術數改變了我的人生觀

每 個 學 習 術 數 的 朋 友 , 均 有 一 個 故 事 。 我 的 故 事 在 別 人 看 來 是 平 凡 的 , 但 對 我 來 說 , 絕 對 是 不 平 凡 。 「 他 」 是 改 變 我 的 人 生 觀 的 大 學 問 。

記 得 9 2 年  4 月 我 的 丈 夫 因 交 通 意 外 住 院 一 個 月 , 這 艱 苦 的 歲 月 中 , 我 奔 波 於 醫 院 、 工 作 間 和 接 送 子 女 返 放 學 的 長 路 途 中 , 由 醫 生 說 我 的 丈 夫 將 從 此 喪 失 自 理 能 力 的 絕 望 邊 緣 , 艱 苦 地 敖 過 來 之 後 , 人 更 加 迷 惘 了 。

我 是 一 個 農 民 的 女 兒 , 自 小 就 從 與 大 自 然 的 搏 鬥 中 掙 扎 求 存 。 記 得 當 年 一 個 名 為 「 溫 黛 」 的 颱 風 襲 港 , 我 親 眼 看 著 「 她 」 把 我 們 的 木 屋 吹 走 了 。 但 父 親 教 我 們 從 河 裏 淘 沙 取 石 塊 , 用 鋤 頭 移 山 填 地 造 地 盤 , 自 己 動 手 再 次 建 屋 居 住 。 自 小 體 弱 多 病 的 我 , 冒 著 烈 日 , 灑 水 淋 花 , 除 草 施 肥 , 和 家 人 種 出 一 批 批 菜 和 花 ; 利 用 大 自 然 的 草 ( 用 作 飼 料 ) , 木 ( 用 作 燃 料 )  , 和 兄 弟 姐 妹 的 擔 擔 抬 抬 ( 那 時 住 在 山 上 , 要 把 飼 料 自 山 腳 由 兩 人 抬 或 一 人 擔 上 山  ) , 養 出 一 群 群 豬 、 雞 和 鴨 等 牲 畜; 在 颱 風 或 颶 風 來 臨 前 , 又 得 協 助 父 母 把 那 些 易 被 吹 倒 的 盆 栽 、 植 物 收 藏 蓋 好 。 我 們 艱 苦 奮 鬥 , 一 直 相 信 人 定 勝 天 , 相 信 只 要 靠 自 己 堅 毅 不 拔 的 鬥 志 和 努 力 , 就 可 以 得 到 溫 飽 的 生 活 。 但 一 切 一 切 改 變 了 我 的 看 法 。

中 學 未 完 , 父 親 正 當 壯 年 , 卻 因 一 次 染 病 發 燒 而 去 世 ; 不 久 , 母 親 又 因 腎 病 也 跟 著 離 開 。 悲 痛 中 負 起 家 庭 重 擔 , 七 兄 弟 姊 妹 共 渡 難 關 。 闖 過 來 了 , 卻 竟 又 再 發 生 此 意 外 。 為 何 苦 難 總 是 如 影 隨 形 的 跟 著 我 , 自 從 父 母 去 世 後 , 眼 淚 成 為 我 的 伴 侶 , 我 沈 默 寡 言 , 實 在 覺 得 命 運 弄 人 。 難 道 真 是 一 切 皆 是 命 , 半 點 不 由 人 嗎 ?

我 性 格 倔 強 , 不 向 命 運 低 頭 。 在 丈 夫 受 傷 的 日 子 , 我 四 出 尋 找 能 治 好 他 的 方 法 , 聽 說 放 個 地 主 對 著 門 口 , 就 可 以 趕 走 「 衰 氣 」 的 了 , 我 立 刻 設 個 地 主 。 之 後 又 聽 說 地 主 只 是 家 中 各 神 中 的 小 角 色 , 要 有 大 神 帶 領 祂 才 行 呀 ! 我 又 立 刻 換 個 關 帝 ( 也 不 理 是 否 正 確 )  來 「 統 領 」 家 神 。 由 一 個 極 端 走 入 了 另 一 個 極 端 , 我 開 始 相 信 「 神 力 」 這 回 事 了 , 所 謂 「 迷 信 」 也 就 開 始 了 。

碰 巧 在 住 處 ( 當 時 住 在 大 埔 ) 附 近 有 一 間 補 習 社 , 晚 上 開 設 八 字 命 理 和 相 學 班 , 星 期 六 晚 上 有 佛 學 講 座 , 我 就 逢 週 六 晚 去 聽 , 聽 了 心 情 是 放 開 了 , 但 卻 遇 上 一 個 利 用 佛 學 術 數 騙 財 騙 色 的 老 淫 蟲 。 初 次 接 觸 術 數 的 我 還 拜 他 為 師 , 如 師 長 般 尊 敬 他 , 為 其 補 習 社 搞 拼 音 班 , 介 紹 我 當 年 未 足 十 五 歲 的 外 甥 女 來 學 拼 音 , 誰 知 這 騙 子 用 他 那 所 謂 八 字 和 相 學 的 功 夫 瞞 過 所 有 的 人 , 把 我 的 外 甥 女 的 肚 子 搞 大 了 , 現 在 這 五 十 多 歲 的 老 傢 伙 放 棄 了 他 的 不 知 第 二 任 還 是 第 三 任 的 女 朋 友 而 與 我 的 外 甥 女 結 為 夫 婦 ( 可 悲 ) 。

這 是 我 的 錯 , 是 我 至 今 仍 感 遺 憾 的 事 , 但 我 未 因 此 而 覺 得 術 數 害 苦 了 我 , 由 那 時 開 始 , 我 強 烈 感 到 這 只 是 少 數 人 利 用 人 們 對 術 數 的 好 奇 而 做 出 的 可 惡 行 為 。 為 了 這 件 事 , 我 的 兄 弟 姊 妹 責 怪 我 為 何 要 學 這 等 「 迷 信 」 的 學 問 , 把 自 己 的 聲 譽 搞 到 如 此 地 步 。 我 的 老 爺 和 奶 奶 也 覺 得 我 是 錯 了 。

為 了 證 明 術 數 是 沒 錯 的 , 只 是 這 個 人 立 壞 心 腸 沾 污 了 術 數 的 名 聲 吧 了 , 於 是 我 花 了 很 多 時 間 去 看 各 種 術 數 的 書 , 希 望 盡 快 弄 個 明 白 。 書 是 看 了 , 但 林 林 總 總 , 哪 些 才 是 對 呢 ?

