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日本什麼時候開戰?(十一)

By 陸毅老師
2013-10-23

中國與日本什麼時候開戰 ? (十一)

寫得真有道理~~~~

中國人要警醒! (轉載網上文章)

一位日本女性受訪時說,如果真的中日開戰,她會義無反顧的去做日軍的慰安婦!她說,日本不可以失敗!失敗就是滅亡!

一位德國亞洲專家說:[戰爭對中國人來說是為了爭一口氣,對日本人來說是存亡之戰。一旦開打日本人是豁出去不要命的。]

最近看到大陸的一則報導:《日本媒體紛紛譴責政府》。報導裏面舉了一位日本退休官員,和一間北海道小報的報導左證。之後又看到一些報導,把右翼政客石原慎太郎描述為連日本人都厭棄的政治人物。然而這些與筆者認知完全不同。筆者因為工作關係經常往來台北與東京,對日本有比較深入的了解,有幾個方面中國大陸人對日本人有嚴重的誤解。

第一點:中國人認為右翼政客只是少數,而且不受歡迎,X!

2011年筆者在日本,親眼目睹到這次挑起釣魚臺爭議的始作俑者石原慎太郎第四度問鼎東京都知事,那場選戰令人十分訝異,右翼的石原沒辦造勢活動,卻輕鬆連任成功,票數還遙遙領先各黨候選人。

東京是日本首善之區,所謂的「首都圈」住了超過全國四分之一人口。相信整個日本的政治取向與東京都非常相近——目前日本右翼早已跨過主流的分水嶺成為絕對多數,所謂右翼是少數早已經是過去式了。

安倍被視為當前日本「極右鷹派」政治家。他一再敦促日本政府對中國採取強硬的立場。並主張當選首相後要在釣魚臺建港灣與駐軍。表明就是要踩中國解放軍的紅線。

安倍長期呼籲日本應廢止和平非戰憲法,將不能對外宣戰的條例取消,使日本擁有主動宣戰權。他還主張自衛隊大幅擴編,成立攻擊性的「陸戰隊」,用於解決與鄰國間的紛爭,並解除海外用兵的限制。安倍還倡議對北韓發動先制攻擊。也認為應該要撤回1995年村山首相發表對亞洲國家侵略的道歉聲明。

日本媒體分析,釣魚臺問題上日本對中國的強硬態路線已無妥協的空間。在全民支援下,日本只會越來越快速朝向軍國主義道路邁進。所謂右翼在日本不受歡迎等言論毫無根據。

第二點:認為日本人怕中國經濟制裁,X!

中國媒體說:制裁會讓日本的經濟會倒退20年。但日本媒體訪問發現,除了旅遊業與工商大老較為憂心外,一般日本人對中國經濟制裁未必那麼在乎。他們認為日本的重心製造業雖然面臨中國抵制。但日本精品行銷全世界,在各地都有廣大的市場。而中國不是世界的全部,抵制無效。反而中國的黑心商品在日本的新聞都做很大,所以中國商品最好不要進口。

至於在中國的設廠。日本人一向認為中國的改革開放,日本貢獻最大,一旦撤出中國,立刻有幾千萬人失業,中方反而受傷更重。而且專家表示在中國的工廠,都是生產鏈的末端,能替代中國的國家很多。正好利用這次事件加強全方位佈局避免對中國的依賴。

關於大陸觀光客的議題,日本專家也樂觀表示,中國人的性格無法貫徹到底。從美國轟炸中國使館兩周內就平息,就顯示中國人的情緒一向無法持久。不用等到年底,銀座、日本橋又能見到滿街的中國觀光客。

那怎麼樣才會讓日本人緊張呢?筆者認為,消極的抵制日貨還不夠,中國最好學南韓一樣,在國家培植下創立三星或LG這樣的大企業,做出更好的產品,在國際競爭上壓倒日貨,對日本才有實質的威脅性。

第三點:中國人認為日本媒體傳出檢討的聲音,X!

面對釣魚島問題激化,日本主流媒體每天報導多少中國海監船與多少漁船入侵領土。每天單方面報導日本廠商受中國暴民欺壓。企圖走悲情的老路,一如日本把自己塑造成二戰受害者。所以中國人的抗議內容日本人一無所知,主張完全無法觸及日本民心。

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日經濟新聞駐華記者森安健。就說:日本人幾乎都認為,這一輪中日關係的緊張情緒,全是因中國人而起。日媒不斷將時局描述成攸關生死的議題,讓兩國人民情感嚴重對立。煽動民意從明治維新以來日本就是個中高手。日本人中極少數的和平呼籲則完全沒人重視。

第四點:中國人認為日本人沒有膽量也沒決心對中國開戰,X!

