定能夠阻止日本軍國主義,但是,經濟的合作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分化日本國內的政治勢力,從而對日本的軍國主義形成一種牽制的力量。

第三,中國在制定對日本戰略方針政策的時候,應當考慮到多管齊下,充分利用國際組織發揮自己的影響力。現在中國和日本圍繞著釣魚島主權爭端,已經達到了白熱化,中日兩國的巡邏機在釣魚島附近不斷地發生摩擦,擦槍走火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中國一方面要以實際行動捍衛國家的領土和主權,另一方面要積極地採取法律的措施,敦促聯合國其他國家保衛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勝利果實。現在中國已經向聯合國提交了大陸架有關法律檔,對於中國在東海地區的正當權益表達了更加清晰的立場。相信聯合國其他國家已經充分意識到中國的良苦用心,能夠在國際法的框架內,協助中國共同對付日本國內的極端勢力。

中國希望美國能夠對日本國內的軍國主義勢力發出警告,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美國並不打算這樣做。美國為了鞏固自己在亞洲的軍事存在,有可能會參與武裝日本,因此,中國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現在美國政府已經公開表態,注意到中國政府關於日本軍國主義復闢的言論,但是,美國政府認為歷史已經發展,現在日本是美國的戰略合作夥伴,美國政府將會竭盡全力地保護的日本。美國參議院在釣魚島問題上的表態,就是一個具體的表現。

中國政府面對如此復雜的國際局勢,一方面必須採取堅決的立場,與日本軍國主義展開鬥爭,另一方面也要防止陷入美國所極力營造的緊張氣氛之中,大力發展軍備走上軍備競賽的道路。中國的決策者一定要走自己的路,在遏制日本軍國主義滋生蔓延的同時,通過發展現代化的軍事裝備,提升中國的軍事技術,盡可能地以較小的代價,換取對日本的戰略優勢。中國絕對不能把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投入到軍事裝備製造生產之中,因為那樣做就意味著被美國拉下水,中國的經濟將會徹底變形。

筆者的建議是,對於日本國內的軍國主義勢力不能聽之任之,但是,對於日本政府的對華政策應當聽其言觀其行。如果日本政府採取正確的立場,願意與中國保持友好的關系,那麼,中國政府表示歡迎。反過來,如果日本政府不斷渲染中國威脅論,強化與美國的關系,對中國奉行遏制政策,那麼,中國政府必須採取“遠交近攻”的策略,以更加強硬的措施處理中日兩國的爭端。中國不要懼怕美國,因為從本質上來說,美國是在利用日本,一旦日本成為麻煩的製造者,那麼,美國將會與日本保持適當的距離。

62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