是 幸 運 之 神 未 降 臨 , 還 是 如 孟 子 所 說 : 「 天 之 將 降 大 任 於 斯 人 也 , 必 先 苦 其 心 志 , 勞 其 筋 骨 , 餓 具 體 膚 , 空 乏 其 身 . … … ‥ 。 」 要 我 飽 受 多 方 的 考 驗 才 能 開 始 接 受 這 門 學 問 呢 ?

從 母 校 校 友 會 的 校 刊 中 了 解 到 陸 老 師 ( 我 中 學 時 期 是 這 樣 稱 呼 他 的 ) , 在 校 友 會 有 個 風 水 講 座 , 我 和 朋 友 跑 去 聽 聽 , 風 水 講 座 後 他 十 分 關 切 問 起 我 的 丈 夫 的 情 況 , 並 願 意 替 我 的 家 看 風 水 。 當 時 對 「 風 水 」 這 個 名 詞 , 十 分 陌 生 , 但 對 陸 老 師 的 為 人 絕 不 陌 生 。 在 我 還 是 他 的 學 生 時 , 深 深 了 解 到 他 是 個 十 分 隨 和 的 , 學 問 豐 富 的 , 可 親 可 敬 的 師 長 。 後 來 留 校 工 作 , 做 了 同 事 , 共 事 的 兩 三 年 間 , 看 到 他 天 天 由 早 到 晚 勤 力 工 作 , 不 但 致 力 於 教 學 和 行 政 的 工 作 , 也 十 分 關 懷 提 攜 我 們 這 群 「 後 進 」 。 所 以 , 對 他 能 掌 握 這 門 學 問 到 如 斯 的 境 界 , 不 但 毫 不 置 疑 , 而 且 十 分 敬 佩 。

所 以 , 他 替 我 的 家 看 過 風 水 後 , 我 緊 記 著 他 對 我 的 指 點 , 把 佈 置 立 時 辦 妥 , 但 對 於 他 為 什 麼 要 在 大 門 上 掛 個 圓 鐘 , 在 窗 台 位 放 盆 水 浸 的 盆 栽 , 把 神 位 移 往 廳 角 , 感 到 神 秘 。 心 想 : 這 些 小 小 的 物 品 和 搬 移 , 就 能 改 變 家 人 的 命 運 嗎  ?  他 為 什 麼 要 這 樣 做 呢  ?  當 中 的 學 問 又 在 那 裏 呢  ?  就 這 樣 開 啟 了 我 對 這 門 學 問 的 追 尋 。

如 同 許 多 學 術 數 的 人 一 樣 , 總 要 克 服 很 多 困 難 , 才 可 以 真 正 進 入 術 數 的 天 地 。 有 些 人 窮 一 生 的 精 力 , 或 花 上 十 年 八 載 也 未 必 弄 個 明 白 。 但 我 卻 幸 運 地 找 到 一 個 真 正 可 以 信 賴 , 而 且 在 術 數 上 較 全 面 甚 至 可 以 說 是 非 常 精 通 的 高 手 作 為 我 的 老 師 。 其 次 , 要 能 忍 受 得 住 週 圍 暫 時 未 理 解 , 未 相 信 術 數 的 人 , 特 別 是 至 親 的 人 , 給 你 套 上 的 種 種 「 迷 信 」 啦 , 「 拜 神 婆 」 啦 等 等 稱 號 。 要 克 服 這 些 , 自 己 必 須 確 立 術 數 是 真 確 的 信 心 。 因 此 由 不 信 , 以 至 半 信 半 疑 , 及 至 全 情 投 入 作 研 究 , 必 先 對 這 幾 千 年 傳 下 來 的 中 國 文 化 , 有 個 具 體 的 了 解 。

陸 師 父 在 「 八 字 基 礎 課 程 」 的 第 一 節 課 上 , 詳 細 分 析 五 術 除 論 命 外 , 其 實 在 很 早 以 前 是 人 們 用 以 保 護 自 己 , 與 大 自 然 生 活 必 不 可 少 的 生 存 之 道 。 五 術 為 ( 山 、 醫 、 卜 、 命 、 相 ) 五 種 技 術 , 「 術 」 具 有 學 問 、 技 能 、 工 作 等 意 義 。 在 交 通 、 資 訊 、 醫 療 均 不 發 達 的 古 代 , 人 們 為 了 生 存 必 須 具 備 理 解 自 己 – – – 命 , 觀 察 物 體 – – – – 相 , 看 著 星 空 或 龜 紋 預 測 和 處 理 事 情 – – – – – 卜 , 鍛 鍊 身 心 – – – – 山 及 醫 治 疾 病 – – – – 醫 等 種 種 求 生 技 能 。

所 以 , 在 六 、 七 十 年 代 就 與 大 自 然 為 伍 的 我 , 很 自 然 就 深 深 理 解 到 掌 握 五 術 的 重 要 。 現 在 , 從 學 習 八 字 命 理 中 我 已 經 可 以 知 道 自 己 要 走 的 方 向 。 從 風 水 的 學 習 中 , 我 掌 握 了 一 定 的 方 法 , 並 已 重 新 為 我 的 家 找 到 一 處 理 想 居 所 ( 以 前 的 居 處 經 陸 師 父 看 過 後 , 我 的 丈 夫 在 一 年 內 康 復 並 重 投 工 作 ) 。