日本媒體在悲情牌讓民眾產生對中國一定程度的厭惡後,最近開始用開戰前夜的字眼當頭條,內容充塞著好戰論調。指責日本政府沒有積極的以武力響應中國的入侵。

日本政客近年打著民族受到威脅的大旗已經生效,萬一開戰,日本民眾怎麼想呢?一位日本女性受訪時說,如果真的中日開戰,她會義無反顧的去做日軍的慰安婦!她說,日本不可以失敗!失敗就是滅!這不僅僅是她一個人的理念。一位德國亞洲專家說:[戰爭對中國人來說是為了爭一口氣,對日本人來說是存亡之戰。一旦開打日本人是豁出去不要命的。]兩者十分吻合。

最近日本針對釣魚島的反華示威也沒有中國人報導的和平。918當天日本示威者焚燒了神戶的中國學校。並在福岡砸毀搶掠了三家華僑開設的中餐館。新聞畫面中,日警沒有積極干涉。

日本會害怕中國嗎?一位專家說的好:日本人講武士道,自古就養成了習武弄刀的尚武精神,同時也崇拜強者,臣服強者成為民族天性。時至今日,日本人仍然堅持武士性格。所以他們寧願臣服對他們使用原子彈的美國,卻瞧不起以德報怨不求賠償的中國。

同樣有核子彈,但日本人懼怕俄國,不怕中國。因為中國從不敢過度強硬。儒家思想講以德服人,喜歡用仁愛示好求和。日本人不會怕中國,就像狼不會怕羊,中國不會怕手下敗將印度是一樣的。說日本人沒有率先開戰的勇氣,讓人想起甲午戰爭前中國也有同樣的誤判

第五點:日本人的心態準備好了,中國人的心態調整好了嗎?

每次講起二戰,中國人總是主觀地認為應當把日本軍閥跟日本人民分開,認為政客朝拜靖國神社不符合日本民意,認為日本需要正確的歷史認知。

實際上,需要真正調整改變主觀的歷史認知的是中國人。日本教授宮原曾當面糾正過中國學者,他說:[你們把日本人與軍閥分開也許是好意。但這並不客觀,因為進行戰爭是當時全體日本人的共同意志。]

如他所言,日本是個強烈集體主義國家,日本諺語說:「即使紅燈,大家一起闖就不怕。」正因為日本民族是由軍閥不斷征伐合併而成,具有強烈集體向心力。人民深怕自己與團體不同拼命奉獻。到了近代,這種文化轉為國家方向的普遍價值觀「大東亞共榮圈」,實施以武力向外擴張,確實是當年日本集體意志的投射。

二戰戰敗國中,僅剩日本與鄰國有領土紛爭。究其原因,甲級戰犯東條英機在絞刑前的遺言就表達了:[不幸,我力不足,而敗于彼]遺言意味著所有日本人對二次大戰罪責的基本態度。武士民族就是天生侵略民族。力不足失敗,等他日國力強盛又如何?當然是全民集體為惡,再次征伐四鄰。日本人提出的中日不再戰,在筆者看來是成功讓人放鬆警惕的緩兵之計。除非你把他手砍斷了,否則武士手中的刀早晚一定會出鞘的。

今天不是媒體與政客推波助瀾助長反中焰火。而是媒體與政客迎合日本人民內心的渴望。日本百年來就是靠欺壓中國,日本人的對華優越感是根深蒂固的,加上美國推波助瀾,助長日本反中國的氣焰。事態發展下去直接衝突難以避免。石原慎太郎曾說:歷史上國家疆域本來就是靠戰爭勝敗而決定。

以筆者對日本民族性的了解,激化釣魚臺問題實際就是日本軍國重整武備的精神動員令,日本人正加緊借著中方的軍政壓力,轉換凝聚成大和民族正在遭受到生存威脅,動員全民為生存而戰的集體共識。等日本人的內心調整進行完成,戰爭爆發就不遠了。

讓筆者憂慮的是,中國決策和外交主觀地認為釣魚島問題可以逐漸緩和,日中之間還有更大的合作可能,這純屬幻想。日本對手正在累積下一波更大衝突的能量。中國人如果不敢正視日中關係已經發生質變的現實,拒絕調整心態、決心和意志,恐怕未來演進和結果會出乎預料。

如果某天一早看到新聞緊急廣播:日本對中國先發制人地發起一場珍珠港式的突襲,筆者也不會特別驚訝。中日較量究竟各自有幾分勝算,全看人民是否做好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覺悟。

這方面,筆者在日本很清楚看到日本人正在做準備,而中國人則還在粉飾太平,做著盛世夢

733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