在 追 尋 的 過 程 中 , 我 種 種 術 數 也 嘗 試 去 了 解 , 認 識 。 如 八 字 、 姓 名 學 、 紫 微 斗 數 、 鐵 板 神 算 、 風 水 、 相 學 、 氣 功 、 中 醫 , 甚 至 佛 家 、 道 家 學 說 。 嘩  !  看 得 頭 也 大 了 , 原 本 種 種 學 問 皆 易 學 難 精 , 如 何 是 好 呢 ? 倒 是 陸 師 父 說 得 對 : 「 還 是 學 點 易 經 罷   !  易 經 號 稱 群 經 之 首 , 很 多 術 數 的 道 理 , 如 陰 陽 五 行 、 風 水 、 八 字 , 也 包 含 在 內 , 現 代 科 學 所 涵 括 的 時 間 、 空 間 , 都 可 以 從 易 理 中 得 到 解 釋 。 」 的 確 , 易 經 是 一 部 融 會 了 科 學 、 哲 學 、 邏 輯 學 於 一 爐 的 偉 大 著 作 , 不 過 義 理 太 深 , 並 非 在 短 時 間 內 能 弄 懂 。 但 我 下 了 決 心 , 要 跟 陸 師 父 完 成 這 方 面 的 學 習 。

從 認 識 道 家 學 說 , 特 別 是 老 子 的 《 清 靜 經 》 和 《 老 子 八 章 》 中 關 於 「 上 善 若 水 」 之 說 法 , 我 尤 其 喜 歡 上 「 上 善 若 水 。 水 善 利 為 物 而 不 爭 , 處 眾 人 之 所 惡 , 故 幾 于 道 。 居 善 地 , 心 善 淵 , 與 善 仁 , 言 善 信 , 正 ( 政 ) 善 治 , 事 善 能 , 動 善 時 。 夫 唯 不 爭 , 故 無 尤 」 這 幾 句 , 上 德 之 人 好 像 水 一 樣 , 有 利 於 萬 物 而 不 爭 其 功 。 因 此 我 漸 漸 心 境 清 靜 , 用 平 常 心 去 看 待 自 己 的 得 與 失 , 並 努 力 去 實 踐 「 上 善 若 水 」 的 道 理 。

從 學 習 易 經 中 , 我 更 明 白 , 亦 可 以 肯 定 地 向 我 的 朋 友 和 我 的 親 人 說 : 「 術 數 絕 對 不 是 迷 信 之 學 , 就 是 迷 信 , 亦 只 是 被 術 數 迷 住 了 , 而 信 奉 為 確 有 其 事 , 值 得 深 入 探 討 的 學 問 , 因 為 它 是 建 立 在 一 個 正 確 的 時 空 理 論 上 , 歷 經 無 數 假 設 、 求 證 而 得 來 的 。 」

現 在 的 我 , 得 到 從 未 有 過 的 舒 暢 , 雖 然 仍 要 上 班 工 作 , 仍 要 養 兒 育 女 , 操 持 家 務 , 但 心 情 卻 不 一 樣 。 因 為 我 已 找 尋 到 我 努 力 的 方 向 , 明 白 我 學 習 的 目 的 , 亦 將 學 習 的 內 容 應 用 於 工 作 和 生 活 中 , 生 活 過 得 充 實 而 有 意 義 , 對 於 以 前 很 多 無 法 解 釋 的 人 和 事 , 我 都 從 學 習 周 易 、 道 家 學 說 和 各 種 術 數 中 得 到 答 案 , 對 於 社 會 上 種 種 人 事 變 化 也 不 感 到 奇 怪 , 因 為 變 是 萬 物 之 規 律 。 天 地 、 日 月 、 山 川 、 動 植 物 乃 至 人 無 不 在 變 化 中 , 陰 陽 消 長 , 不 少 舊 事 物 淘 汰 了 , 消 失 了 , 不 少 新 事 物 產 生 了 , 發 展 了 。 以 變 的 觀 點 觀 察 世 界 , 觀 察 社 會 , 那 樣 看 事 情 就 會 放 開 懷 抱 , 即 使 在 最 困 難 、 最 困 苦 的 環 境 也 不 會 失 去 對 生 活 的 希 望 , 也 會 積 極 面 對 人 生 的 種 種 悲 歡 離 合 。 而 更 令 我 欣 慰 的 是 , 我 得 到 我 的 丈 夫 和 子 女 的 支 持 , 使 我 無 後 顧 之 憂 , 可 以 用 更 多 時 間 專 注 於 學 習 和 研 究 。

師 父 曾 經 在 去 年 十 二 月 一 次 「 氣 功 與 風 水 關 係 」 的 專 題 研 討 中 總 結 說 過 , 「 我 們 學 習 術 數 的 同 時 , 會 發 覺 對 很 多 事 物 、 知 識 亦 應 去 學 習 , 去 觀 察 , 去 分 析 , 如 此 一 步 一 步 , 從 而 達 到 『 博 』 – – – 博 覽 群 書 , 博 覽 群 經 , 博 聞 廣 知 . … ‥ , 這 樣 才 能 將 術 數 融 會 貫 通 , 才 能 有 所 啟 悟 , 『 悟 』 字 分 析 來 解 即 為 『 心 中 有 吾 』 , 即 從 中 認 識 真 正 的 自 己 。 在 修 心 養 性 中 多 做 功 夫 , 無 執 著 , 無 貪 婪 , 做 善 事 , 達 到 至 高 的 精 神 境 界 。 樹 立 五 德 、 五 常 、 五 倫 之 概 念 , 日 日 誠 心 誠 意 , 持 之 以 恆 去 做 。 風 水 只 是 道 家 修 練 的 眾 多 功 法 的 一 種 , 必 須 以 濟 世 為 自 己 的 任 務 , 用 醫 卜 星 相 去 幫 助 有 需 要 的 人 。 」 我 會 牢 牢 記 著 並 以 此 作 為 我 努 力 的 目 標 的 。

真 正 的 術 數 研 究 者 , 一 定 從 研 究 術 數 中 得 到 無 窮 的 智 慧 和 樂 趣 , 既 能 啟 悟 自 己 , 亦 能 幫 助 他 人 。 很 高 興 我 能 找 到 「 他 」 , 唯 有 「 他 」 可 以 讓 我 的 將 來 活 得 更 有 姿 彩 , 亦 能 使 我 「 不 枉 此 生 」 了 。

眾凶剋主獨力難支

前 文 提 及 某 新 派 「 大 師 」 對 如 何 選 擇 理 想 房 子 的 見 解 , 對 堪 輿 學 有 認 識 的 朋 友 看 過 他 的 「 大 作 」 後 , 我 想 都 會 「 發 出 會 心 微 笑 」 。

風 水 家 蔣 大 鴻 所 著 「 天 元 歌 論 陽 宅 」 一 書 中 , 對 門 和 路 關 係 有 如 此 說 : 「 門 為 宅 骨 路 為 筋 , 筋 骨 交 連 血 脈 均 , 若 是 吉 門 兼 惡 路 , 酸 漿 入 酪 不 堪 斟 」 , 說 明 路 之 於 門 , 何 等 重 要 。 即 使 一 間 房 子 , 其 向 首 或 大 門 、 氣 口 剛 好 開 在 當 令 的 財 星 位 上 , 但 如 其 他 巒 頭 、 理 氣 、 或 者 門 與 路 不 相 配 , 擺 佈 不 恰 當 , 亦 不 能 算 是 好 的 房 屋 , 遇 上 流 年 的 凶 星 , 各 方 面 的 煞 氣 呼 應 , 更 可 能 成 為 一 間 凶 宅 。

早 前 應 一 朋 友 邀 請 到 其 居 所 看 風 水 , 這 房 宅 位 於 將 軍 澳 一 個 新 落 成 的 屋 苑 , 七 運 巽 山 乾 向 , 連 茹 格 , 其 居 所 的 室 外 環 境 及 室 內 佈 置 見 下 圖 。 這 居 所 的 男 主 人 是 個 身 材 健 碩 , 三 十 多 歲 的 青 年 , 搬 入 前 身 體 一 向 健 康 , 連 小 病 也 很 少 患 上 。

但 在 約 三 個 月 前 遷 入 這 居 所 後 , 先 是 患 上 流 行 性 感 冒 , 一 病 病 了 十 多 天 。 康 復 後 , 身 體 健 康 明 顯 差 了 , 初 時 不 以 為 意 , 還 以 為 搬 遷 繁 忙 , 帶 來 身 體 上 的 疲 勞 , 不 加 理 會 。

過 了 不 久 , 他 和 太 太 下 班 後 , 吃 了 一 趟 日 本 料 理 ( 魚 生 ) , 回 家 後 又 吹 著 冷 氣 睡 覺 , 到 翌 日 起 來 , 身 體 感 到 不 適 , 跟 著 病 情 迅 速 惡 化 , 呼 吸 困 難 , 步 行 也 十 分 吃 力 , 當 時 即 在 家 人 摻 扶 下 到 醫 院 求 診 。 經 醫 生 診 治 斷 定 其 病 因 是 感 冒 菌 入 肺 , 吃 了 魚 生 及 著 涼 再 引 起 併 發 症 。 在 醫 院 醫 治 了 一 星 期 , 其 間 體 重 下 降 二 十 多 磅 , 還 須 在 家 中 休 養 整 個 月 , 才 能 勉 強 回 到 工 作 崗 位 上 。

(轉載自本會一九九七年會訊 )

理論與實踐

一 九 九 三 年 春 天 , 藉 著 一 位 資 深 同 事 的 介 紹 , 認 識 了 筆 者 的 術 數 啟 蒙 老 師 陸 毅 先 生 ; 很 感 激 老 師 當 時 未 嫌 筆 者 的 愚 昧 , 給 予 我 向 他 學 習 的 寶 貴 機 會 , 使 筆 者 欣 然 懂 得 玄 空 的 概 念 。 記 得 老 師 經 常 教 訓 我 們 理 論 實 踐 並 重 ; 在 理 論 上 , 前 人 寫 下 的 典 籍 給 予 我 們 寶 貴 的 啟 示 , 加 上 老 師 循 循 善 誘 及 毫 不 保 留 的 引 導 , 使 我 們 從 實 例 中 領 悟 到 「 玄 空 」 的 真 義 ; 在 實 踐 上 , 有 賴 徒 生 學 以 致 用 , 從 實 習 中 吸 取 經 驗 , 以 加 深 對 「 玄 空 」 的 認 識 和 作 進 一 步 的 研 究 。 記 得 老 師 曾 說 過   :  作 為 一 位 術 數 研 究 者 , 努 力 目 標 並 不 在  怎 樣 憑 藉 術 數 為 己 為 人 謀 求 「 飛 黃 騰 達 」 之 道 , 而 應 藉 著 研 究 者 在 術 數 及 品 格 上 的 修 為 , 去 幫 助 一 些 正 受 著 災 煞 煎 熬 的 朋 友 , 認 識 人 生 真 理 , 去 惡 從 善 , 故 最 終 的 宗 旨 應 是 「 教 化 世 人 」 。 此 話 個 中 道 理 玄 妙 而 含 有 真 諦 , 使 筆 者 銘 記 於 心 。

以 下 筆 者 不 嫌 淺 陋 , 列 舉 一 些 實 踐 經 驗 供 大 家 參 考 , 若 有 不 盡 不 確 之 處 , 請 多 指 教 。

一 九 九 五 年 底 , 筆 者 跟 一 位 小 學 同 學 閒 談 中 得 知 他 雙 目 陷 於 失 明 的 老 父 在 家 中 因 不 小 心 跌 倒 , 弄 傷 手 踭 , 需 要 差 不 多 一 個 月 才 復 原 。 隨 後 登 門 探 訪 細 看 其 住 所 ( 如 圖 一 所 示 ) , 該 大 廈 位 於 大 角 咀 舊 海 旁 ( 當 時 正 進 行 填 海 工 程 ) , 為 「 六 運 」 時 建 造 , 筆 者 同 學 父 親 自 新 廈 落 成 購 下 此 單 位 入 住 後 , 廿 多 年 來 室 內 間 格 均 沒 有 作 過 改 動 ; 同 學 父 親 一 直 從 事 造 鞋 業 , 工 作 上 多 年 的 辛 勞 , 引 致 視 力 衰 退 。 從 「 玄 空 」 學 上 , 此 事 可 信 是 有 蹟 可 尋 。 該 單 位 位 於 大 廈 的 「 乾 」 位 , 為 一 九 八 七 年 「 五 黃 」 加 臨 之 處 , 而 問 題 發 生 在 家 中 的 老 父 。 論 坐 向 , 由 於 單 位 成 長 方 形 狀 , 以 午 向 為 主 , 向 星 「 七 」 、 「 八 」 所 在 之 處 , 都 是 廚 房 及 睡 房 , 未 能 得 令 而 自 旺 , 而 大 門 「 五 二 一 」 剋 煞 的 組 合 本 來 已 是 不 妙 , 加 上 門 前 的 長 走 廊 , 增 加 了 巽 宮 甚 至 引 動 震 宮 的 納 氣 。 至 於 引 致 雙 目 陷 於 失 明 的 原 因 , 在 於 室 內 離 位 巒 頭 ( 即 神 位 和 電 視 ) 上 的 呼 應 ; 更 壞 的 是 神 位 上 掛 放 著 一 個 紅 針 時 鐘 。

當 時 筆 者 隨 即 建 議 在 大 門 上 安 裝 銅 鈴 , 在 電 視 機 及 廚 房 爐 具 下 擺 放 銅 片 , 神 枱上 的 電 爉 燭 只 可 在 拜 神 時 才 亮 著 , 電 視 機 上 的 紅 針 鐘 也 要 移 去 , 並 在 旺 星 加 臨 之 處 擺 放 水 種 植 物 , 以 防 備 一 九 九 六 年 面 臨 一 九 八 七 年 同 樣 的 剋 煞 。 及 後 筆 者 在 九 六 年 間 與 該 位 同 學 保 持 聯 絡 , 囑 咐 他 小 心 照 顧 家 人 , 至 今 不 覺 已 年 多 了 , 幸 好 沒 有 再 聽 到 甚 麼 不 如 意 的 消 息 , 反 而 一 家 人 的 生 活 由 於 互 相 關 懷 而 更 見 融 洽 。

在 去 年 秋 天 , 筆 者 也 遇 上 另 一 個 有 趣 的 事 例 。 某 日 筆 者 在 所 住 的 屋 邨 內 遇 上 一 位 朋 友 , 知 道 他 和 家 人 剛 搬 過 來 數 月 , 並 住 在 毗 鄰 的 大 廈 內 , ( 單 位 間 隔 見 圖 二 所 示 ) 。 我 們 在 相 互 問 候 之 際 , 得 知 他 家 中 最 近 出 了 一 個 怪 現 象 : 起 初 新 居 入 伙 , 他 一 家 人 十 分 興 奮 。 後 來 他 為 女 兒 購 了 一 部 電 腦 放 置 在 她 房 間 內 ; 此 後 , 他 女 兒 每 天 都 花 上 數 小 時 運 用 該 部 電 腦 來 配 合 她 正 在 修 讀 的 電 腦 課 程 ; 大 約 就 在 同 樣 時 間 , 她 女 兒 感 到 腎 功 能 好 像 出 了 問 題 , 以 致 小 便 頻 頻 , 情 況 還 日 趨 嚴 重 。 曾 去 看 過 醫 生 , 但 病 情 沒 有 好 轉 過 來 。 在 這 位 朋 友 傾 訢 的 時 候 , 筆 者 的 腦 海 中 不 其 然 想 到 老 師 在 一 九 九 四 年 曾 在 報 章 上 發 表 的 一 篇 文 章 , 內 容 講 及 一 位 男 孩 尿 床 的 故 事 , 原 因 在 於 「 坎 宮 高 塞 」 ; 而 今 次 的 事 例 , 也 有 類 同 之 處 : 當 事 人 女 兒 的 房 間 就 在 單 位 的 坎 宮 , 有 著 「 九 五 」 火 炎 土 燥 的 組 合 , 加 上 值 年 「 九 紫 」 及 值 月 「 五 黃 」 加 臨 , 再 配 合 新 電 腦 「 巒 頭 」 上 的 呼 應 , 自 然 容 易 出 現 如 此 問 題 。 後 來 筆 者 建 議 這 位 朋 友 先 把 電 腦 搬 離 房 間 , 暫 時 放 在 飯 廳 使 用 , 並 在 女 兒 房 內 掛 上 金 色 黑 針 牆 鐘 , 試 看 情 況 會 否 好 轉 。 兩 星 期 後 , 筆 者 再 與 這 朋 友 聯 絡 , 知 道 其 女 兒 病 情 並 無 惡 化 , 且 有 轉 好 跡 象 , 心 感 安 慰 , 並 告 知 事 過 情 遷 後 , 可 試 把 電 腦 放 回 原 處 , 不 過 要 在 電 腦 下 面 放 置 一 塊 銅 片 ; 自 此 之 後 , 不 覺 已 差 不 多 一 年 , 這 朋 友 再 也 沒 有 提 及 同 樣 問 題 的 存 在 了 。

目 前 , 很 多 朋 友 對 「 風 水 」 這 門 學 問 要 不 是 不 會 相 信 , 要 就 是 抱 以 「 迷 信 」 的 態 度 , 他 們 找 尋 風 水 師 看 風 水 , 總 希 望 風 水 師 為 他 們 的 家 居 在 裝 修 或 擺 設 上 獻 上 良 策 , 以 收 趨 吉 避 凶 之 效 。 可 是 , 在 另 一 方 面 , 並 沒 有 積 極 進 取 和 修 心 養 性 ; 厄 運 來 時 , 只 怨 風 水 師 之 不 力 並 再 另 請 高 明 。 如 此 一 來 , 那 能 真 正 從 風 水 上 得 益 。 作 為 玄 空 學 的 研 究 者 , 在 運 用 術 數 上 的 理 據 之 餘 , 都 不 可 忘 卻 給 與 對 方 在 個 人 思 想 及 行 為 上 的 輔 導 。

就 在 今 年 年 初 , 有 一 位 同 事 ( 劉 太 ) 新 居 入 伙 , 邀 請 筆 者 為 其 看 風 水 。 在 眾 同 事 之 中 , 數 這 位 同 事 問 題 特 別 多 , 大 家 都 知 道 這 位 同 事 近 兩 年 來 心 情 欠 佳 , 並 聽 過 她 與 丈 夫 鬧 婚 變 的 傳 聞 , 而 原 因 並 不 是 出 現 了 第 三 者 , 而 是 夫 婦 間 在 金 錢 上 的 執 著 。 筆 者 在 未 為 劉 太 看 風 水 時 , 先 問 及 她 面 對 的 問 題 ; 原 來 她 的 丈 夫 從 未 有 給 予 她 家 用 , 家 中 一 切 開 支 由 她 一 人 支 付 , 而 且 夫 婦 間 也 經 常 為 寄 錢 回 鄉 供 養 外 家 而 口 角 ; 事 實 上 , 她 們 兩 夫 婦 在 過 去 十 多 年 不 斷 努 力 工 作 , 至 今 已 擁 有 兩 部 的 士 , 她 丈 夫 為 人 固 執 但 卻 十 分 節 儉 。 雖 未 有 支 付 家 用 的 習 慣 , 卻 把 所 有 工 資 全 數 儲 起 作 投 資 用 途 。 後 來 , 筆 者 和 一 班 同 事 探 望 她 的 新 居 之 後 , 發 覺 其 單 位 乃 七 運 的 艮 坤 向 , 單 位 大 門 和 主 人 房 門 分 別 納 「 九 五 」 及 「 二 三 」 之 氣 , 直 接 反 映 出 劉 太 目 前 面 對 的 問 題 。 當 時 筆 者 建 議 她 在 上 述 門 上 掛 上 銅 鈴 , 在 另 一 方 面 , 一 班 太 太 同 事 亦 分 別 在 另 一 個 場 合 勸 導 劉 太 及 其 丈 夫 , 指 出 夫 婦 相 處 之 道 , 貴 乎 溝 通 、 信 任 和 諒 解 。 後 來 相 隔 一 個 多 月 , 劉 太 前 來 向 筆 者 道 謝 , 謂 其 丈 夫 近 來 對 她 的 態 度 已 有 所 改 進 ; 筆 者 欣 慰 之 餘 , 仍 向 她 強 調 「 人 為 天 地 之 心 , 吉 凶 原 堪 自 主 」 的 道 理 。

風水個案

「 坎 流 坤 位 , 買 臣 常 遭 賤 婦 之 羞 」 這 句 玄 空 口 訣 , 說 的 是 一 個 民 間 故 事 中 的 人 物 朱 買 臣 遭 到 他 的 妻 子 輕 賤 , 以 他 日 夜 苦 讀 沒 有 出 息 的 典 故 。 「 坎 流 坤 位 」 , 按 卦 象 分 析 , 坤 卦 為 土 、 坎 卦 為 水 , 士 能 剋 水 , 而 坤 為 女 性 , 坎 主 男 性 , 故 有 遭 婦 輕 賤 之 象 。

因 為 這 句 口 訣 , 我 想 起 了 一 件 真 人 真 事 , 正 正 印 證 了 這 句 口 訣 的 應 驗 性 。 我 有 位 朋 友 人 人 叫 他 「 大 文 」 , 是 一 位 經 紀 。 不 久 前 的 一 日 , 我 在 酒 樓 中 碰 見 他 正 和 客 人 商 談 生 意 , 於 是 上 前 跟 他 打 個 招 呼 , 我 們 寒 喧 了 一 番 , 然 後 各 自 飲 茶 。 後 來 大 文 走 過 來 坐 下 , 他 知 道 我 隨 陸 師 父 學 習 風 水 , 便 想 我 去 他 的 家 中 看 看 , 因 為 他 懷 疑 家 中 一 定 有 不 妥 的 地 方 。 大 文 住 在 葵 芳 區 , 大 廈 是 六 運 乾 巽 向 ( 坐 西 北 向 東 南 ) , 大 廈 門 口 開 在 巽 方 。 附 近 有 一 條 車 水 馬 龍 的 馬 路 , 空 氣 污 濁 和 噪 音 也 非 常 之 大 。 大 文 住 了 這 裏 已 有 十 多 年 時 間 。 家 中 的 兄 弟 有 因 為 結 婚 搬 走 , 也 有 因 喜 歡 獨 立 而 搬 離 , 現 時 只 剩 有 大 文 兩 夫 婦 和 他 的 母 親 一 起 居 住 。

這 天 是 周 六 , 我 趁 著 有 空 , 約 好 大 文 一 起 上 他 的 家 。 大 文 的 家 大 門 鐵 閘 髹 上 了 紅 色 , 門 口 鄰 近 電 梯 口 。 入 屋 後 , 只 見 廳 中 擺 滿 了 雜 物 , 由 於 大 門 走 坎 宮 門 , 正 是 二 一 守 的 宮 位 。 我 對 大 文 說 這 屋 內 的 男 性 是 否 常 被 女 人 責 罵 ? 大 文 立 即 點 頭 , 他 說 由 入 住 這 間 屋 以 來 , 他 的 父 親 經 常 被 母 親 責 罵 不 休 , 家 中 兄 弟 各 人 亦 怕 了 母 親 的 囉 唆 。 而 至 於 他 自 己 情 況 也 是 一 樣 , 他 太 太 目 前 仍 在 內 地 , 但 即 使 現 在 當 太 太 來 港 小 住 時 , 亦 和 他 經 常 因 小 故 爭 執 起 來 , 所 以 他 常 被 左 右 夾 攻 , 不 勝 其 煩 。

再 看 大 文 的 房 門 走 震 宮 門 納 九 三 的 氣 , 有 「 木 火 通 明 」 之 象 , 所 以 大 文 這 幾 年 的 經 紀 生 涯 亦 有 所 收 獲 , 但 震 為 動 , 所 以 大 文 奔 波 勞 碌 , 與 數 理 吻 合 。 至 於 大 文 的 床 頭 是 枕 坤 宮 的 二 一 , 大 門 和 床 頭 均 為 同 一 數 理 。 我 建 議 大 文 將 鐵 閘 髹 上 黑 金 色 , 並 在 大 門 上 掛 一 銅 鈴 , 開 門 時 要 發 出 響 音 , 同 時 在 兌 宮 放 一 瓶 水 在 窗 台 上 。 他 母 親 的 房 門 同 樣 走 坎 宮 門 , 故 囑 其 在 房 門 旁 放 一 金 色 時 鐘 。 其 餘 地 方 由 於 雜 物 太 多 , 很 難 一 下 子 改 變 , 所 以 我 叫 大 文 先 髹 鐵 閘 , 看 看 效 果 後 , 再 進 一 步 改 善 其 他 的 事 。 大 約 一 星 期 後 , 大 文 忽 然 來 電 , 說 近 期 家 中 各 人 出 奇 地 平 靜 了 不 少 , 令 他 回 到 家 後 , 也 不 會 心 煩 意 燥 。

經 過 這 件 事 , 我 覺 得 人 的 運 程 有 起 有 伏 , 風 水 和 命 理 上 會 有 一 定 的 啟 示 , 只 要 我 們 客 觀 地 去 留 意 改 善 , 可 能 會 令 我 們 的 生 活 更 加 舒 適 。

 

以其昏昏 使人昭昭

在 某 報 刊 風 水 專 欄 , 常 看 到 一 些 教 人 如 何 求 財 化 煞 的 做 法 , 強 調 自 己 是 什 麼 三 代 相 傳 , 或 新 派 的 玄 學 家 。 最 近 更 在 星  X 日 報 副 刊 看 到 某 位 新 派 「 大 師 」 的 文 章 , 內 容 大 致 如 下 , 據 他 說 : 一 間 好 的 居 所 , 先 決 條 件 是 東 方 太 陽 昇 起 的 方 位 , 代 表 朝 氣 勃 勃 有 向 上 的 意 思 , 如 果 能 夠 看 見 太 陽 , 效 果 則 更 好 , 成 功 已 在 望 。 如 屋 的 東 方 沒 有 大 窗 , 就 在 此 方 掛 上 一 幅 大 紅 太 陽 高 掛 的 畫 像 取 其 意 。

小 弟 不 是 什 麼 風 水 大 師 , 自 跟 隨 恩 師 學 藝 多 年 , 亦 略 懂 玄 空 之 理 , 風 水 學 是 一 門 環 境 學 , 是 空 間 和 時 間 互 相 結 合 的 學 問 , 研 究 與 居 住 在 其 中 的 人 所 產 生 的 效 應 , 即 風 水 上 所 說 的 巒 頭 理 氣 。 而 玄 空 更 是 一 門 十 分 高 深 的 學 說 , 不 要 以 為 懂 運 用 九 宮 飛 星 , 就 是 懂 得 玄 空 。

從 風 水 的 角 度 , 一 間 好 的 房 屋 , 必 須 巒 頭 理 氣 有 好 的 結 合 , 旺 山 旺 向 , 當 時 得 令 。 有 時 即 使 理 數 到 山 到 向 , 巒 頭 又 見 山 見 水 , 但 形 態 凶 頑 , 亦 作 不 吉 論 。 另 外 更 要 配 合 室 內 的 擺 佈 , 門 與 路 的 相 配 , 納 其 旺 氣 洩 其 衰 氣 , 又 令 陰 陽 五 行 和 居 住 這 屋 的 人 年 命 配 合 , 才 算 是 一 間 好 屋 。

現 代 的 樓 宇 形 狀 和 結 構 都 比 以 前 的 房 子 為 複 雜 , 其 受 各 方 面 的 影 響 也 較 多 。 例 如 一 大 型 屋 苑 有 它 本 身 的 座 向 , 而 單 一 幢 樓 宇 , 也 有 它 的 座 向 , 其 中 的 單 位 , 亦 有 其 單 位 的 座 向 , 而 這 單 位 於 整 個 大 型 屋 苑 的 那 一 宮 位 , 所 受 到 不 同 巒 頭 理 氣 , 門 路 的 影 響 , 亦 有 不 同 。 例 如 : 大 家 都 是 子 午 向 的 單 位 , 但 一 定 有 不 同 的 效 應 , 非 「 大 師 」 所 說 在 東 方 有 一 大 窗 , 便 是 好 房 子 這 般 簡 單 。

試 看 , 如 這 宮 位 在 運 盤 上 是 一 個 凶 數 , 遇 到 流 年 凶 星 加 臨 , 巒 頭 凶 頑 或 動 土 , 又 再 掛 上 一 幅 大 紅 太 陽 的 畫 像 , 從 風 水 的 看 法 , 那 就 十 分 危 險 , 重 則 家 破 人 亡 。

恩 師 常 教 誨 我 們 : 「 易 與 君 子 謀 , 不 與 小 人 謀 。 」 又 曰 : 「 導 人 向 善 , 為 學 斯 術 者 之 宗 旨 。 救 急 扶 危 , 助 人 苦 難 , 為 學 斯 術 者 之 責 任 。 」 希 望 某 些 「 大 師 」 憑 著 本 身 的 良 知 , 不 要 輕 言 妄 語 , 教 人 錯 誤 的 風 水 概 念 , 則 蒼 生 幸 甚 。 否 則 自 招 天 譴 , 禍 由 己 作 也 。

(轉載自本會一九九七年會訊 )

一點體會

得 聞 幹 事 會 籌 劃 出 版 會 刊 , 令 人 欣 喜 。 身 為 會 員 當 然 希 望 有 一 份 屬 於 自 己 的 刊 物 , 而 且 也 多 了 個 園 地 讓 我 們 互 相 交 流 體 會 和 經 驗 , 可 以 提 高 大 家 對 術 數 知 識 追 求 的 熱 忱 。

執 起 筆 來 , 我 想 還 是 談 談 自 己 學 習 術 數 的 一 些 體 會 和 苦 樂 , 相 信 不 少 朋 友 和 我 一 樣 走 過 了 不 少 的 冤 枉 路 , 但 箇 中 苦 樂 亦 堪 回 味 。

最 初 接 觸 術 數 命 理 大 約 在 七 八 年 前 , 那 時 候 正 是 年 少 氣 盛 的 年 代 , 總 不 忿 「 才 能 比 別 人 高 、 際 遇 不 比 別 人 好 」 , 心 中 多 少 的 抑 鬱 , 便 開 始 懷 疑 自 己 的 命 運 有 問 題 , 走 進 書 局 裏 總 在 掌 相 命 理 的 書 架 前 獃 上 個 多 小 時 , 每 本 書 都 翻 開 來 看 , 一 看 見 與 自 己 情 況 相 似 的 文 字 , 便 忍 不 住 買 下 來 , 回 到 家 中 便 埋 首 書 中 , 試 圖 研 究 找 尋 自 己 的 命 運 。 久 而 久 之 , 家 中 的 書 便 愈 買 愈 多 … ‥ 回 想 起 來 都 不 禁 好 笑 。

六 七 年 前 坊 間 的 術 數 班 大 行 其 道 , 在 「 大 師 輩 出 」 的 風 氣 下 我 也 掏 出 錢 來 學 習 術 數 , 這 裏 上 一 班 , 那 處 學 數 月 , 經 過 兩 年 多 的 日 子 , 花 了 不 少 錢 , 滿 以 為 自 己 已 經 「 學 有 所 成 」 , 於 是 便 四 處 找 一 些 朋 友 的 命 來 算 , 誰 不 知 左 猜 右 度 也 看 不 出 一 點 端 倪 , 換 來 的 只 有 朋 友 一 些 應 酬 式 的 鼓 勵 , 令 我 開 始 懷 疑 術 數 的 真 偽 。

九 二 年 我 在 商 報 副 刊 的 一 個 「 家 居 風 水 」 專 欄 上 , 看 見 一 個 署 名 「 陸 毅 」 的 作 者 每 天 都 在 寫 一 些 風 水 上 的 小 常 識 , 字 裏 行 間 他 從 不 誇 大 風 水 的 作 用 , 亦 不 諱 言 自 己 只 是 一 個 研 究 者 , 還 有 許 多 不 足 的 地 方 。 由 那 時 開 始 我 成 為 商 報 的 讀 者 , 每 天 將 他 的 專 欄 剪 存 下 來 。 我 間 中 亦 寫 信 去 報 館 求 教 一 些 風 水 上 的 常 識 , 直 至 後 來 , 搬 入 新 居 後 發 生 一 些 問 題 ( 日 後 有 機 會 再 向 各 位 介 紹 ) , 於 是 硬 起 頭 皮 寫 信 去 報 館 央 求 陸 老 師 看 一 看 我 的 家 宅 風 水 , 其 實 我 沒 有 料 到 他 會 回 覆 我 和 願 意 抽 空 到 我 家 的 , 而 且 事 先 並 沒 有 提 及 酬 金 的 問 題 , 這 一 個 驚 奇 令 我 對 術 數 產 生 另 一 種 看 法 , 在 現 今 拜 金 社 會 之 中 居 然 還 存 在 一 個 如 此 的 人 , 難 道 術 數 界 中 真 另 有 天 地 ?

由 那 時 認 識 陸 老 師 後 , 便 不 斷 央 求 他 收 我 為 學 生 , 但 他 一 直 說 時 機 未 到 , 輾 轉 至 九 五 年 一 月 我 和 幾 個 志 同 道 合 的 朋 友 一 起 正 式 拜 他 為 師 學 習 風 水 , 今 天 我 可 以 正 式 尊 稱 他 一 句 「 師 父 」 。 在 學 習 的 過 程 中 , 師 父 不 會 嫌 我 們 愚 蠢 , 他 很 細 心 去 解 釋 每 一 個 理 論 的 出 處 和 運 用 , 這 時 我 才 正 式 打 開 風 水 的 新 天 地 , 對 術 數 風 水 產 生 更 濃 厚 的 興 趣 。 我 不 敢 說 師 父 是 一 個 最 有 料 的 人 , 但 他 絕 對 是 一 個 良 師 益 友 , 他 對 風 水 學 術 的 研 究 從 不 自 滿 , 正 如 他 說 , 早 期 的 學 生 所 學 的 和 我 們 的 不 一 樣 , 因 為 他 對 不 同 的 理 論 因 時 日 經 驗 的 累 積 產 生 不 同 的 見 解 。

其 實 我 們 算 是 幸 運 的 一 群 , 我 們 找 到 一 個 良 師 , 而 且 有 一 班 志 同 道 合 的 師 兄 弟 , 大 家 來 自 不 同 的 行 業 , 不 同 的 背 境 , 但 同 樣 抱 著 一 樣 的 目 的 , 無 非 希 望 增 加 術 數 上 的 修 養 和 改 善 個 人 不 同 內 在 的 缺 點 , 使 我 們 做 人 處 世 懂 得 待 時 而 動 , 知 進 知 退 。

說 完 了 一 番 嚕 唆 的 話 , 我 真 的 希 望 大 家 能 積 極 支 持 學 會 的 每 個 活 動 , 能 有 一 個 屬 於 自 己 而 志 趣 相 投 的 學 會 是 不 容 易 的 , 將 我 們 的 興 趣 和 學 習 體 會 交 流 觀 摩 更 是 互 相 砥 礪 的 方 法 , 正 所 謂 「 學 無 前 後 , 達 者 為 師 。 」 我 們 要 學 的 東 西 還 有 許 許 多 多 , 希 望 日 後 在 這 園 地 裏 可 以 看 見 你 的 心 得 。

( 轉載自本會一九九六年會訊 )